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十三章 玩法
 
俪昭容沈琦,太傅沈雍之长孙女,嘉隆帝在东宫时的宠妃,曾遭瑞亲王公然调戏,后不堪受辱投缳自尽,自尽后被发现怀有身孕,嘉隆帝为之十分悲痛。
这是苏媛对俪昭容所有的认知,当初元靖传信让她赴紫竹林同嘉隆帝相遇,便是趁着元翊对旧爱思念伤怀时的良机。
她挥退竹笙,独自静坐,听闻这次春猎连沈太傅都来了,想必也有所打算。毕竟沈太傅早年就被赵太后懿旨在府养病,且卸任朝中一切要务,元翊过去也就宣他进宫叙叙话,不曾让其参与政务。
过了会,外面传来动静,苏媛以为是嘉隆帝过来了,理了理衣袖端坐,没想到过来的是富永海。
富永海请安道:“娘娘,皇上请您过去。”
苏媛惊诧,迟缓询道:“公公方才不是说恭王爷在与皇上议事?这会儿宣本宫过去……”
富永海对她一向恭敬,笑着接话:“娘娘不必紧张,皇上本与郡王在闲谈,吏部尚书沈大人来了,皇上索性备了酒水,召娘娘过去伴驾呢。”
苏媛恍然,吏部前尚书蒋正奇被罢黜之后,新任尚书便是沈太傅之子沈润。她对这位沈大人不甚了解,但也知道沈家人,当是嘉隆帝亲信,遂不理解元翊为何让自己去伴驾。
早在进宫时,嘉隆帝要于人前表现得酒色笙歌才找她陪伴,但近来他整顿朝中许多势力后,于朝政已十分认真,那等商讨政事的场面也不怎么找自己作陪了,是以很是惊讶。
“娘娘?请移驾,皇上等着呢。”富永海催道。
苏媛点头起身,随他过去。
殿内只三人,嘉隆帝一袭明黄龙袍高坐在上,左右两席乃元靖与沈润。苏媛进去后,于殿中朝元翊福身请安:“臣妾见过皇上,皇上万福。”
元靖与沈润也起身拱手算是见礼。
苏媛稍稍睨了眼元靖,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紫袍,温润贵气、身姿挺拔的立在那,表情恭而有礼的望向她。
她温婉浅笑,再次转首面向嘉隆帝。
元翊冲她伸手招了招,“爱妃过来,朕与恭王正在商量今年春猎的赛法,可巧沈爱卿过来,你与朕一并听听。”
苏媛缓步上前,被元翊拽手坐于其身旁,微微侧倚靠着他,为其斟酒布菜。见殿内气氛微显肃然,须臾主动娇笑了道:“臣妾初次看这些,不知是什么玩法儿,还请皇上替臣妾解疑。”
一句话声调转了好几个弯,双眸认真又期盼的仰望着元翊。
元翊顺势揽她入怀,与她道:“这春猎不过就是将平时豢养的那些虎兔在外面林中放出,各人拿着各府标记的弓箭入林射杀,最后以弓箭数为量,射杀最多者为胜。年年如此,朕都瞧腻了,刚与皇弟说起此事,皇弟出了个点子,朕觉得极秒,偏沈爱卿觉得太过危险不甚赞同。”
她话落,那旁沈润作势抬手抚了抚额头,起身惶恐的劝了句:“请皇上三思。”
“哦?那不知恭王爷说的是什么点子?”苏媛满面好奇。
元靖欲起身,被元翊伸手制止,“自家兄弟,皇弟不必多礼。”
元靖谢恩后遂坐着道:“往年都以狩猎物多少定输赢,今年倒不如在各参赛者身上多加一套弓箭,去其箭头而以上了朱砂的布帛裹上,此彩箭用于在场上射猎其他对手。参赛者若中箭将呈报皇上退出比赛,最后以活在场上中射猎物最多者为胜者,方较过去更才刺激。”
苏媛听着却不似表面这般简单,参猎者不是军中参领便是贵门子弟,若在林中互猎,弓箭无眼,场面可想而知。
苏媛轻轻的问:“若是参赛者将猎物和猎人弓箭错拿了,岂不危险?”
沈润深有同感的接道:“正是,如昭仪娘娘此言,郡王所提之法过于危险。”
元靖即答:“彩箭去了箭头,便是身中了此箭人亦无所伤。何况,面对猎物之时能敏锐抽出该用的箭,也是考察大家的敏捷之力。”
元翊深深思忖了番,慢悠悠道:“如此选出的胜者,才是真正的个中佼者。如若一贯的只知猎物而没有自我危机意识,只知逐鹿不知动手,可不是朕想要的将领。”
“皇上觉着好的,自然就好,臣妾也想看看谁会是胜者。毕竟围场里的那些猎物只知逃跑不知战术,对狩猎者来说毫无挑战。郡王爷想出的玩法,猎者既要会攻也要会守,臣妾期待至极。”
“那便如此定了。”
沈润欲谏,刚唤了声“皇上”便被元翊挥退,“沈爱卿不必再说,朕意已决。富永海。”
富永海上前,“奴才在。”
“去传旨吧。”
富永海立即领命。
苏媛陪着元翊饮了会酒,听他们又说了些围场赛马等事,自是顺着圣意所言。她心中却有些奇怪,嘉隆帝采用了元靖的想法,沈润作为沈太傅之子为何会想阻拦。
等二人退下,她陪着元翊回到暖阁,替他宽衣之时,元翊忽然握住苏媛的手问道:“你可是当真觉得恭王之说有理?”
苏媛心尖一跳,抬眸与他对视了答道:“臣妾是觉着皇上偏向恭王所言,那他之说自然是有理的。”
“原来是顺着朕的意思。”
苏媛莞尔一笑,当做默认。
次日嘉隆帝的旨意传达下去,宫人开始准备,别宫里便有窃窃私语的议论。苏媛虽有耳闻,但深知此次春猎本就不简单,心觉大概是元翊想趁此除去一些人。
只是不知白衣因何事惹恼了皇上。
时嘉隆五年二月,圣上携满朝文武于宜狄围场进行春猎,除任二等侍卫职务及以上者、京中将门自愿参赛子弟,凡护都营中六品以上将领皆须参赛,皇室宗亲者着愿意参赛。
太后及皇上皇后和长公主、些许亲王妃坐于高处赏观台观赛,视线可及不远处林中场景,实则隐约能见里面人影穿梭或者弓箭穿行,并不能看清更近场面。
而以谢灵妃为首的后妃同王爵侯府等女眷则坐在下首的赏台,左以妃嫔女眷,右以朝中文官等人,中间设了武夫搏斗的场面聊以打发时光。
起初众人还猜测着林中赛事进程,认真听着侍卫汇报谁谁谁猎得狡兔一只、谁家族亲子弟又被谁彩箭射中退出比赛等事宜,偶尔也看台上搏斗情况,等到后续渐渐的就有人私下走动,或回别宫或几人相聚他地。
林婳原可以陪在太后身边,但不知是因为自知侧妃身份还是别有原因,早早坐在了谢芷涵身边。
苏媛见太后皇上不究妃嫔游走之事,欲靠向谢芷涵之席,只未走近便见长姐起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