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二十章 变更
 
嘉隆帝针对瑞王和陈逸轩之间的冲突,以疑点众多容后再查为由,并没有定夺对错。
原本的狩猎历时三天,谁知初日便遇这般多状况,皇帝没有心思再办,已下旨后面的活动由左相赵信和太傅沈壅一起督办,为朝廷选拔将才能者。
春夜静寥,山间的晚风似乎都飘到了别宫里,站在嘉隆帝殿外,苏媛拉了拉肩头的披帛,望着窗内的烛火静等消息。她冒然前来,也不知皇帝会不会接见自己,毕竟今日发生了许多事,前朝后宫关系交错,赵太后陈皇后和萧婕妤她们肯定都来面圣过。
刘明进去通传还未出来,苏媛有些不安。
少顷,竹笙自内出来,行礼道:“奴婢请玉昭仪安。”
苏媛展笑,尊称了她声“姐姐”,询道:“皇上可是繁忙?”
“娘娘这声姐姐奴婢可担不起。”竹笙欠了欠身,伸手虚扶她胳膊继而引至旁边,轻声道:“玉昭仪,是皇后娘娘在里面,进去有半个时辰了,早前似闹了些不快,奴婢等都在门外候着。娘娘来了,刘公公没敢进去通传,这天儿极冷,奴婢出来引娘娘去旁边的屋里等。”
“多谢姐姐了。”苏媛一笑,随她进了旁边的茶水小间。
茶水间里当值的两名宫女见了她连忙行礼,苏媛抬手让她们出去。
竹笙静立。
苏媛直白道:“姐姐特地引我来此,想必是有话说吧?”
被人道穿心思,竹笙面色微僵。
“你不必紧张。”苏媛对她很是礼待,“你是服侍皇上的旧人了,昔日在东宫时便是圣上宠妃的近侍,对宫里的门道想必也甚是清楚。今儿宜狄围场里发生的事,想来也传到了别宫里,本宫身为皇上的妃嫔,此行自是想为君王分忧。依姐姐看,帝后商议,我该如何?”
“皇后来此是为了陈翼长的事,刚刚太后来是因为瑞王和赵三公子之事,而萧婕妤也为了萧世子极其族兄的事来求过皇上。皇上今儿见了许多人,心神交瘁,甚是为难,娘娘要做的便是体谅皇上。”
苏媛点头,“刘明没有直接出来回绝本宫,定是你的意思吧?”她是看出来了,这竹笙虽说名义上只是别宫里的宫女,但在元翊这儿地位非凡。
“娘娘有心来宽慰皇上,也是奴婢们希望看见的。”
这关键还是因为苏媛和前朝没有利益纠葛,苏媛仔细审视了她番,执起桌上的茶杯小抿了口。
又过了会,听见外边行人动静,知是皇后离去的脚步。
苏媛站起身,望向竹笙。
竹笙福身道:“奴婢去通传。”
苏媛正要道好,刘明就过来了,行过礼后客气道:“昭仪娘娘,皇上听说您来了,请您过去。”
苏媛理了理衣襟鬓角,柔声应话。
进了内殿,只见嘉隆帝低头坐在御案前,殿内烛火稍暗,苏媛缓步走过去,慢声唤道:“皇上。”
元翊没有抬头,依旧额头抵着桌案,声沉道:“过来。”
苏媛行至书案旁,柔声再道:“皇上怎么了?”
元翊静默。
“皇上可是心情不畅?”
“你该都听说了。”元翊这才抬眸,眼淡淡的看了看她,又后仰在金椅上,龙颜疲惫。
苏媛即走至其身后,抬手以指按揉他额头两边为其解乏,漫不经心道:“今日多事,狩猎林中出现刺客,王公贵族和世家之间多有嫌隙误会。他们不知体恤皇上为朝事的辛苦,还用这些事来打搅您,真是太不应该了。”
元翊轻轻“嗯”了声,闭目养神,任由她服侍伺候。
苏媛就安静的立在他身后。
过了会,元翊睁眼拉过她的手,轻说道:“皇后刚走。”
苏媛莞尔一笑,“皇后与皇上鹣鲽情深,情深似海。皇后娘娘素来最知皇上想法,也事事为皇上着想,肯定不会让您为难的。”
“皇后……”元翊长叹一声,略带为难的道:“她已不是从前的皇后了。”
苏媛低声:“皇后娘娘她,为陈翼长求情了?”
元翊侧目,像是惊诧。
苏媛微敛神目。
“你觉着,陈逸轩可堪护都营翼长之职?”元翊忽而很认真的问她。
苏媛微滞,略思忖道:“皇上,当初是您任命的陈翼长,那他自然可以胜任。”见元翊面色并不算好,迟疑了下又道:“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当初足以胜任,现在能不能,还要看皇上您圣断。”
“母后要朕撤了陈逸轩的护都营翼长职位。”
苏媛仰头:“那皇上您的意思呢?”
“护都营近来动荡,内里将领各为其主,名义上是逸轩他掌管着,但他并不能真正掌控那些参领统帅。这样的翼长,又有何用?”
“那皇上觉得他无用,便撤了呗。”苏媛语气随意。
元翊将她楼至身前,皱眉道:“你不知,护都营除了关乎京城内外安危,还牵连着皇城外十万军队。这个官职,非一般人可胜任,以前都是瑞王亲自掌管。朕当初让他代掌时,太后已颇有微词,如今他掌管不利,朕也不好再维护他。”
“那皇上何不依了太后?”
苏媛说完,发现身前人忽然不吱声了,仰头对上其直勾勾的视线,略有所率的起身后退了步。
元翊仍然不说话。
苏媛担忧的再唤:“皇上?”
“那你觉得,撤了陈逸轩又该推举何人呢?”
苏媛摇头,“这些朝廷要事,臣妾怎么敢妄加断言?”
“你但说无妨。”
苏媛娇笑,“那臣妾就随便议论了?”
元翊颔首,“嗯。”
“护都营既然这般重要,那臣妾觉着,还是皇上自己掌握最好,或者任以亲信。陈翼长既然已经惹了太后不满,今日也却有失职之罪,何况还惹怒了瑞亲王,皇上即便看着皇后的情面想偏袒陈翼长也为难。”
元翊轻笑,“朕为一国之君,哪有精力管理护都营?爱妃真是说笑。”他停顿片刻,半晌又语:“爱妃觉得,恭王如何?”
“恭王?他素来不理朝事,而且太后能允许吗?苏媛目光微闪,带着几分试探,又有几分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