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十章 提醒
 
苏媛转身,茫然的望向他,见其表情尴尬,翕唇似乎有话要说,左右看了看就朝身边的桐若使了个眼色。
桐若便带人退后了些。
别宫不比皇城,殿宇楼阁之间错落相近,守卫也相对密集了些,不隔多远就能看见人影走动。
苏媛轻声问道:“谢侍卫可是有事?”话落方想起谢维锦刚到别宫之初便被嘉隆帝卸职潜回京城的事,又不解道:“谢侍卫此时怎么会在这儿,不该是……”
“皇上急召,微臣便回来了。”
苏媛了然的颔首,又望着他无声。
谢维锦迟迟未语。
苏媛主动道:“方才还和涵儿提及你与丹蕙公主的婚事,好事将近,恭喜谢侍卫。”话落又觉着尴尬,僵硬的站在原地。
谢维锦亦未想到她会提及此事,表情微滞,须臾接道:“多谢玉昭仪。”停了停,忽而又说:“娘娘既是私下与涵儿姐妹相称,便是不将谢家当外人的。微臣斗胆,娘娘若不介意,还是想与您兄妹相唤。”
苏媛住在谢府时,便是唤他谢表哥的。
进宫这么久以来,虽极少会面,但情分还在,与谢家往来也算亲密,谢夫人进宫时甚至还去她的永安宫走动,这个要求在情理。
“谢表哥。”苏媛微微欠身,轻道相语。
谢维锦展笑应了声,眼眸似惊喜般注视着她。过了会,又单手抚了抚衣袖上的横条,同她问候道:“娘娘近来可好?”
苏媛点头。
“听说萧婕妤常与你不合,你若有需要找涵儿便是,谢家是她的依靠,亦是你在京城的依靠。娘娘该知道,我母亲从未将您当做过外人,在府里还经念叨你和涵儿的。”
谢维锦话落,再道:“对了,春雨暂歇,狩猎的事已经张罗起来了,到时候后宫娘娘们都会前去观看赛猎,猎场危险,要多小心。”
苏媛点头,“嗯,多谢表哥提醒。”
“还有件事,你与、”谢维锦说着停了下才继续:“你与瑞王府的林侧妃,是旧相识吧?”
闻言,苏媛骤然凝眸,脑中想的是涵儿竟然没将自己和长姐的关系告诉谢家,有些感动又有些欣喜,继而再是惶然,谢维锦能这样问显然已经发现了什么,只怕是想得个确认。
“表哥何出此话?”
谢维锦见她不愿承认,没有追问,只是道:“林侧妃此人,侍瑞王,联皇后,反太后。初入王府之时便设计害过瑞王妃蒋氏,蒋家曾闹到皇上皇后面前,最后林氏却平安无事,你知道是什么缘故吗?”
苏媛沉默。
“皇上皇后有意纵容着林侧妃,否则以左相府和蒋家昔日的地位,怎会让蒋王妃白白受那番委屈?其实,瑞王无原则宠爱林侧妃,是皇上皇后想见到的场面。”
“你的意思是,皇上在背后支持林侧妃?”其实这个事,苏媛早就清楚,因而语气很平淡,只是不理解谢维锦为何要与自己讲这些。
“对,可以说林侧妃进瑞王府本就是有人计划之中的事。虽不知她是谁安排,但皇上显然很希望见到瑞王身边有这样一个人。”
长姐最早出现是因为恭王元靖,苏媛心中一紧,“皇上在调查林侧妃?”
“自然是查过根底的。”
苏媛故作镇定,“想必赵家也调查过。”
“以前查和现在查区别大着呢。”谢维锦直白相告:“首先是宫里出现了娘娘你这样一个与林侧妃容貌相似的宠妃,再者是常年游走在宫里和瑞王府之间的太医朱允最近身边多了许多变故,很容易令人生疑的。”
他见苏媛面色凝重,继续道:“林侧妃这人随心所欲,做事从不看人颜面也不会顾着与谁交情。且看她同德妃交好多年,但最近也是形同陌路了,可是她对你却是几番援手,虽说做的隐蔽,但细查也能查出来。”
“这是皇上怀疑的?”苏媛语气艰难。
谢维锦正要接话,见不远处行来一群宫人,便后退拉开了距离,再次鞠躬道:“昭仪娘娘一切安好就好,家母挂心,让微臣代为问安。”
苏媛反应也快,见此哪有不明白的,从善如流道:“谢侍卫不必多礼,也请姨母多保重身体。”
“多谢娘娘关怀。”
苏媛笑着点头,而后侧身就见一行小太监捧着赏赐的物事经过。她凝神看了看,多是绫罗绸缎之类,领头的太监道是皇上赏给白答应做衣裳的。
这多半是安抚白衣早前在皇后处受的委屈了。这等行径,在苏媛刚进宫的时候也常见到,她浅浅笑了笑,让他们过去。
谢维锦望着远去的太监道:“皇上很宠爱白答应。”
苏媛几不可闻的嗯了声。
“白答应是林侧妃的人,皇上知道。”
苏媛惊诧,再看过去想听后续,谢维锦却没有继续说了。
“与白答应莫要太相近。”
苏媛正愣神,谢维锦低声提醒后就拱手朝谢芷涵院口过去了,苏媛转身望着他身影停留了会,总觉得他话中藏话。
等回去后,她与桐若道:“谢侍卫去而复返,可是别宫里出了什么大事?”
桐若摇头,“奴婢没有听说。”
苏媛思索。
她就再道:“许是皇上先前有事吩咐谢侍卫去办,如今回来复命。又或者是公主和太后同皇上说了,毕竟谢侍卫那般受皇上器重,又是未来驸马,赛猎这种场面怎会缺席?”
“应该吧。”苏媛挥退她,又传了东银进来。
东银进内先言道:“娘娘可是问冬苓的事情?”
冬苓被林婳杖责二十之后不治身亡,这件事被传得沸沸扬扬,都说林侧妃残暴,许多宫人私下都在讨论,也不枉为何东银以为苏媛要问的是这件事。
“冬苓怎么了?”苏媛还真无暇思索这事。
“他们都说,冬苓是被林侧妃毒死的。”
“荒唐!”
东银便解释道:“冬苓受罚后,皇后曾派太医去看过,然后有人看见那名太医随后被林侧妃唤去了,没半日冬苓就没了,便有人说是林侧妃让太医毒死的。”
苏媛冷笑,“林侧妃若是想冬苓死,直接杖毙不就成了,犯得着偷偷摸摸让人下毒?这是哪里传来的流言?”
“还没查出来,就是人人都这么说。”东银低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