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八十章 主动
 
嘉隆帝接连留宿永安宫,倒显得玉昭仪恩宠优渥了,外人琢磨不透这后宫风向,苏媛自个儿亦不明就里,怎的元翊忽而又如此频繁的召幸,侍奉时察言观色,只得尽量取悦他。
元翊心情甚好,很有与她诗词歌赋的兴致,三两句便龙心大悦,时常有笑声传至殿外,惹得宫人们侧目惊羡。
宫里那些扒高踩低的见状,立马一改旧态,但凡在凤天宫里向皇后请安时碰见她,无不讨好奉承,唯恐苏媛秋后算账。
苏媛还真懒得与她们计较,妃嫔之间惯有的落井下石并不算什么,她真正引以为威胁的还是素嫔。这日她见众妃嫔跪安,唯有萧韵和蒋素鸾留在殿内不动,想了想主动近前,“皇后今日气色甚好,想来都是萧婕妤和素嫔照料有功。”
此二人俨然已成了皇后的心腹,每日留下来陪她说话也是常有的现象,但此时此刻闻言,均有些莫名,双双望向苏媛,不明白她所言为何。
斜靠在软榻上的陈皇后眯了眯眼,也看向苏媛,漫不经心的启唇道:“本宫歇息了这许多时日,身子再不见好转,宫里岂不得换人做主?”
她明明在他人面前已敛尽锋芒,甚至不惜给皇贵妃退让低头,只要钟粹宫里出来的旨意,皇后这处就没有不批的,现在在苏媛面前倒是逞起了威风。
“皇后这话就言重了,宫里哪能换主?若不是您凤体不适,六宫诸事也轮不到皇贵妃做主,何况贵妃所有决断,也都会来凤天宫请示您的。”苏媛浅笑着得体应话。
“你倒是口口声声向着皇贵妃。”陈皇后睨她一眼,抬手抚了抚自己的左手,扬言又语:“玉昭仪,你进宫的时日不短了,皇上疼爱你,连日留宿永安宫是对你的恩宠,但你也要有分寸。皇贵妃和灵妃平时要侍奉太后,还要打理六宫庶务,你身居昭仪,要想着六宫和睦,雨露均沾才能各宫安好,明白吗?”
“皇后教训的是,只是这话臣妾可不敢向皇上谏言。”苏媛立得笔直,语态盈盈的答道。
陈皇后目光微聚,带着几分不悦道:“玉昭仪这是不愿替本宫分忧了?”
苏媛像是察觉不到那份压迫的气势,左右望了望蒋氏和萧氏,淡淡应话:“为皇后分忧这种事,自有萧婕妤和素嫔操心。臣妾愚钝,怕是会不了您的意思。”
陈皇后怒极反笑,没有生气也没有急躁,想了想反道:“你想会什么意?真是可笑,玉昭仪你特地留下,便是要和本宫表你对皇贵妃的忠心吗?” 
苏媛见她起了波澜,也没有激动,开门见山道:“臣妾是有些话想向皇后讨教,不知娘娘给不给这个机会?”
“玉昭仪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我和素嫔在这里,你就不能说了吗?”
萧韵是个急性子,见状便稳不住了,几步蹿到苏媛跟前,近乎指着鼻子说道:“玉昭仪你可要记得自己的身份,别仗着皇上的几日恩宠就目中无人。皇上寻你作乐,不过是如今宫里事多,找个开心才去的你永安宫,可别真把自己当成了宠妃,在皇后面前都如此放肆!”
“我放肆没放肆,自有皇后判断。皇后若觉得我出言无状冒犯了她,皇后必然会教诲我。但萧婕妤,你位分在我之下,这样子对我大呼小叫,便是不放肆了吗?”苏媛冷笑扬眉,坦然对视。
蒋素鸾欲上前劝和,陈皇后便先开了口:“好了,都是服侍皇上的,何必每次都闹得面红耳赤?玉昭仪,不是本宫说你,待人还需宽厚,萧婕妤说的不无道理。”
苏媛笑语:“皇后总是袒护着萧婕妤的。”
陈皇后好言好语,见她如此不识抬举,索性扳起了脸。
萧韵即道:“瞧,玉昭仪你又惹皇后生气了。”
“你闭嘴!”苏媛瞪目,声色严厉,将本来气势嚣张的萧韵吼得一愣。见她愣住,苏媛转望向皇后,眼神意有所指。
陈皇后看了看她,目光有些陌生,似带着探究。片刻之后,她挥退萧韵和蒋素鸾,这才抬眸正视苏媛:“玉昭仪好大的威严,在本宫宫里都敢打发起人了。那萧婕妤虽说位分不如你,但岂是你能开罪起的?”
“皇后您不用与臣妾说这些,臣妾与她早有过节,本就指不得好了。”苏媛说得轻描淡写,神态间不见丝毫所谓,轻声又说:“臣妾有件事想请教皇后。”
陈皇后摆了摆手,“说吧。”
“除夕夜宴,林侧妃慈宁宫受惊诞下死胎,瑞王为之愤怒,已同太后拒绝迎娶明瑶郡主之事,想来皇后已然听说了。”
“这件事本宫知道,你想问什么?”皇后说着皱眉,徒然抬眸追问:“你难道是想求本宫去干涉太后宫里的事情不成?”
“臣妾怎敢为难您,何况这宫里谁都知道皇后闭门养病,不理宫事,臣妾是断不敢让您操这份心的。”
“不用惺惺作态,你有什么话明说,何必与本宫拐弯抹角。”皇后心里也是有些不服的,这个苏氏日常仗着皇上的几分宠爱就在宫里兴风作浪,瞥过眼冷冷再道:“皇上现在喜爱你,你也要注意分寸,若是坏了大事,可别怪皇上和本宫不念旧情。”
“这点臣妾知道,臣妾只是想提醒皇后,如果瑞王娶了明瑶郡主,便是太后所愿的。”
“呵,还不是为了林侧妃之事?”皇后勾了勾唇角,忽而坐起身望着苏媛道:“本宫早就说过,不插手慈宁宫里的事情。玉昭仪再三言语,莫不是以为本宫当真糊涂,能被你再三利用?”
苏媛不慌不忙的低头,“臣妾不敢。”
“你不敢?你怕是觉着你和林侧妃之间的辛秘无人知晓了是吧?苏氏,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你自己好自为之。”陈皇后满脸警告。
苏媛却似没听明白一样,依旧站在原地,“皇后,臣妾此行只是单纯的替娘娘着想。臣妾跟在皇上身边许久,即便再迟钝也明白了皇上心中娘娘您的分量是最重要的。皇上器重娘娘不假,但心里难道就没有皇贵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