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十二章 养竹
 
是夜,刘明奉命前往新色苑接苏媛侍寝。
他到之时,苏媛正倚在窗边的暖坑上看书,闻声时面露惊诧,有些反应不及。按理说,若要传她侍寝,应该会提前传旨,何况自来到别宫之后,基本都是白答应的专宠,除了皇后住处,未见 嘉隆帝再临其他妃嫔住处。
刘明哈腰笑着提醒道:“昭仪娘娘还不快准备,皇上等着呢。”
“公公稍等。”苏媛这才惊喜起身,招来身边的梅芯与东银进内室更衣,又让桐若带刘明下去喝茶。
“皇上怎么会突然想起主子?”似是知她心中所疑,梅芯伺候她换衣裳时呢喃出声。
苏媛慢声接道:“许是有事吧。”
若论风花雪月,元翊身边有新宠白答应,若要商量事情,该是寻皇后的。她面色凝重,走到妆镜台前想补妆时动作戛然而止,遂又站了起来。
梅芯不解:“娘娘不再添红些吗?”
“不必。”苏媛摇摇头,就随宫人去了嘉隆帝处。
正逢檐下白答应由宫女搀扶着起身,寒风冷瑟的天儿,苏媛尚披着织锦镶毛的斗篷,她却只着了袭大红色的拖地逶迤长裙,转身时美眸含泪,单薄的身姿更添了楚楚可怜之感。
白衣见了苏媛,眨眼间泪珠滑落,娇声唤道:“见过玉昭仪。”声音清浅颤抖,全然不似早前在皇后宫里时的能说会道,视线也总尽量避着与人直视。
苏媛瞧不清她眼神,只能见其被雨水沾湿的裙角,整个人迎风立在宫檐下,忍不住就想开口询问,富永海却正从里出来。
他挥着胳膊上的拂尘换了个方向,先对白衣说道:“小主,皇上让您先回去您便先回去,再在这儿跪着也没用。等皇上气儿消了,回头就会去探望小主的。”
苏媛这才明白,原是白答应惹皇上不高兴了,方令刘明接自己过来。
“是。”白答应低声啜泣着应话。
富永海接着望向苏媛,客气着道:“玉昭仪到了,皇上正在与郡王爷谈事,奴才先领娘娘去暖阁。”
苏媛颔首,视线不由自主的朝主殿那望了眼,除却满窗烛光,不见其他。
她抬脚跟上富永海,走了两步回头,见白答应的宫女已撑起纸伞正要离开,忙出声唤住了白衣。
白衣泪痕未干,站在台阶下迷茫的望向苏媛,又福了福身,“娘娘有什么吩咐吗?”
苏媛抬手解了自己的斗篷上前递过去,“夜深天寒,白答应莫要冻着了。”
白衣慢悠悠的伸手,看看斗篷又看看苏媛,眼中带着无法言喻的惊讶及感谢,纤细的手指终于握住斗篷,她也没急着穿上,声音涩涩道:“多谢玉昭仪。”
苏媛浅笑点头,“快回去吧。”
白衣再次应声。
富永海依旧立在走廊里,见此场景面色不动分毫,依旧沉稳平淡的催道:“昭仪娘娘,快随奴才过去吧。”
苏媛隔着斗篷拍了拍白衣手臂,转身随富永海去了暖阁。
富永海进屋便道:“娘娘且先在此等候,皇上若有吩咐自会传召。”
苏媛有礼的道谢。
暖阁内温暖如春,墙角的白瓷细颈高瓶里插着几支嫩绿翠竹,枝芽新茂,可见照料的极好。苏媛走过去,伸手欲抚向那细枝,然还未触及,就听得旁边宫女制止道:“昭仪娘娘莫碰。”
“怎么了?”苏媛迷茫的望向她,见其眼生非从前服侍元翊的宫女,又问道:“你叫什么?”
“回娘娘,奴婢竹笙。”
“你以前在何处当差?”
像是知道苏媛的疑惑,竹笙主动答道:“回娘娘,奴婢并非皇上的随侍宫女,以前就在别宫里当差,此次皇上驾临,奴婢有幸得富公公选中来御前伺候。”
苏媛颔首,“难怪本宫瞧着陌生。”
竹笙接道:“娘娘是皇上跟前的宠妃,想必御前服侍的人都见熟悉了,自然一眼看出奴婢是生人。”
苏媛稍稍定睛,没想到她这样机灵会说话,丝毫不唯唯诺诺,瞧着倒不像她话中所说那般。她挪回视线望着翠竹,再问道:“你刚刚为何阻拦本宫碰这竹子?”
“回娘娘,这竹子是皇上亲自栽种的,皇上特地吩咐了,除了他任何人都不得触碰,连富公公也不行。”
“哦?”苏媛眸色认真了些,再问道:“那平时皇上与大臣商议事情不得空的时候,是谁负责照料的?”
“回玉昭仪,是奴婢。”
苏媛再次凝视她,别有深意的道:“看来皇上很器重你。”
竹笙神色如常,不卑不亢的应道:“是奴婢从前在宫里的万植园当过差,皇上觉得奴婢照料花花草草有方才安排的。”
她既然说了是皇上不准触碰的,苏媛便坐回了窗前,招手让她近身,饶有兴趣的道:“我瞧着你年纪不大,没想到还在宫里当差过,是在宫里的万植园?”
那是宫里培育稀罕花草及珍品的地方,活多却不得重视。
“是,奴婢曾在那里待过一阵子。后来宫里送花卉来别宫,奴婢跟着过来好方便路上养护,待之后管事的公公便让奴婢留这儿了。”
“那你在万植园之前,在何处当差?”
竹笙这才脸色微变,不太理解的看着苏媛。
苏媛继续追问,“本宫瞧你能言善道,为人机灵谨慎,定不是久待万植园之人。”她话语过于肯定,以致于竹笙半晌没接话。
“怎么了,是不便和本宫说吗?”
竹笙垂眼,“奴婢不敢。”
“你不必紧张,本宫就是随口问问,若是问及你过去不开心的事了,不答便好。”
竹笙闻言又抬眸觑了眼苏媛,终是回话:“奴婢从前在东宫当差,服侍万岁爷的一位旧嫔。”
苏媛惊诧,细细审视她,约莫双十年华,放在宫里也不算什么旧人,没想到竟是曾在东宫服侍过的,那只能是元翊从前妃嫔自府中带进宫的人,不然那个年纪的人不会派去妃嫔宫殿当差。
元翊继位后,东宫里的妃嫔当然跟着晋升,如果如今在世,那竹笙就不会称之为旧嫔。如她这等在宫妃殿里当差的,分配到其他地方当差,要么就是惹怒了主子,要么就是主子不在后由内务府发配。
苏媛稍稍掂量就明白了,明知对方是不想说,却还是追问了:“本宫进宫虽说不久,但对圣上以前的事情也略有耳闻,不知竹笙服侍的是哪位贵人?”
竹笙抿着唇瓣,诺诺答道:“回娘娘,奴婢以前的主子是俪昭容。”
苏媛忽而回头,望着花台上瓷瓶里的绿竹瞠目,继而又回想起当初与嘉隆帝在竹林相遇的画面,久未回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