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十六章 深算
 
谢芷涵面色微急,问道:“公子如何?”
“娘娘放心,公子没有大碍。瑞王再如何迁怒怪罪,也怪不到咱们公子身上。不过陈翼长解释无用,瑞王身边亲卫众多,那张统领虽然想替陈翼长求情,但瑞王和林侧妃根本听不进去。”
“知道了,本宫会转告皇上的,你退下吧。”
待侍卫离开,谢芷涵方转首看向苏媛,讶色中带着几分恼意埋怨,“她真是疯了!竟直接对陈逸轩下手?那可是皇后的亲弟弟,皇上倚重他多年,又费尽心思安排进护都营,一路提拔至今日。即便护都营中瑞王根基犹在,也不可如此就对陈逸轩下手。”
苏媛并不知长姐谋划,见状答道:“我并不知……”
“她真是胆大妄为。”谢芷涵心情颇躁,侧身道:“我且过去回禀皇上,姐姐也早些回席吧。”
苏媛颔首,但在知晓了这些意外后,心慌意乱不已,原地站了片刻,正想着还是回去静等消息,又见梅芯从旁边小径出来。
苏媛凝眸,竟没察觉她何时离开的自己身边。
梅芯走上前,四下看了看,欠身道:“主子,奴婢有话说。”
苏媛颔首。
梅芯近前,同她耳语了句。
苏媛眼神惊讶,看着她又往身后瞧了瞧,对东银道:“你守在这儿。”
东银见她表情严肃似有暗示,稍稍细想即明白了。
苏媛随梅芯进小径,小溪边,嫩柳下那抹颀长身影的格外眼熟。苏媛仍有所虑,与身边人道:“围场内这么乱,你也敢引我来见他。”
似是责备,又不严厉,梅芯面色如常,答道:“王爷说有事找您,周围都安排过了。”
苏媛这才举步,草地微潮,踩上去声音不小。她停在元靖三步外,与背身而立的他福身相唤:“王爷。”
元靖转身,与他人担忧着急的面色不同,舒缓又浅笑的望着她,抬手招了招:“过来。”
苏媛依言向前一步,又觉得这里委实不隐蔽,语气不解道:“方才姜统领还撞见了白答应与赵三公子的事儿,王爷现在找我,倒真不心疼妾身处境的?”暗含娇嗔责怪,也是她心中所忧。
“你怕什么?禁军大半都在围场里护驾,还有不少就是保护太后皇后去了。本王与你之间,又怎是白氏和赵文鸣可比的?”
苏媛故意道:“让人撞见了,他人可不会听王爷与我的解释。”
元靖见其小心谨慎,抬手就拽过了她,直接将人带到身前,笑道:“本王说了没事就不会有事,难道你还信不过本王?”话说着半垂首,姿态暧昧。
苏媛身形微僵,又不敢将这种拘束表现出来,催促道:“王爷特地找我,定有话吩咐。王爷还是先说吧,待会儿我还要回去的。”
“你这么急做什么?”元靖语气略有不悦。
苏媛直白道:“我担心长姐。”
“你回去等消息,倒不如问本王。”元靖也知道她担心林婳,直言道:“她本事可大着呢,既离间了瑞王和陈逸轩,又让白氏去嫁祸赵相嫡孙。”
“瑞王和陈翼长之间,谈不上离间吧?”苏媛声音微轻,“林中的刺客,怕本就是为了铲除护都营中瑞王的势力特地安排的吧,不然怎么前方回来上禀遇难的都是瑞王亲信?”
“你知道了。”元靖也不吃惊,毕竟林中刺客本就是谢维锦和他一起安排的,苏媛同谢芷涵交好,能知情也不奇怪。
苏媛迟疑,“如今护都营中瑞王损兵折将,就算拿下了陈逸轩又能如何?”
元靖冷笑,“这你就不懂了,瑞王虽然当初交出了护都营,但他的亲王爵位还在。哪怕陈翼长真的握住了护都营实权,以他的身份,也不敢公然和瑞王作对。他若敢出手反抗亲王,便是藐视皇家的罪名。”
苏媛点头。
元靖忽然抬手抚向其容颊,苏媛微慌,下意识的避开了,又急声相唤:“王爷!”
“怕什么?”他仍是轻描淡写的询问,手到底不自觉的放了下去。片刻他交代道:“本王找你来是有要事交代你。此次瑞王摆明了要治陈逸轩的罪,皇上心中纵有百般不愿,但瑞王亲信口径定都统一指向陈逸轩,陈逸轩理亏。加上太后会向皇上施压,所以肯定会降罪陈逸轩。”
“王爷要我做什么?”
“皇上处于为难之中,本王要你向他谏言,将陈逸轩革职。”
元靖说得过于认真,苏媛又觉得这话不靠谱,连声道:“皇上费了那么大心思让陈翼长接管护都营,又花费许多精力借着这次狩猎的机会在林中铲除瑞王亲信和党羽,这会子要皇上降罪陈翼长,怎么可能?”
“如何不可能?皇上还要因为白答应的事情治罪赵文鸣,你觉得他身为帝王,能让自己的妃嫔白白受辱吗?皇上要治赵文鸣,那太后和瑞王就不可能放过陈逸轩。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明白!”
苏媛沉默,低头想了想,终于想明白了元靖的目的,抬眸道:“王爷,您是想亲自接掌护都营?”
元靖没有直言,只含糊道:“皇上早晚会亲自接管护都营,无论现在是在陈逸轩手中,还是本王手里,最后都会是他的。陈逸轩革职,皇上急于收拢护都营这盘散沙,只能由本王代为掌管。他虽器重谢维锦,但谢维锦与公主大婚在即,何况护都营素来只由皇室宗亲接管,还轮不到谢家插手。”
“我长姐的计划,也在王爷计划之中吧?”苏媛忽而觉得眼前人心机可怕,嘉隆帝算来算去,定没想到元靖会从中筹谋至此。而阿姐的计划,也不过是替他人做嫁衣,赵家陈家折损,反倒是壮大了恭王的势力。
“不用将话说成这样,毕竟本王也帮了她不少。何况,他日待本王接掌护都营,你叔父苏致楠也会前途似锦。阿媛,你在宫里如此艰难,不就是缺少一门势力吗?”元靖轻声软语,含笑再道:“所以,你一定要让皇上下心思罢免陈逸轩,知道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