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二十四章 引导
 
皇后的兄弟被罢了官职,本就对外声称抱恙的陈玉更加深居简出了。回宫那日赵环前去请安,她也没有心思周旋。
只是,皇后沉得住气,有人却耐不住。
萧韵在别宫时就一直被皇帝皇后拒见,等到了皇宫再次请见,皇后打发人让她回去。
她就央求着皇后身边的宫女不放:“姑姑,您再替我通报一声,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求娘娘做主。”
因她实在不肯离去,陈玉只好让人请了进来。
萧韵在凤天宫素来得宠,又被晾了这么长时间,进殿就行了大礼,跪在皇后身边哭诉道:“皇后娘娘,我哥哥平白无故被瑞王府的侍卫如此欺凌,族中还有一位堂兄更是命丧围场,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难道一个侍卫的命,就能打发我们文昭侯府了吗?”
她声音尖锐,皇后本就烦躁,皱着眉头道:“你来本宫面前哭有什么用?皇上的处置,你若是不满,就去皇上面前哭。”
“可是自打哥哥们出了事,皇上就一直拒绝接见臣妾。”萧韵眼眶更红了。
陈皇后冷笑,“皇上不见你,就是不想听你如此哭喊。身为皇上的妃嫔,如此大吼大叫哭哭啼啼,成何体统?还不快起来。”
萧韵不肯,拿帕子抹着眼睛继续道:“但是,但是……”
皇后不耐道:“没什么但是,皇上面前你说不上话,那就去找说得上话的人。”
萧韵闻言恍然,再道:“皇后娘娘,皇上一向听您的,您替臣妾的哥哥说说话好不好?哥哥早前就受了皇上冷落,回京后不得重用,如今连一个王府侍卫都敢欺负到我们萧家头上,这件事臣妾如何都忍不了。”
“起来。”陈皇后挪开视线,声音冰冷。
“娘娘……”
“本宫让你起来,听见了没有?”皇后声色俱厉。
萧韵面露怯色,这才慢慢起身。
“本宫问你,你心中替你兄长不平,那本宫又是如何心境?”
“娘娘您?”萧韵想了想,轻声道:“娘娘是在说陈翼长?”
“什么陈翼长?逸轩早就被皇上撤了护都营翼长的职务。你觉得你哥哥被瑞王府侍卫欺了,那本宫的弟弟又是如何情形?”皇后叹息不已。
“那还不是林侧妃污蔑,挑拨了瑞王和陈翼长之间的关系。”萧韵想到皇后和陈家的情况,试探性的问道:“皇后怎么不去向皇上求情?”
“求情若是有用,又怎会是今日光景?萧婕妤,本宫劝你还是别闹了。皇上圣意已决,你再闹就是对皇上的不敬。”
这种劝话,萧韵怎么可能听得进去。
陈皇后也知道她的想法,“皇上器重恭王,这次回朝,恭王已经上朝辅政。你有功夫在本宫这里,还不如让你的好表哥去圣上面前说几句话。”
“可是表哥,表哥他不听我的啊。”
皇后冷笑一声,“怎么?听说恭王自幼就疼爱你这个表妹,现在你去求他,他都不帮了吗?”
“臣妾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从臣妾进宫后,表哥待臣妾就不像幼年时的庇护了。文昭侯府出事,他竟然也袖手旁观。前几回臣妾见到表哥,他居然还责怪臣妾在宫中多生事端,与其他宫嫔不和。”萧韵满心怨气。
皇后听完“哦?”了一声,“怎么,他还为了别人指责你?”
“可不是?苏氏虽然得宠,也不过是几日光阴,皇上对她也不过就是想起来宠幸几天罢了。表哥居然为了她说我好几回。”
皇后凝色。
萧韵见她不说话,言归正传又唤了一声,“娘娘?”
“你回去吧,今日这些话在本宫这儿说说就罢了,可不要去和别人说。”皇后表情严肃。
“皇后的意思是,就这样容忍着瑞王欺负你我的府中兄弟?”
“本宫知你不甘,但是不甘也只能不甘。你哥哥尚且不去皇上面前求做主,你又何必在后宫道不平?这件事谁在理谁不在理,皇上心中清楚。你若真的去皇上面前这般哭喊,只会遭皇上嫌弃。”皇后抬手,示意她过来。
萧韵素来听皇后的话,走过去再问:“皇后有何吩咐?”
“本宫想了想,恭王对你的劝诫不无道理。宫里都知道皇上喜欢玉昭仪,你就不要去和她作对。试着与她交好,不好吗?”
“交好?和苏氏?”萧韵满脸不屑。
皇后故意提着声道:“谁让皇上喜欢她呢。你瞧瞧,此次狩猎之行,多少世家蒙难,不是丧命在林中的,就是被怀疑与刺客有瓜葛而降罪。只看玉昭仪的叔父苏参领,现在已经是皇上的宠臣了。”
“他苏家倒是白白得了好。皇上提拔苏致楠又如何,一个区区武官,能与我文昭侯府相比?”萧韵这话说完,还算有自知之明,立马想到所处宫殿,忙去看皇后脸色。
皇后并未不悦,“你心里掂量着就好,来日方长,皇上喜欢的是懂他心意让他开心的妃嫔,而不是总拿母家的事情去他面前求情找事的人。你啊,容貌不凡,出身也不低,与皇上也是幼年相识,该说更了解皇上脾性的,怎么偏偏就不得宠呢?”
“是臣妾无能,让皇后替臣妾费心了。”
皇后:“本宫费些心思倒是还好,无论如何本宫是皇后,皇上的发妻,皇上再如何也敬着本宫几分,初一十五都会来凤天宫里坐坐。偏偏你,年纪轻轻的,不和宫里其他姐妹一起侍奉皇上,总是如此可怎么办?”
她意在点播,萧韵看着聪慧,但终究心思浅了些。等出了皇后宫殿才想明白,与身边人叹道:“我只是一个婕妤,若不能讨皇上喜欢,将来得怎么办?”
“娘娘不必着急,郡王爷不是说了让您稍安勿躁吗?世子也劝您在宫中不轻举妄动……”
这话还没说完,萧韵横眉就道:“你懂什么?我进宫就是为了侯府能恢复往日荣耀。表哥的话虽然在理,但他说到底是只顾着自己前程了,哪里还会想到萧家和我?”
萧韵闭了闭眼,步伐快速的离去。
春庭见她走远才回内殿。
皇后疲惫的拧了拧鼻子,“她走了?”
“回皇后,萧婕妤在宫门口站了好一会才离开。”
“她要真能想明白本宫的意思就好了。”
皇后喃喃出声,等闭眼再睁眼时,眼中一片精明,“文昭侯府兴盛是必然趋势,皇上如今有多冷落委屈萧家,将来就会加倍弥补重用。恭王早就暗中替皇上谋划政见,颇得皇上宠信,萧世子又能带兵打仗,这二人在皇上身边,萧韵以后的荣宠多着呢,好在她不像灵妃,否则又是个棘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