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零三章 看舞
 
陈皇后接见苏媛时脸上带着她特有的宽和笑意,语气也不见凌厉,只是话意显得饱含深意,“太后素来喜好清静,对宫中妃嫔早有懿旨不必勤往问安,过去在宫里时玉昭仪鲜有那份心思,没想到到了别宫倒是一改作风。”
她说着挑眉睨了眼她,口吻复杂的添道:“也是难为你了。”
“皇后娘娘言重了,臣妾也是顺便随灵妃娘娘前往。”苏媛敬而有礼的答道。
皇后抬手微抚额头,再道:“正好,本宫有件事想问你,可巧你过来。”
“皇后请讲。”
“早前素嫔意外坠车,听说你派人前去查探了?”
苏媛笑道:“回皇后,臣妾平时和素嫔往来一二,乍闻噩耗,对她的情况很是担忧。又听说是宫中车马问题,唯恐他日其他姐妹再遭意外,便让桐若去看了看情况。”
“那可看出来些什么没有?”皇后身姿微倾,好整以暇的望向对方。
苏媛故作迷茫,“车辕不精细,谢妃查了素嫔身边的宫女以及当日负责保护素嫔的护卫,初断是意外。”
“嗯,这些谢妃亦是如此与本宫回禀的。”
苏媛颔首,请教道:“那不知皇后还有何疑惑?”
“素嫔如今昏迷不醒,本宫确实有些事不太明白。”陈皇后姿势端正,居高临下的视线扫过去,“她早前曾和本宫提过玉昭仪你和林侧妃的一些事情。”
“不知素嫔同皇后说臣妾与林侧妃如何了?”苏媛不慌不急。
皇后深深凝视,反问道:“玉昭仪当真不知本宫在与你说什么?”
“恕臣妾愚钝,还请皇后明言。”苏媛起身,福身相询。
“起吧,不必多礼了。”
她声音略显沉重,苏媛神色如常,站直了身慢条斯理的道:“早前臣妾奉娘娘之命前去瑞王府探视林侧妃,还闹了些误会,当时瑞王欲怪罪臣妾,说到底还是林侧妃深明大义劝住了瑞亲王。那件事后,臣妾对林侧妃很是感激,在宫中相遇时不免慰问几句,许是有所来往,倒令素嫔多了想法?”
苏媛边说又边向前走,很认真的添道:“他人不明白,皇后娘娘该是最清楚臣妾和林侧妃之间关系的,对吗?”
陈皇后静默片刻而笑,与她应道:“本也没什么想法,玉昭仪不必多心。只是从前没怎在意,近来林侧妃常在本宫面前走动,见了她难免就想到玉昭仪你,你二人容貌可颇为相似。”
“这事臣妾也曾听人议论过,臣妾还记得去年刚进宫时,素嫔看见臣妾时还失态过。”苏媛半分不虚,淡然的道:“不过物有相同人有相似,或许是臣妾同林侧妃有缘吧。”
“确实有缘,但过去可没见林侧妃同宫里哪位妃嫔感情相好同与玉昭仪你这般的。”
苏媛像是听不出来她话中的试探,从善如流道:“德妃娘娘过去和林侧妃很是交好,皇后您又经常照拂德妃,应该也是不陌生的。”
“林侧妃是瑞王府女眷,本宫身为皇后,对她当然要照顾一二。”皇后话落,仔细盯着苏媛的脸继续道:“瑞王对林侧妃情有独钟,玉昭仪这容貌,皇上也是怜爱的紧。”
苏媛心头一跳,“皇后娘娘,您这话是何意?”
“一句玩笑,玉昭仪不必紧张。”
再如何玩笑,这种话也是不该说的,苏媛不明白眼前人如此强调到底是什么意思,只觉着今日的皇后比在宫里时更难应付了些。
皇后让人看座,苏媛复又坐下。
“对了,本宫听说你家中还有位妹妹,前阵儿随苏太太进宫见你去了。”
陈皇后所提的是苏静萱,苏媛不解,郑重言道:“回皇后,家中是有位堂妹。”
“你知道,丹蕙公主早前同文昭侯府世子是有婚约的,但公主不中意萧世子,求着太后向侯府退了亲事。说起来这事萧婕妤曾在本宫面前提过两次,皇上私下也很上心,便有意替萧家世子重新指一门婚事以做安抚。”
“皇后,臣妾妹妹的身份怕是不太合适。”
刚刚还在太后殿门外听长姐与赵琼提到这事,没想到皇后会和自己这样说。但皇家想要弥补萧远笙,依着文昭侯府的门第,怎的也得是宗亲贵女,如何能想到籍籍无名的苏家?
苏媛觉得太离谱了,又不敢松懈,愣愣的望着皇后。
“你不必紧张,本宫是想着你玉昭仪容色这般好,想来家中姐妹必定也不差。”
陈皇后这话,以色论人,让苏媛面色微白。
“你知道皇上特别器重萧家世子的,为此还降罪了谢侍卫。”
“皇上知人善用,这些事臣妾身在后宫,虽有听闻却并不清楚。”苏媛垂首,故意道:“倒是萧世子婚事的事,臣妾方才在太后殿前听闻林侧妃和明瑶郡主在提及。”
“明瑶郡主?”陈皇后略有惊诧,继而笑道:“明瑶郡主的婚事,太后必当亲自操办。”
“是呢,林侧妃也很是在意。”
“林侧妃她……”皇后欲言又止,而后摆手:“你且不用管这些,至于你妹妹,本宫也不过是和你念叨几句,若真有旨意,自会派人通知你。”
“是,单凭皇后做主。”
苏媛从她殿里出来,在门口站了会才举步,总觉得皇后平静的面孔之下隐含他意。前行没多久,又见刘明引着一名女子匆匆而行,她索性定在了原地。
刘明见了她,连忙请安问礼。
初春的日子,下着雨,地面湿漉,他身后的女子身着红色的丝绸舞衣,低眉恭顺的道:“司樂坊白衣见过玉昭仪,娘娘金安。”
司樂坊中之人,苏媛愣了才反应过来,此行嘉隆帝出行还带了宫中歌舞。
只是,刘明亲自相接?
苏媛瞅着刘明问:“皇上在设宴?”
“回娘娘,没有设宴,皇上本是狩猎之心,谁知天公不作美,这几日正烦躁着。如今闷在别宫里,这不就想着看看歌舞,才让奴才来宣的。”
嘉隆帝过去就好歌舞,这并不意外,但苏媛还是定睛打量了下那名女子,明眸皓齿温婉动人的模样。她点头摆手,看着他们远去。
梅芯在旁轻道:“娘娘,除了大宴,皇上好久没有看司樂坊歌舞了。”
打从苏媛进宫,嘉隆帝的笙歌燕舞多是让苏媛作伴,尤其去年在乾元宫的时日。
苏媛方才看见白衣时虽有失落,却也没有那么强烈,经梅芯一提,倒真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