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零六章 求救
 
谢芷涵走上前,轻声说道:“媛姐姐,她来看望素嫔。”
苏媛面带疑虑,声音迟疑:“她怎么会……”话说停顿,再言道:“里面如何了?”
“朱太医尚在。”谢芷涵话落,追问道:“姐姐为何来了?”
“方才遇见德妃,听她说了一席话。”
谢芷涵灵透,当即反应过来,试探性的问:“德妃与你提蒋氏了?”
“嗯。”苏媛没有否认,慢声道:“我差点忘了,素嫔的姐姐是以前的瑞王嫡妃。”说的时候目视着殿门,带了几分内疚。
“是啊,也是因为蒋王妃的事,蒋家才和赵氏离了心……”谢芷涵压低嗓音,攀上她的胳膊,劝慰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谢芷涵对林婳的为人多少有些了解,知其绝非善类,但在苏媛面前是不能直言的,也顾着林氏的颜面,遂扯开话题道:“素嫔马上就要被送回去,好在也没什么需要准备的。你,要进去看看她吗?”
苏媛想了想,点头。
林婳方从里面出来,她见朱允时自然是屏退左右的,是以此刻只朱允一人。
朱允本低头立在圆桌前,若有所思的模样,听见脚步声忙敛了情绪,抬头见是苏媛又是微愣,也顾不得行礼仪,直问道:“你怎么来了?上回我不是给你说,不要再来素嫔这儿走动,以免被人怀疑她的意外和你有关,娘娘怎么不听?”
苏媛淡声反问:“我姐姐怎么会过来?”
朱允表情有些不自在,漫不经心道:“她的行踪,素来无人管辖。再者,是瑞王陪她过来的。”
“蒋氏昏迷,她是来见你的。”苏媛语气笃定。
朱允未言,算是默认。
“她见你,瑞王可有为难你?”苏媛还记得先前瑞王将朱允强留在王府的事,很明显是知晓了他二人的关系,而以元竣素来的霸道和强势,当真放过他了吗?
“娘娘多虑了,瑞王对你姐姐一往情深。你姐姐不喜的事,他不会做的。”他表情莫名,语气带着几分深沉。
苏媛听了,“哦”一声,隔着他又往内室瞄了眼,“随行的太医安排好了吗?”
“不用安排,派两个医女随行。”朱允面无表情,冷漠道:“蒋家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还有谁在意一个素嫔?宫里也不会有人替她打算。”
“我以为,至少明面上得安排下。”
“娘娘多虑了,她在宫里早就失了价值,在皇上面前也无恩宠,宫中不养闲人,先前不过是她自己周旋谋划,但到头来还是不自量力。”
很现实的话,苏媛听后低了低头。
“娘娘不必来此的。”
苏媛知其忧虑,答道:“我来见涵儿,没人会起疑。”顿了顿,再添道:“阿姐特地将来带来这儿,不会只是对付蒋氏的,对吗?”
朱允微笑了道:“我在,她处事方便些。”想了想,继续道:“皇上新纳了位答应,听宫人说极得宠爱,娘娘无碍吧?”
苏媛淡然一笑,平静道:“宫里不一向如此吗,谁得宠又有什么关系,左右只有是我或者不是我的区别罢了。”她说完想起白衣的来历,凝神道:“白答应是从瑞王府出来的,她……和我阿姐有关吗?”声音渐轻,透着不确定。
“白答应早就是宫里的人了,皇上宠幸她,与旁人有何干系?”朱允轻描淡写而过,显然不欲细谈,话落再道:“灵妃娘娘虽已派人去禀报皇后,但素嫔的情况微臣还是要亲自做禀。”
苏媛知他是表面了不愿相告的立场,也不再追问,颔首看着他出去。
她进内室,掀了帐幔,蒋素鸾面色苍白的躺在那。就那么盯了会,正准备落帐,听见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
转过身,是素嫔的贴身宫女秋葵。
秋葵福身行礼,“见过玉昭仪。”
苏媛道了声“免礼”,见其抬眸双眼泛红,以为她是因为主子遭遇而伤心,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正准备离开,突然听得后者又唤自己。
秋葵下跪道:“玉昭仪,您救救我家小主吧!”
见她如此,苏媛故作不解的道:“此话从何说起?素嫔意外,本宫也无能为力。你们此番随她回皇城,当好生服侍照顾着才是。”
“我家小主若是被送走,就只有死路一条了。还请玉昭仪看在小主平日和您的交情上施以援手,我家娘娘根本就不是意外。”
苏媛心里一跳,不知她知道多少,又恐其出去胡言乱语,只得站在原地听她慢言。
秋葵就道:“我家小主坠落马车,就是瑞王府中的侍卫下的手。那林侧妃记恨我家娘娘的姐姐,就是以前的瑞王正妃,便故意指使人在马车上做手脚。灵妃娘娘拿了那侍卫问话,却安然无恙的把人放了,只怕是不敢得罪瑞王府。”
“这件事灵妃和皇后都调查清楚了,说是和瑞王府无关,那便是无关,你切莫胡言乱语。再者,就算过去林侧妃和蒋王妃有所嫌隙,但与素嫔能有什么过节?蒋王妃都去世多年,林侧妃再记恨也没必要对付你家主子吧?”苏媛声音微厉,带着几分不悦。
秋葵情绪激动,没察觉到苏媛语态,径自又说道:“玉昭仪你不明白,林侧妃这人心胸狭隘,她记仇我家小主先前对太医院那、”说到一半察觉到了不该,她声音戛然而止,忙改口道:“总之肯定是林侧妃害的,她刚刚过来还处罚了冬苓,方才走的朱太医惯常出入瑞王府,早就被她收买了,他们这是要害死我家主子,还请玉昭仪救救娘娘。”
话落,就连连给苏媛磕头。
苏媛后退一步,望着她道:“没有证据,你不要胡乱污蔑林侧妃与朱太医。秋葵,你不是个不懂分寸之人,如此造谣生事对你和你家主子都没有好处。若觉得不公,大可去向皇后请命。”
她原是想在训诫恐吓几句的,但想起蒋素鸾到底是心有愧疚,不敢多说,想着将人送走了就好。
却不知,她离开之后,跪着的宫女含泪抬眸,眼中充满了怨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