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十五章 事端
 
皇后闻言立即望向妃位席,见原本属于林婳的席位早已没有人影,脸色大变,立刻起身追问:“荒唐,陈翼长怎么可能射杀林侧妃?那林侧妃如何又会出现在狩猎的林子里?”
太后亦是面色不悦。
嘉隆帝蹙眉,望向跪着的江云沉声道:“继续说下去。”
“回皇上皇后,林娘娘道她是去寻王爷的,然途中迷路遇见陈翼长,本指望陈翼长代为引路,没想到陈翼长二话不说,抽出弓箭便要杀侧妃娘娘。若不是咱们王爷及时赶到,恐怕陈翼长就要将林侧妃之死推托在那群刺客身上。王爷追问陈翼长几句,陈翼长还敢同王爷动手,王爷出手反击擒了陈翼长,正要带回来请皇上定夺。”
江云是瑞王府中人,自是为瑞王林氏道不平,一副极力想皇上处置了陈逸轩的架势。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元翊眉头紧锁,想不明白陈逸轩如何会射杀瑞王的侧妃。而若要说不明白,更多的还是不相信,陈逸轩是右相陈楷之子,皇后的弟弟,与他更是表兄弟,自打生母陈太后过世后,元翊对陈家人仰仗颇多,更信任陈家不会乱他计划。
再者,瑞王侧妃出现在狩猎的林子中本就疑云重重,元翊当然不愿严惩陈逸轩,只推脱道:“现林中出现刺客,朕已命易统领前去追捕。至于陈翼长为何会举弓射向林侧妃,恐其中有误,稍后朕会亲自询问。江云,你退下吧。”
旁边皇后暗松了口气,紧接着不疾不徐的道:“皇上英明,如今刺客当前,保护皇上和太后安危最为要紧。林中既然情况复杂,陈翼长许是误让林侧妃受了惊,待会儿臣妾定让他向瑞王和侧妃赔罪。”她几句话想大事化小。
江云不服,仰头唤道:“皇上……”说到一半反应过来,也不期待嘉隆帝了,改望向赵太后,“太后娘娘,林侧妃受惊,王爷身在林中既要对付刺客又要安抚侧妃娘娘,请太后准许属下前去支援。”
赵太后闭眼再睁开,“难为你忠心替主子着想,准了。”
“谢太后娘娘。”
元翊开口:“母后,儿臣已让易统领过去了。”
“易统领是去抓捕刺客的,哀家让江云带上三十禁军,去将陈翼长带回来。”赵太后根本不看嘉隆帝,话落提声喝道:“姜孝泉!”
姜孝泉是禁军左统领,前统领秦洪顺的亲信,也是受赵家提拔上位的。只是当初嘉隆帝惩治了秦洪顺后就任命了张英做统领,又让易索分他副统领之权,这等场合也就留守在围场负责剩下守卫。
此刻听见太后召唤,姜孝泉上前道:“臣在,请太后吩咐。”
“你拨三十侍卫给江侍卫,负责将陈翼长带回来,向哀家和皇上陈述冒犯林侧妃之事。”
“遵旨,臣这就下去点人。”姜孝泉说完就引了江云退下。
太后的人前去找陈逸轩,皇后面露忧色,低声替胞弟说话:“太后、皇上,陈翼长恪尽职责,又曾在瑞王手下谋职,定不会以下犯上。一定是当时情况危急,让瑞王误会了。”
“是不是误会,等瑞王他们回来便知道了。”太后不为所动,转看向嘉隆帝,冷声道:“皇帝。”
元翊忙恭敬应话:“儿臣在。”
“听说此次狩猎的安危和防护都是护都营与禁军一同负责的,现在出了这么大纰漏,该如何处理?”
“但凭母后做主。”
赵太后身姿后仰,眼神深邃,慢悠悠再道:“皇上知人善用是好事,本来这些官职任命都是朝中要事,皇帝你有想法,哀家从不拦着。当初你让张英接管禁军,又让陈逸轩掌管护都营,哀家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但如今连场小小的围场都能让刺客混进来,他日刺客是不是就能在皇宫里横行了?届时谁保护皇帝?”
“母后教训的是,是儿臣布置不利,待他们回来朕定会追究。”
太后眯眼点了点头。
没过多会,姜孝泉急步回来,也没立即复命,而是走上帝后的观赏台,刻意压低了声音唤道:“太后娘娘。”
他表情为难,赵太后厉目,“出了何事?”
姜孝泉望了眼帝后,意思再明显不过。
“有什么话还不快禀。”
姜孝泉这才轻轻的禀道:“回太后,巡逻的侍卫在假山边发现了赵公子和白答应。”
太后面色微僵。
后宫中事,陈皇后听后忙问:“赵公子?哪个赵公子?”
“是、是左相府的赵三公子赵文鸣。”
皇后:“这不是皇贵妃的弟弟,左相爷的嫡孙吗?”她一改方才的紧张之色,笑道:“姜统领,赵公子他怎么了?”
说完她才似想起来白衣,又接着问:“白答应如何也在?有什么事赶紧说明白。”
“好似是赵公子多喝了几杯,巧遇白答应冒犯了答应。”姜孝泉是太后的人,说起赵家人所为时自然含糊不清。
太后是聪慧人,从他表情上就看明白了,起身道:“既是哀家的侄儿,哀家自己去看。”
陈皇后本还在为自家兄弟着急,见状忙跟着起身,“这等小事怎敢惊扰太后,还是臣妾去处理吧?”
太后厉色:“怎么,皇后是对哀家不放心?”
“臣妾不敢。”皇后忙低头。
元翊遂道:“既如此,还是让皇后陪母后过去吧,也好服侍您。”
赵太后虽然不悦,但此事赵家理亏,也不好再说。
赵三公子赵文鸣酒后遇见白答应,将她误认成府中姬妾,上前动手就要非礼,并出手将白答应的两名宫女推倒撞上假山石。此时遭侍卫发现时,二人衣衫不整,白答应哭着就投了旁边的池塘。
太后同皇后移驾过去,谢芷涵这边也得了消息,走到苏媛身边道:“媛姐姐,你随我出来。”
等到了外边,苏媛听她说完后惊诧:“赵文鸣是有多大胆,居然调戏皇上妃嫔,打伤宫女并逼白答应跳水。”
“是啊,赵文鸣得有多大胆量才敢做这些?”谢芷涵表情冷静,“这种场合,谁敢在圣前醉酒失态?”
“你的意思是,有人暗害赵文鸣?”
谢芷涵与她道:“我早知道,这个白答应不简单。”
白答应的不简单,无非就是和长姐有关。思及长姐,苏媛心中亦是了然,也知林中的她应当无碍,刚刚江云所说的陈逸轩想射杀她,应该就是她设计出来的。
哪怕知道阿姐没事,但想起他们口中所说的刺客,还是替她揪了把心。好在她平安出现在瑞王面前,关于那些所谓的刺客苏媛不欲多想,倒是有些担心白衣的下场。
“太后和皇后亲自去了,白衣的事我们不要干预。就算她真的受林侧妃指使,媛姐姐也不要牵扯其中。”谢芷涵话落,正巧她宫女领着名侍卫过来。
人是谢维锦派回来的,“娘娘,公子让您提前知会皇上,林中瑞王对陈翼长动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