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二十三章 处理
 
白衣的事情原当做意外处理,赵太后见她溺水而亡,怜她平时侍奉嘉隆帝尽心,当场同陈皇后商议着要晋白氏为贵人,按贵人礼制出殡。
现如今宫中沸沸扬扬传她是因为和人私会而畏罪自尽,谢芷涵奉皇后命同德妃贺玲共同彻查。贺玲在宫中混迹多年,心计和资历都较深,从皇后处出来就分配了任务,让谢芷涵去盘问太后身边的人。
当时在假山处的人,除了禁卫军,就都是太后和皇后身边的近侍了。赵文鸣是太后的娘家人,白答应出事之后,他便因水中受寒需仔细照料被太后派人接去自己的偏殿住了。贺玲让谢芷涵去盘问慈宁宫中人,无非是要她去得罪赵太后。
这件事苏媛听说之后立即找到了谢芷涵,替她想了个折中法子,既不会直接开罪赵家,也能完成皇后的吩咐,便是让丹蕙公主一同前去。
苏媛拉着谢芷涵的手语重心长道:“他们存心把事情到处宣扬,逼得皇上不得不办了赵文鸣。太后素来护短,过去对左相府中人就诸多纵容,如今还有明瑶郡主在旁求情,定然不会轻易交人。
德妃让你去盘问太后身边人,便是要你带人把赵文鸣从太后的偏殿里弄出来。太后就算平时表面疼你,但再怎么都盖不过对赵家人的恩宠。你借着和丹蕙公主一同去向太后请安,顺便盘问几句,最好是能让公主替你开这个口。”
“赵家公子是公主的表哥,此事关系重大,公主怕是要为难。”谢芷涵满脸忧色。
苏媛淡声道:“公主不出两个月便是尚书府的人了,她难道会不向着你?我知道你不想利用她,但是你不这么做,如何向皇后交差?”她说着微微顿了顿,慢声再说:“你该听说了,皇上准备罢免了陈逸轩的职务。白答应这件事上,皇后不会善罢甘休的。”
“皇上一向器重右相府的人,又敬重皇后。怎么,皇后她没有劝着点皇上?”谢芷涵目露疑云,打量着苏媛再道:“这两夜都是姐姐在侍奉皇上,可是你的建议?”
苏媛微微轻笑,“哪里是我的建议,是皇上心中本就这么想。朝政上的要事,他怎会听从我的言语?”
“姐姐过谦了,我瞧着就未必。”谢芷涵笑得精明,“皇上最不喜前朝后宫过多瓜葛纠缠,他对妃嫔们的宠爱多数都是为了安抚笼络朝臣们的心,实则心中并不是如何看重这些。
这宫中,不管是我、萧韵,乃至皇后,皆是因为族中父兄能替皇上效力才有今日荣耀,但是他对姐姐,却是独一份的。像现在这种时候,能陪在皇上身边说话的人,反而是你。”
苏媛闻言苦笑:“不过是因为我娘家人并没有在朝中担任要职,皇上觉着与我谈话没有那么多利益罢了。”
“姐姐明白就好。”谢芷涵语气深沉,定睛看了看她想着继续又说:“我听说,苏参领这两日对狩猎林中的受害将领后事处理得极好,深得皇上夸奖。”
“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谢芷涵移开视线,慢慢道:“说起来,护都营中大小参将数十名,当初偏偏是你叔父与我父亲一同出城剿匪,自此脱颖而出,在圣前行走的次数也越来越多。此刻护都营中一盘散沙,倒是由他配合着禁军几位统领在主持局面。”
苏媛面色微僵,“涵儿想说什么?”
谢芷涵望着她摇摇头,约莫是在思量。
“你我交情,说话还需什么避讳吗?”
她这才答道:“姐姐与恭王爷的交情,我是知晓一二的。”
谢芷涵早就知道苏媛和元靖的私情,以前从来不摆在明面上说,这个时候拿出来强调,苏媛莫名。
谢芷涵见其变色,按着苏媛手背再道:“你不用紧张,我又不会害姐姐。我哥哥在皇上身边当差,自然也晓得皇上对恭王的器重,若不是有恭王,想萧家还仍是个没落侯府,萧世子也不会有今日光景。
姐姐,我想要说的是,恭王虽能暗纵风云,能送你进宫成为宠妃,能让苏参领平步青云。但苏家毕竟是你的娘家,你既为宫妃,苏家的荣辱存亡就是你的事情了,你自己该有所想法才对。”
“你的意思我懂,只是苏家过去就对他……”苏媛想了想,交心道:“不满你说,前几回苏太太进宫,我便与她暗示了一二。不过我目前的一切还都是他给的,苏家未免肯将希望放在我身上。”
“那就要看姐姐的本事了,你孤身在宫中,总不能事事由他人做主。”谢芷涵拍了拍她,站起身道:“好了,我要去太后那处询问赵三公子的事情,也不留姐姐了。”
苏媛惊讶:“你不去找丹蕙公主?”
“太后那儿我常去,何况都不是糊涂人,还能不晓得我的去意?让公主陪着,倒显得我不敢做事一般。放心,太后暂时是不会难为我的。”谢芷涵笑着让她安心。
苏媛却总提着心,谢芷涵见状只好道:“待会儿林侧妃与瑞王会去太后那,你着实不必替我费心。”
上回谢家帮了林婳那么大的忙,于情于理林婳也不可能不替她说话。苏媛这才颔首,领着东银而去。
日落时分,就听说赵文鸣被太后送了出来,谢芷涵只是拿人,其他事情都去皇后处复命,后续自然也是皇后掂量着处置。
赵家是皇亲,陈皇后列了赵文鸣冒犯白答应的罪证去找嘉隆帝。
这等事,对皇帝来说便是羞辱,按照规矩处了死刑。
事情进展的如此迅速顺利,赵太后没有出面干预,反而惹人称奇了。苏媛当晚还是陪着元翊,见他面无波澜,也未敢多问。
第二日,陈逸轩被罢免的旨意就下来了。
再一日,恭王元靖被任命接管护都营,但因为他久未接触军事,太后建议让瑞王监管,由此二王并理。
元靖这位郡王这才出现在文武百官的视线中,开始上朝议事参政。
瑞亲王元竣的名声则越严越恶,嚣张跋扈,无辜打伤皇亲和营中将领,藐视天威,不顾天子指令为难禁军统领等难听流言,伴着回京队伍传入皇城乃至京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