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零八章 手段
 
白衣在皇后殿中替林婳出面道了番理儿,引来萧韵的不满与敌意,却当众得了陈皇后的赞扬,道她知恩图报,还赏了对翡翠镯子给她。
白衣谢恩后亲自接了,也不转身交给宫女,站在那又听皇后说了几句教诲,便手捧着那对镯子福身跪安。
待退到门口,她才侧身欲将盛着手镯的红木托盘递给宫人,谁知方动作就听她轻轻的“啊”了声,紧接着就是清脆的碎镯声。
苏媛走到门口时,白衣脚边满地都是碧绿的翡翠碎片,站在她对面的则是早前愤愤不满的萧韵,此刻正指着地上的碎片问罪她。
萧韵满面趾高气扬,板着脸肃色道:“白答应是恃宠而骄,连皇后的恩赏都不在乎了?皇后娘娘才赏给你的镯子,你出门就给打了,还就在皇后殿门前,是觉着有皇上的宠爱,便可以不将皇后娘娘放在眼里了吗?”
“我……”白衣花容失色,睁着眼惶恐道:“我没有对皇后娘娘不敬,是不小心的……”
她声音渐小,全然不似方才在殿中时的理直气壮,甚至还左右张望起来,视线同苏媛对视之际又即刻挪开。
有种害怕被人发现的感觉。
苏媛当时和其他人一样正注视着她们俩,四目相对自然忽视不了,却也担心旁人觉得猫腻,只是反映不及白衣迅速,移目之前对方就先动作了。
白衣最终将视线停留在德妃贺玲身上,楚楚可怜,带着几分求助。
萧韵察觉后,转望向贺玲,故意提声道:“臣妾先前听宫人说,娘娘昨儿去臣妾处了。德妃可是想念小公主了?真不巧,当时臣妾正带着小公主去太后那请安。太后喜爱小公主,常念叨着公主呢。德妃娘娘若是有事,大可传臣妾过去,小公主最近有些小风寒,与臣妾闹小性子,又有些认生,臣妾怕她冲撞了您。”
好歹贺德妃也抚育了小公主一段时日,被萧韵以认生二字道出,听得着实不是滋味。但是,家道中落的贺家又无法与蒸蒸日上的文昭侯府相比,就只能生生受着这话。
贺玲颔首应道:“不打紧,本宫只是顺道经过你那,惦念起小公主就进去了。”
萧韵浅笑,继续道:“臣妾记得娘娘您与林侧妃素来交好,这白答应在皇后门前犯了错,想必是希望您念着昔日与林侧妃的交情能够帮帮她。不过,打碎皇后赏赐是对皇后娘娘的大不敬,德妃确定要替她说话?”
贺玲望着萧韵,没有接话。
“走,白答应,随本宫进去向皇后赔罪。”
萧韵说着伸手拽住白衣胳膊就要带她入内,白衣便轻唤了声“德妃娘娘”。
贺玲眼中的不耐一闪而过,当着众人到底沉默不了,开口道:“萧婕妤,皇后娘娘乏了,还是不要去打搅了。”
“哦?”萧韵眼神挑衅,“娘娘这是准备卖谁人情?是不敢招惹皇上的宠妃,还是担心林侧妃见你对白答应不管不问就问罪于你?可是臣妾怎么记得,你与林侧妃早就不如从前了呢?”
“本宫与林侧妃如何还不劳萧婕妤挂心,不过这玉镯是怎么碎的,白答应不便说出真相,这里外有的是知情的人。萧婕妤是想将事情闹到皇后那,还是皇上处?”
贺玲在后宫混迹多年,即便再让着萧韵,却也不会失了自己的颜面。她毕竟是妃位,面对个婕妤便唯唯诺诺,他日人前亦无威严。
萧韵不知进退,这是惹恼了人还不自知,径自追问:“德妃娘娘是真的要替白答应出面了?这玉镯怎么碎的,臣妾是没看见,臣妾只看见皇后赏给白答应的玉镯碎在了她这脚边,这便是对皇后的不敬。”
“是吗?那本宫陪白答应和萧婕妤进去。”
白衣立马跑去了贺玲身边,像是寻到了保护般忙道:“嫔妾多谢德妃娘娘。”
就在这时,春庭从殿内出来,见了众人笑着请安道:“各位娘娘还在呢?怪不得外边这般热闹,皇后娘娘询问外面何事喧哗,让奴婢出来瞧瞧。”
说着望见地面上的碎玉镯,又惊讶道:“这镯子怎么碎了,碎碎平安,白答应这是借着玉镯向皇后娘娘表达祝愿呢?”
春庭会说话,几句话虽然直白却转述了皇后对白衣的宽容之意。她都这般说了,萧韵自然也不好再领着白答应入内找事,撇了撇嘴将手收回。
贺玲上前接话道:“那本宫等就不打搅皇后了。”
“德妃娘娘慢走。”春庭从善如流,向众人行礼,也是请她们离去。
苏媛见前方白衣跟在贺玲身边款款远去,再见萧韵虽不满请却也不好再度入内去找皇后,也就默默走了。
春庭回了内殿,同闭目养神的皇后禀道:“娘娘,萧婕妤故意绊了白答应的脚害白答应打碎了手镯,本来起哄着要闹到您这儿来,这会子已经走了。”
“这个萧氏,枉为侯门出身,竟是个这样不中用的。这些个手段对付低等妃嫔,她就是打压下了白答应又如何?就不能再出现个红答应?”
陈皇后抚额摇了摇头,怒其不争道:“她也就是个欺善怕恶的,先前巴着林侧妃,在林氏那讨不得好之后便去寻事白答应德妃之流。不过,以她这样的性格,本宫倒不担心她在宫里结党营私。”
“萧婕妤是个爽快人,除了皇后娘娘对她诸多包容,宫里谁会和她一起?比她位分低的她瞧不上,高的她又见不惯,得宠的嫉妒,不得宠的欺凌,后宫树敌众多,要不是有萧家在前朝,以及您的庇佑,宫里能容她到这会儿?”
皇后深觉有理,满意的点点头。
须臾,她又道:“这个白答应倒是个机灵人,你刚说她在外求助了德妃?”摸索着又追问:“她怎么没指望苏氏?”
“大约是觉得德妃娘娘能帮她吧。”春庭皱着眉,不敢多言。
“你有话直说。”
陈皇后询问,春庭这才继续道:“回娘娘,奴婢只是觉得,白答应有些在避讳玉昭仪。还有,德妃娘娘原是不欲替她说话的,但最后不知怎么就帮衬着她了,奴婢瞧白小主不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