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十一章 了然
 
苏媛和东银说着冬苓之死的事,那边谢家兄妹相见亦谈及了此事。
谢芷涵见到兄长再度出现在别宫里,只当是嘉隆帝派遣了其任务回来复命,哪愿意将时间浪费在他人身上,毫不在意的道:“宫里没了个宫女也不是什么大事,再说素嫔都那般情况了,蒋家就算有心,还能有本事再插足宫里的事吗?至于林侧妃想做什么,也不是别人管得了的。”
她三两句终结了话题,忽而凝色问道:“哥哥,你来时是不是遇见媛姐姐了?”
谢维锦“嗯”了声点头,“对,她来看你吗?”
谢芷涵眸色认真了些,似是想从兄长的脸上看出些什么,须臾应道:“媛姐姐刚从皇后处请安过来,与我说了些白答应和萧婕妤的事。后宫妃嫔之间的争风吃醋,不是什么大事。”
“她特地过来与你说,应该不是小事吧?”
谢芷涵微默,不解道:“哥哥怎么会关心起宫里的事情来?”
“你如今代皇后皇贵妃管事,妃嫔不睦若闹出事情来,你总有个管教不利的过失。皇上虽晋你为妃,却宠爱平平……”
他的话尚未说完,谢芷涵就打断道:“我知道皇上对我们谢家是重而疏之。他器重哥哥和父亲,对我便不会过于亲近,与他对皇贵妃不同。”
她的语气太过平淡,谢维锦又深知某些事,自然心疼起来,起身走过去柔声道:“妹妹,我知你在宫里不快乐,可、”
谢维锦声音苦涩,谢芷涵主动接道:“可这已是事实,谢家需要这样一个皇妃,哥哥你不必说了,我都明白的。我也从未向你向爹娘抱怨过宫里如何如何,已经进了宫就只能这样。
我还知道,皇上对我和对萧婕妤是同样的,只不过文昭侯府本就是侯爵,又与恭郡王多有往来,皇上才更看重咱们谢家。我的位分虽高于萧婕妤,却不宜同她太过作对,哥哥,这些理儿我都清楚。”
对于妹妹这种懂事,谢维锦不知是该欣慰还是心疼,讪讪的点了点头,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接话。
过了会,谢芷涵又问:“家中爹娘身体都好吗?”
“都好,这你不必操心。”谢维锦立即接话,而后心中思忖了会还是道:“其实,你也不必太过容忍萧婕妤。”
“皇上想让太后觉得萧谢不合,哥哥你上回已经提醒过我了。”谢芷涵笑了笑,“反正我和媛姐姐素来要好,萧婕妤总挑媛姐姐的不好,我也经常向着媛姐姐训诫萧氏,想来她心里也是记恨我的。”
“你袒护玉昭仪实属正常,不过白氏就罢了。”
“皇上突然宠爱白答应定有深意,我不会胡乱干涉的。何况,她又不是媛姐姐,我也没必要在萧婕妤面前替她做主。”
“你明白就好,我还以为方才玉昭仪过来是关于白答应的事情。”
“哥哥是觉着媛姐姐知道了白答应和林侧妃的关系,担心白答应如今的所为得罪萧婕妤,继而连累林侧妃,便来找我替白氏说话吗?”
谢维锦沉默,当是默认了。
谢芷涵便笑了笑,“林侧妃早在太后面前为难过萧婕妤了,她才不在乎得罪宫里的人呢。说起来,林氏活得这般肆意随心,也是挺好的。”
她的话中带着羡慕,引得谢维锦又唤了声“妹妹”。
“哥哥不必心疼我,谢家能有今日,咱们就不能渴求随心所欲了。我如此,哥哥也一样,不久你和公主便要完婚,我知道哥哥心里不好受。”
谢维锦侧身,故意避开亲妹视线,轻描淡写的道:“逢场作戏,不必当真。”
“他日哥哥处境将更为难。”
谢维锦无所谓的笑了笑,“那又怎样,皇上之命,为人臣子自当效命。”
谢芷涵起身过去,碰了碰兄长的胳膊,还未说话,就见对方又道:“你在宫里安然,我和父亲在前朝才无后顾之忧。皇上近来有意提拔萧家和谢家的族亲进六部,想来你也有所耳闻。”
“哥哥,我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瑞王府的水,你别淌进去。你和玉昭仪到底是不一样的,她有难我们谢家能援手,可林侧妃的事情,不是我们谢家能插手的。林侧妃此人心思复杂,加上她和皇上皇后、恭王之间都有瓜葛,你和玉昭仪最好不要牵涉其中。”
谢维锦语气严肃,可见这关系的厉害,谢芷涵心知肚明,低声叹道:“我们谢家现在想要和林侧妃撇清关系,还来得及吗?”
她为早前的草率有些后悔。
“你规劝着些玉昭仪就好,我相信林侧妃也不愿牵连无辜,何况蒋家和朱太医的事情上,你都是帮过她的,她总不能恩将仇报。毕竟,有你在宫里,玉昭仪也能安然。”
谢芷涵闻之惊诧,这话点到这个份上,就是有些不能为人所知的事情,哥哥都知道了。她望着兄长,“哥哥可是怪我?”
谢维锦摇首,“没有怪你,我知道你看重和她的情意。”该说的话说了,他便准备离开,走之前同样交代道:“赛猎那日,你最好和玉昭仪一起不要分开,有事也能互相照应。”
“哥哥,赛猎那日会出什么事吗?”
谢维锦摇头,没有直言:“现在不是我们想出什么事,是有人不愿赛猎顺利。要知道,护都营里如今门阀子弟互相斗的不可开交,虽说名义上由陈逸轩掌管着,但瑞王执掌多年,里面多少赵氏亲信和姻亲族胞,怎会白白看陈家子弟掌权?借着这场赛猎,指不定要闹出什么事来呢。”
“护都营内里四分五裂,不正是皇上真正收服的良机吗?”
“皇上派了陈逸轩进护都营又怎么样,那些翼长参领私下里根本不服陈逸轩,该有什么事还是跑瑞王府,说到底这实权仍是在瑞王和太后手里。若不是因为这个,户部尚书的案子也不会这般难办了。”
谢芷涵每次听这些前朝中事多是点头,不会去细问却也会记在心上,暗想着林侧妃先前的所为,暗自提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