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零五章 送回
 
苏媛让东银去打听了下白衣,东银回来禀道:“白衣是两年前瑞亲王府送进宫来的,当时是为了替太后过寿编舞,后来就留在了宫里。”
以她这样的姿色,竟等到现在才得宠?
像是看出来了苏媛的好奇,东银再道:“韩婕妤与她同批进宫,当时皇上新封了韩婕妤,估摸着是如此才忽视了她。”
这样的消息并不难打听,怎的先前自己问涵儿的时候,她没有说?
“还有什么?”苏媛看向东银。
东银迷茫,“还有?娘娘问的是什么?”
“瑞王府送进的宫里,与林侧妃可有什么关系?”苏媛语气小心,带着几分担忧。毕竟在这个时候忽而冒出来个白衣,她总觉得与长姐有关。
“与林侧妃?”东银仔细想了想还是摇头,“倒不曾见林侧妃和白答应有过什么往来。林侧妃善妒,早些年前其他官员送进瑞亲王府中的美人,要么被林侧妃遣出京城,要么就是送到了宫里。”
苏媛听着敲了敲几面,轻轻应道:“嗯,知道了。”
东银正色,“您觉得其中不妥?”
苏媛叹息,“只是觉得有些蹊跷,却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末了再添道:“许是我想多了。”
当晚仍是白衣给嘉隆帝侍寝,第二日元翊直接打发刘明到皇后处替她说明。皇后宽宏大量,当然不可能计较,过后还让身边宫人准备了番赏赐送去白答应住处。
白衣圣宠优渥,众妃脸上难免黯淡无光,离去时多垂头丧气。
苏媛站在檐下听她们的怯怯低怨,正准备举步之时,远远瞧见朱允款款而来,身边还跟着个小太监。
看见朱允,苏媛目光微凝,又见那太监眼熟,等近了认出是涵儿宫里之人。
朱允走上前,作揖行礼,“微臣见过玉昭仪。”
苏媛正准备接话,但见其手势往旁边歪了歪,再闻得其问安声:“见过德妃娘娘。”
苏媛侧身,正撞上贺玲认真凝视朱允的视线。
“朱太医免礼。”贺玲抬手,声音轻缓温柔。
朱允直了直身,谢恩立在原地。
贺玲启唇:“朱太医这么急色匆匆的过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
“回德妃娘娘,微臣无能,对素嫔小主的伤情束手无策,方才禀明了灵妃娘娘,灵妃建议派一行人先行送素嫔回宫,一则宫中医药齐全,二来别宫里人来人往,也非养伤之地。”
“素嫔她……”贺玲迟疑片刻,知道朱允的潜意思是蒋素鸾无药可医,点头道:“那你进去禀明皇后吧。”
“是,臣告退。”朱允再次行礼,又和苏媛颔首,而后恭敬的入内。
苏媛没能同他细问几句,不过蒋素鸾的事情早有预料,此刻也没多大意外。
她看向贺玲,正准备与她辞行,贺玲却先开了口:“她对蒋家可真是赶尽杀绝。”
苏媛眉心一跳,故作不知的应道:“娘娘在说什么?”
贺玲讽刺一笑,直接而不客气的说道:“当初素嫔的姐姐蒋王妃还在瑞亲王府时,对她可没少照顾。”
经她这话提醒,苏媛恍然才想起瑞亲王的前王妃蒋氏。
“你还不知道吧?蒋王妃生性温厚,待人和善,从不会故意刁难府中姬妾。你姐姐刚进王府时,王府下人对其出身议论不已,还是蒋王妃告诫下人不准嚼舌。”
贺玲侧视,继续叹道:“可惜了,那样一个秉性纯善之人,被瑞王无情休弃潜回蒋家。蒋家名门望族,蒋王妃怎能忍受这等委屈?也不怪蒋家人记恨她。”
瑞王府里的往事,苏媛不甚清楚,又涉及长姐,她没有接话。
“蒋王妃过世,蒋家遭难,如今素嫔也要去了……京中世家的沉沉浮浮,真是难测。”见苏媛沉默,贺玲弯着唇角又语:“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毕竟蒋家没什么对不起她的,蒋氏姐妹算是都栽在了她手里。”
苏媛微咬下唇,有些惭愧。她总记恨着蒋家用奴生之事要挟自己,却忘了蒋王妃的去世。纵然没有认真查过问过,却也能知道长姐身为瑞王宠妃,是不会容忍府中还有另外一位主母的。
她不想点评长姐的对错。
贺玲也不像是真等她回话,深深望了眼即收回视线,率先走下石阶。
苏媛本想回新色苑,但脑中不断想着方才贺玲的话,终归是心情难安,改道去了蒋素鸾处。
却在门口遇见了瑞亲王元竣。
苏媛惊愣,看见他,首先想到的是那回在王府中被其掐住喉咙的窒息感,连脚步都忍不住后挪了半步。
“见过瑞王。”
元竣依旧是人前目无表情的模样,探不出喜怒,眼神似有若无的飘在苏媛身上,没有说话。
苏媛渐渐就起了忐忑,她知道瑞王不喜自己这张与长姐相似的容颜,尤其她还是嘉隆帝妃嫔的身份。
他不动,她也不好意思先行。
少顷,苏媛试探道:“不知王爷来此,所为何事?”
照理说,亲王郡王同后宫妃嫔不该有所往来,无旨意更不能公然进嫔妃居所,但元竣从前在京中就很肆意,从不管这些礼教规矩,毕竟也无人敢指责他,连皇帝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他交出护都营大权,无官职在身,但众人对他的畏惧一如从前。他此刻站在这儿,也无人敢催促或者驱赶他。
苏媛心中有很多想法,尤其在刚刚听过蒋王妃之事后,唯恐瑞亲王是因为想念与亡妻的旧情来查蒋氏坠车的真实缘故了。
然而,还没等她惴惴不安想出些什么,就见长姐从里面走了出来。
元竣直接转身,从旁边侍从手中接过雨伞,亲自替林婳撑伞,又替她拢了拢身上的披风。
苏媛这才松了口气,原是在等阿姐……
“玉昭仪来探望素嫔?”林婳的语气生疏而淡漠。
苏媛应道:“是啊,方才在皇后殿外撞见朱太医,他说素嫔要回宫调养。”
林婳“嗯”了声,而后依偎着元竣离开。
苏媛望着她们远去的背影,半晌回神,再转身时,正见谢芷涵从旁边屋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