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零九章 碰见
 
苏媛离开后直接去了谢芷涵处,见其方从太后那回来,顺势问了句太后情况。
谢芷涵摇着头,接过宫人递来的茶盏,轻描淡写道:“太后哪里是身子不舒服,是心里不舒坦。这三两天的传太医,也不知折腾给谁看。”
到底是私下里,她说话随性许多,全然没有人前妃位的威严与严肃。苏媛听后笑了笑,调侃道:“你倒是抱怨起太后了,她这番称病抱恙,不还是指着你过去服侍吗?”
“那是皇贵妃不在这儿,皇后又说静养,得我晨昏定省的过去侍奉汤药。”谢芷涵似是心情颇佳,与她笑着继续道:“往日瞧明瑶郡主还挺伶俐的,在太后面前却畏手畏脚的,倒没了过去的灵性了。”
苏媛就着赵家的形势分析了几句:“如今的明瑶郡主早不是当日尊贵的赵家千金了,赵家门庭涣散,听说左相的几个儿子为着将来的家主身份私下争斗不休呢。上次我在宫中遇见皇贵妃的母亲,总觉得赵夫人与明瑶郡主母女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说着又想起赵琼的经历,叹道:“她的婚事不顺,自然只能更顺从着太后,我看赵郡主她还是想入瑞王府的。”
“瑞王早前态度坚决,怕是不会纳她。”谢芷涵接话,“何况还有林侧妃,她可不是善善之辈,也不可能眼看着赵琼进王府。”
提到长姐,苏媛面色微肃。
谢芷涵察觉后,顿了顿不解道:“对了,媛姐姐来找我,可是有事?”稍反应过来对方应该刚从皇后那过来,接着再问:“萧婕妤难为姐姐了?”
苏媛苦笑道:“你怎知道是萧婕妤又挑事了?”
“她萧氏的性子,是只怕宫里太安宁,姐姐若有兴致便与她玩一会,若是没有便提早来我这儿。”谢芷涵提及萧韵时语气不屑,显然未将她放在眼中。
苏媛便觉着自打涵儿接管后宫庶务之后变了许多,也不知如此是好还是不好,心情莫名的感到复杂,缓了缓接道:“倒不是为难我,是为难白答应。”
闻言,谢芷涵笑意更浓,低头抿了口茶才慢悠悠的回话:“正常,她萧氏能容得下白氏我才奇怪了。难怪她得不上圣心,总逮着皇上的心头好找麻烦,那白答应回头在皇上面前说她几句不是,她萧氏就更讨人嫌了。”
“我瞧着皇上也没怎么嫌弃萧氏。”
谢芷涵立马否定,“皇上喜欢姐姐这样识趣知进退的,萧氏这种不懂分寸的,皇上打心底里瞧不上。若不是顾着文昭侯府,怎会容她在宫里这般兴风作浪?前吏部蒋尚书虽然呈上了户部尚书贪污军银的一些证据,但左相朝中势力盘根错节,那些东西根本不足以撼动赵家根基。萧婕妤的叔父户部侍郎萧晖大人前阵子频繁出入乾元宫,帮着皇上搜罗证据呢。”
苏媛点头,心知萧家日益壮大定是元靖暗中筹谋,更加明白随着恭王势力渐大,她萧韵在后宫的路还长着。
“萧婕妤刁难白答应,约莫就是因为白答应与林侧妃以前的交情。姐姐不知道,早前萧婕妤是有意巴着林侧妃,而林侧妃在宫里时和她往来也多,但这一到别宫就对她冷言冷语起来。萧韵不解,跑去找林侧妃,结果被喜怒无常的林侧妃当着瑞王的面当下人支使了番,萧氏心有不甘,记恨着呢。”
“原来还有这个事。”
宫里的消息,的确是谢芷涵这边灵通些,而且这件事萧韵颜面无光,肯定不让人宣扬出去的。
苏媛忍不住笑了笑,“她没事去巴结瑞王的妃子做什么?”
“还不是因为位分的事?她觉得皇上委屈她了,不得已想动太后的心思。你想想,太后能待见萧家人吗?”谢芷涵说着摆手,“别提她了,到底是握在皇后手里的人,怎么也翻不出个天来。”
苏媛也不愿多谈萧韵,想了想问起早前的疑虑:“涵儿,说实话,太后凤体如何?”
谢芷涵表情微凝,慢声道:“祁答应那件事后,太后确实很不好,不过在我面前表现得挺精神的,只是气色是瞒不住的。”停顿后再添道:“林侧妃近来去太后那请安的次数有些频繁,还经常陪着用膳。”
苏媛微愣,“那明瑶郡主呢?”
“明瑶郡主也在。”
这般怪异?
苏媛正想问一句瑞亲王,谢芷涵已继续道:“而且今日我还瞧见林侧妃主动邀明瑶郡主品茶,倒像是感情交好起来了。”
这怎么可能?苏媛瞠目惊诧。
“她应该是有自己的打算。”谢芷涵摩挲着,“朱太医最近也形迹可疑,媛姐姐你切莫牵连己身。”
“我知道,其实我想见她还没萧氏便利呢。萧婕妤好歹可以常带着小公主去见太后,我是无召不能去的。”
谢芷涵点头,“太后平常不爱接见妃嫔。”
“我知道,过去也就皇贵妃能常在她跟前。”
“还有德妃。”
苏媛冷笑,“那是他们赵家要用贺家。”
“说是无情,但我瞧着太后心里也是想念皇贵妃的,赵环这么多年陪在她身边尽心伺候,不是说弃就能弃的。”
“那是自然,说起来瑞王承欢她膝下的时间定不及赵环多,可是亲子血脉,不是个侄女能相比的。”苏媛淡然。
“太后疼你吗?”
谢芷涵摇头,“她对我和以前对德妃都是同样的,表面上离不开,实际上处处防着。只不过如今德妃阵营倒戈,不得已才笼络我们谢家。”
“你不用这么说,太后都将公主许配给你们家了。”
“是啊,不日就要举行婚事了。”谢芷涵语气悠长,“姐姐还不知道,春猎回去不久便要完婚了。我哥哥最近……”她定睛望着苏媛,见其侧目,低喃道:“其实姐姐心里都明白。”
苏媛摇头,示意她不必再说。
谢芷涵想了想,只眨了眨眼。
苏媛从那儿出来,正巧碰见谢维锦,谢维锦恭而有礼的拱了拱手:“昭仪娘娘。”
苏媛颔首,“谢侍卫来找涵儿吗?”
“回昭仪,是。”
“那去吧。”
苏媛侧身想让他先过,谢维锦抬脚走了步却又停下,唤道:“昭仪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