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二十二章 宣扬
 
依着嘉隆帝的意思,就是没打算替白衣的事情出面。君王都如此,苏媛自然也无法替她鸣不平,毕竟表面上自己和她素无瓜葛,宫中为妃,最忌的就是多管闲事。
第二日去皇后处请安,陈皇后依旧愁云满面,接见妃嫔时心不在焉的,末了更是特意留下苏媛。
陈皇后语态放的很好,看着她轻声询道:“玉昭仪昨晚侍寝,可有听皇上提到些什么?”
既然眼前人都放下姿态来向自己打听消息了,苏媛亦知非逞一时威风的时刻,自己虽与皇后相处不睦,但有些事也不是秘密,少顷就该传开了。于是苏媛反问:“皇后想问的,可是皇上对陈翼长的看法?”
陈皇后微愣,没反应过来苏媛会这般直接,但对方都挑明了,她也不拐弯抹角,颔首道:“昨日狩猎林中护都营折损多名参领,陈翼长有失职不周之过,皇上向来公允,你可知皇上打算如何处置陈翼长?”
“据臣妾所知,皇上大概是要罢黜陈翼长的职务了。”苏媛说得缓慢清晰。
陈皇后搭着椅柄的手倏然划落,金色的护甲擦过,发出的声音在寂静的店内显得格外惊心。
苏媛佯作劝慰:“皇后不必替陈翼长担心,皇上只是想让陈翼长回府休整段时日。”
“皇上身边……”皇后嘀咕着,心道元翊身边的将领除了萧远笙并无人可用,遂好奇起来接管护都营的人选。萧远笙虽有军功,但昨儿已和瑞王府生出嫌隙,即便瑞王同意萧远笙接掌,太后也不会便宜萧家人的。
她再次望向苏媛:“你还知道什么?”
“臣妾得知,皇上眼下最大的苦恼是怎么处理瑞王。”
皇后凝目:“瑞王?”眸光微转,打探道:“瑞王向来不守规矩,皇上和太后对他多有纵容,今次之事想来也不会怪罪吧?”
“皇上的意思是……”苏媛故意拖长了声调,望着她含笑悠悠继续:“皇上觉得伤了萧世子他们的是王府侍卫,准备缉拿侍卫问罪。”
“如此,便是要饶了瑞王。”皇后皱眉,情绪失落。
苏媛不动声色的立在那儿。
久未等到对方说话,苏媛主动开口:“皇后可还有其他吩咐?”
皇后看过去的眼神捎带不悦,“你这般急着离开,是要去哪儿?”
苏媛羞笑,垂眸娇声道:“回皇后,是皇上说待他与朝臣商量好事情后,就带臣妾去后山处。”
皇后不以为然的别过视线,不悦道:“皇上政务繁忙,你不要总是缠着皇上外面玩乐。”
“是皇上昨晚对臣妾说的。”苏媛怯怯低语。
“皇上疼你,但你也要顾着分寸。此处不比宫里宽敞,前朝后宫都安排在别宫里,你身为皇上的妃嫔,不要经常出门,要懂得避嫌,可别学了白答应。”皇后蹙眉告诫。
“臣妾谨遵皇后教诲。”苏媛颔首,而后再问:“那请问皇后,待会臣妾该如何拒绝皇上?”
“玉昭仪,你这是诚心和本宫装糊涂呢?皇上既然有旨,你自然要遵从皇上心意。本宫说的是平常时候,莫要四下走动,否则撞上个前朝臣子闹出什么误会来就不好了。”
苏媛的确有意装拙,面露迷茫的询问:“敢问皇后,您说的是不是白答应的事情?臣妾也听说了,白答应落水,幸经赵三公子搭救,可惜最后还是红颜薄命。白答应虽去了,但隐约传出她和赵三公子的不雅流言,影响白答应的清誉。”
“这事已传到皇上耳中了。”皇后闭目肃然。
苏媛得体浅笑,“皇后今日留臣妾说这些话,臣妾有些不太明白,您特地提及白答应的意外,可是要皇上严惩赵家公子?”
以苏媛的聪慧,揣摩出自己的意思来并不奇怪,皇后纳闷的是对方竟敢直接道出,索性也坦白的应道:“这事关乎皇上威严,本宫的意思当然得查个水落石出,也好还白答应的清白。”
其话声刚落,就见凤天宫里的大宫女春庭匆匆进来,面色微急的福身后与主子欲言又止。
皇后扫了眼苏媛,“说吧。”
春庭禀道:“皇后娘娘,今早宫里突然传出了白答应和赵公子私会的流言,各宫的太监宫女都议论纷纷,都说白答应是因为私情被撞见恐被怪罪才自己投水自尽的。”
皇后满脸意料之中,沉声道:“知道了,你带人去抓了带头议论主子是非的那几个刁奴,好好处置番。”
春庭颔首领命。
等她退下,苏媛道:“皇后娘娘料事如神,白答应的事还真没那么快停歇。下人们这般议论,那皇上的颜面何在?”
“此事本宫自会去禀明太后。”皇后摆手,“罢了,你回去好生伺候皇上,记住本宫对你的提醒。”
“臣妾明白了。”苏媛福身而去,但在门口稍停的时候,又见皇后身边人快步出来,打听方知是去请谢妃过来。
宫里失宁,首要问罪的就是谢芷涵。
苏媛面露忧心。
东银陪在旁边劝道:“主子放心,皇后顶多也就说灵妃娘娘几句,灵妃处理后宫庶务是皇上下的令,皇后也不敢太怪罪她。”
“嗯。”苏媛最担心的还不是谢芷涵,而是长姐。
是以,她回新色苑后就吩咐道:“本宫身子有些不舒服,去将朱太医请过来。”
朱允来得很快,见了苏媛诊脉之后,便有意离去。
苏媛当然不会放他走,让亲信在门外候着,开门见山就问:“昨日那等情形,你私自离开围场,想是去找姐姐了吧?”
“林中凶险,她只身入林……”
朱允的话还没说完,苏媛就不满接道:“既知林中凶险,那为何你不拦着她?狩猎林中的刺客本就是为了清除瑞王亲信,这件事必然要引起瑞王的不满,死伤的都是他的人,瑞王不傻,怎能联想不到陈逸轩?他二人要结梁子,如果有人只恨这梁子不够深,拿长姐的命做引子该如何?”
提起这件事,朱允也是心有余悸,但声音很无奈,“她做的决定,又岂会因你我而更改?”
苏媛静默片刻,凝色再问:“我实话问你,赵三公子和白答应的事,是不是和你有关?”
朱允闪烁其词,“娘娘,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皇上这次必须办了赵家人。”语气肯定,答案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