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零二章 过分
 
半夜忽然起风降雨,狩猎推延,众人便只能留在别宫之中。
苏媛趁着丹蕙公主去寻谢芷涵的时机到了清辉堂正,听到谢维锦卸职之事,不免起了好奇。
嘉隆帝那般器重谢维锦,怎会被卸职?
丹蕙公主提起自己未来驸马时满脸不平,娇声道:“还不是萧家世子的缘故,萧侯爷到皇帝哥哥面前求公道,皇帝哥哥也不知怎的竟偏着萧家。”
“皇上处事自有道理,公主也不必替哥哥道不平。”谢芷涵柔声说完,抬头见苏媛进屋,抬手道:“媛姐姐来了。”
苏媛见了礼,在谢芷涵身边坐下。
丹蕙公主望着她俩感叹道:“宫里像你二人感情好的还真是少见,妃嫔之间从来都是争宠不断。”
“我与媛姐姐本就是表姐妹,当然不会计较那些。”谢芷涵见宫女上来奉茶,盯着丹蕙公主的茶盏吩咐道:“替公主添茶。”
丹蕙公主见其对己亲切,脸色好转了些,又嘀嘀咕咕的替谢维锦说了些话,抱怨道:“这时候卸职直接被潜回京城,别人看着还以为他犯了多大的事呢。”
谢芷涵轻笑:“公主不用再替哥哥道不平了。”
苏媛附和着缓和丹蕙公主情绪。
丹蕙公主突然留意起苏媛腰间的玉佩,“玉昭仪身上挂着的玉佩络子是宫里人自个儿打的吗?瞧着花样怪好看的。”
苏媛便取下来递过去,“宫女打的,公主觉得好看回头我让人送些过去。”
“瞧着是江南的样式,那你让人给我送两个来。”丹蕙公主说着又改口,“罢了,玉昭仪且将人借给我,我让身边人学着。”
苏媛正愁着不知该如何与她套近乎,闻言忙应承,“公主不必客气。”话落对外唤来汀兰,叮嘱道:“你待会随公主回去,这几日就听公主吩咐,好生服侍着,若敢怠慢,本宫饶不了你。”
汀兰连忙颔首。
丹蕙笑道:“那可谢谢玉昭仪了。”她面色含羞,娇笑如花。
谢芷涵察觉苏媛之意,更是将丹蕙公主留下用膳,膳毕三人相谈,宫人进殿提醒,“娘娘,快到太后午睡起榻的时辰。”
谢芷涵方道:“我是该去服侍太后用药了。”
“我也去看望母后,玉昭仪同去否?”丹蕙公主主动相邀。
苏媛当然不会拒绝。
雨日路难行,轿撵行得慢,到了太后殿外正巧撞见明瑶郡主。
赵琼看见谢芷涵的时候表情还带着几分温和,“灵妃娘娘。”而后略显平淡的和丹蕙公主见礼,等视线触及苏媛时,莫名提声:“玉昭仪?”
她说着还走下一阶,“玉昭仪怎么会过来?”
“来给太后问安。”
赵琼好笑,“这倒是稀罕了。”
苏媛不理她这冷嘲的语气,表情十分平淡,“郡主有礼。”
其声音刚落,从众人身后突然传来凉凉的声音,“明瑶郡主还在太后身上下功夫吗,太后再中意你,瑞王不娶你,就算有懿旨,你还是做不了瑞王妃。”
是林婳的声音。
侍女撑伞,她一袭红裙出现在众人面前,对比过去苍白羸弱的形象,气色红润,盛气满满。
赵琼身子轻晃,“你来这儿做什么?”
“怎么,只准你明瑶郡主来请安,不容我替王爷来尽孝心?”林婳说着抬脚上前,“这外面好生热闹,灵妃娘娘和玉昭仪也在。”
林婳的语气透着漫不经心,扫了眼丹蕙公主又语,“公主殿下,别来无恙?”
林婳人缘不好,尤其是宫里,但众人就是对她敬而远之,虽不屑却也不敢轻视,应对之时更怕被为难,莫名就会带上讨好。
赵琼咬了咬唇,这般直白的被对方点出心思,满面委屈。
林婳就停在她的身侧,慢声再道:“郡主当趁着年华正好,让太后和左相尽早替您筹谋一门婚事,瑞王府这道门,您怕是进不了。”
“林氏,你莫要欺人太甚!”
“是郡主先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绝非是我同郡主作对。”林婳左右挪了挪脚步,再说道:“对了,听闻文昭侯府的世子一表人才,还尚未婚配,许给郡主如何?毕竟早前因为瑞王府,郡主名誉受损,王爷私下可是很关心郡主终身大事的。”
“林侧妃,你能不要为难明瑶郡主吗?”丹蕙公主见之不过,尤其见林婳还提到萧远笙,脸色亦很不善。
“我从不曾为难郡主。赵郡主身份高贵,我不过是瑞王府中一个姬妾,哪里敢招惹她。不过是看郡主年华正好,怕她被耽误了。”林婳说话直白,带着不容忽视的逼人,“郡主,我也是为了你着想。”
赵琼怒目相视。
林婳笑意更甚,唇角扬起的望着她。
赵琼改看向谢芷涵,“我有事先回去了,烦请娘娘替我向姑母请安。”
丹蕙公主唤她,可惜赵琼并不愿留下,连侍从的雨伞都不过就先行了。
她知道就算在太后面前,她也讨不到林婳的好。
丹蕙公主看了眼林婳,也同谢芷涵道:“我去看看她,晚些时候再来看望母后。”
谢芷涵点头。
林婳的视线在谢芷涵和苏媛身上错过,而后率先随嬷嬷进了内殿。
谢芷涵与苏媛轻声低语:“她有些过分了,这般刁难明瑶郡主,对她来说也没有好处。”
“她未必就在意得失。”
见多了长姐的我行我素,苏媛反倒很平静。
“直接和赵家作对,并非明智之举。”谢芷涵叹了声添道:“罢了,我也未必用得着了解这些,走吧。”
赵太后早就醒了,自也得知了外面发生的事,却并没有治罪林婳。
谢芷涵如常服侍她吃药,赵太后听她说着,还过问了下她和瑞王的平日。林婳语气也好,毫无顶撞之意。
她走的时候,太后甚至还赏赐了一番。
谢芷涵和苏媛心中奇怪,面上不露分毫。
太后对苏媛如对其他宫妃一般的教诲,苏媛乖巧听着,见其精神不是很好,就自觉退了出去。
来时三人行,如今却她一人在外,苏媛笑了笑,慢说道:“去拜见下皇后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