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二十五章 报应
 
赵环从凤天宫出来就去了永安宫,苏媛对她的到来受宠若惊,又知她怀有身孕,连忙请了进去。
她坐在赵环身侧,恭敬道:“皇贵妃娘娘怎么亲自来了,您有什么吩咐让宫人来传一声,臣妾过去钟粹宫面见娘娘就好。”
赵环略施粉黛,脸上带着几分柔情,说话声音也舒服,“玉昭仪不必紧张,本宫只是方才去向皇后请安,想着也许久没见你了,顺道过来看看。”
苏媛惶恐应道:“臣妾谢娘娘挂心。”
“听说围场里出了许多事,本宫身在宫里也听说了一些。”赵环果真是闲话家常的语气,望向苏媛继续道:“听说皇上还新封了一位答应?”
白衣的事情对嘉隆帝来说并非好事,宫中之人自打回来后就缄口不言了,谁都避讳着,没想到赵环会开口询问。
她既然问了,苏媛也只好接话:“是,不过短短数日。”
白衣的事情卷入的是赵家子弟,赵环不可能不知道结果,特地问起,苏媛在心中思量目的。
没想到赵环却很随意:“短短数日就封了答应,听说在出事之前夜夜承宠。皇上这般喜欢她,她容色不俗吧?”
“宫中佳丽,容颜自不会差,不过也没有娘娘您想的那般绝色。贵妃娘娘艳冠后宫,不必在意这些。”苏媛尴尬笑着,万万没想到赵环关心的居然是白衣的容貌。
“当真?”赵环看向她。
苏媛点头。
“再好的容颜,也只是皇上的旧人了,比不得新欢。本宫不过是听说皇上对那位白答应的宠爱都胜过了你,心中好奇才过来问问。”
苏媛面色更加僵硬,望着赵环不知该回什么。
赵环最近果真变了许多,见苏媛小心着脸色,含笑了再道:“你不必觉得为难,本宫询问白氏也不是追问别宫意外之事。三弟既然冒犯了白答应,皇上和皇后处置他也是罪有应得的。”
苏媛诧异的望着她。
赵环浅笑了笑继续道:“怎么?觉得本宫会因此去和皇后作对?”
苏媛起身,“娘娘,臣妾没有这个意思。”
“先前你们去了围场,本宫在宫中见了几位平时不得宠的嫔妃,与她们闲话家常了几数日,想明白了许多事。如今本宫只想顺利替皇上生下皇儿,其他的什么都不重要,也没什么想争的了。”赵环话落抚了抚自己腹部,又抬眸让苏媛坐下。
“娘娘福泽深厚,小皇子又有皇上庇佑,娘娘所想,定能得偿所愿。”
赵环抿唇,“希望如此。”说着望了眼轩窗外,盯着那枝头的绿意悠悠道:“过阵子,御花园的花也都该盛开了。”
“是啊,花团锦簇之日,正好也是公主殿下出阁之时,到时候宫里宫外肯定都热热闹闹的。”苏媛笑着附和。
赵环正要接话,忽而起了风,不由低头咳嗽了两声。
苏媛正要让人去关窗,又被赵环制止。
“不必了,吹吹风,人也清醒点。春风送福,但愿别像秋天那样。”赵环语意深长,说完和苏媛再闲聊了几句便离开了。
苏媛亲自送她出永安宫,等皇贵妃的轿辇远去了才回殿。
东银出声道:“主子,皇贵妃和从前变了许多。”
苏媛看向她,脸色并不轻松,“你也发现了?”
东银是恨赵环的,也一心想向赵环和赵家报仇,因此看她总带着敌意,咬牙分析道:“赵氏诡计多端,想来是又有什么坏主意了。她表面与太后不和,估计是去讨好皇上了。”
她越说心里的不忿越浓,想到当初,忍不住就问:“主子为何要让朱太医替她调养身子,而让她怀上孩子?她如今虽然记得你的好,但本性自私奸诈,他日她生下皇子,又要在宫里兴风作浪了,奴婢实在是想不明白。”
苏媛看向东银,自从东银跟了自己之后一直唯命是从,从来不质问自己所做的决定。渐渐的,苏媛对她的器重都超过梅芯两个了,此刻询问,该是她在心中憋了许久。
苏媛体谅她对旧主的感情,也不计较对方的言辞,慢声说道:“她的这个孩子,不是我帮着有的,而是皇上想她有的,你懂吗?”
东银应该是明白的,只是不出声。
苏媛想起方才赵环的语态情况,悠悠再道:“其实她也不好过,这些日子,赵太后和左相府没少给她施压。太后三番两次将明瑶郡主接进宫带在身边,意思再明白不过了。何况,她这个孩子……”
东银看见苏媛叹气,眼睛发亮就盼着主子能说出赵环的不好,催道:“她的孩子怎么?”
“当初朱允就说了,皇贵妃常年受桃花丸之毒,损伤严重,就算将来怀孕有望,也不是三年五载的事情。我当初让他替赵环调理,不过就是卖她人情,并没有多少成效的。”
“可是皇贵妃她真真切切怀了啊。”
苏媛端起茶盏喝了口,低声道:“我说了,是皇上的意思。”抬头见东银还是执着在这个问题上,她闭眼继续道:“东银,我早就问过朱允,皇贵妃这个胎儿顶多六个月,是不可能平安生下来的。”
东银愕然。
苏媛说出这话,心中也是复杂,想起方才赵环摸着小腹憧憬孩子出生的喜悦神色,不知该不该同情。另一方面,又觉得嘉隆帝实在心狠,利用一个深爱他多年的女人的弱点设局,离间赵环和赵太后与赵家,从而为他所用,乱了对方计划。
东银反应过后便是庆幸,高兴道:“真是恶有恶报,赵氏当年害贤妃娘娘没了孩子,害得宫里那么多女人不能生育,为非作歹多年,她自己也当不了母亲!!”
苏媛看着她没有言语。
赵环有孕之后多愁善感了许多,回钟粹宫路上起意,吩咐宫人改道慈宁宫。
她近侍相劝:“娘娘,你昨日去太后都没见你。”
赵环语气坚定,“本宫说去就是去,哪这么多废话?”她脸上的不耐烦,昭示着心中的不安和紧张。
被太后冷落的这些时日,她并不好过。
候在慈宁宫外,再熟悉不过的宫檐雕梁,也是眼熟的光景,赵环的心却提着,好不容易见玳瑁出来,立即迎上去。
赵环目露希望:“嬷嬷,姑母她……”
玳瑁冲她摇了摇头,赵环目光灰暗,正要转身,见偏廊处赵琼走来,走定步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