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零一章 时局
 
谢芷涵将事情如实回禀皇上皇后,嘉隆帝不过淡淡的交代了句让太医们尽量医治,禁军当晚拿了瑞王府的侍卫问话,不过是走个过场,晚宴结束前就安然无恙的放了回去。
宴会上林婳巧笑嫣然,伴在瑞亲王身边视若无事。
苏媛几番望过去,二人眼神都不曾交汇,倒是不经意撞见了恭王的视线。
宴会散后,她寻机去了半月泮。
地方不算隐秘,但四下未布侍卫,想元靖的性子也不会置身险地,苏媛也不紧张。
她避见好几回,元靖看见她首言就道:“你最近可好?”
苏媛原并不打算将近况如实所道,欲摇头但似想到什么般忽而反问:“我在宫中如何你还不清楚?”她话中带了几分嗔意。
元靖误认为是埋怨责怪,忙柔声道:“阿媛,并非是我对你不闻不问。”
“那我怎不知王爷是否有心帮我。”苏媛侧身躲过她的手,立在新柳下望着池中之月凝神。
“先前是皇上有意冷落你,再者那段时日你本就不用掺和进后宫的党派纷争。”元靖耐心直言:“何况,谢妃得势,以你俩的交情,她怎可能不管你?宫里虽说有逢高踩低的,却也不会公然为难你。”
“如何就没有?”
元靖微显无奈,“你说的是萧婕妤?”
苏媛直接颔首。
“她自幼直率,但没有心机,为难你不过是见你得宠,又和谢妃为伍,你不必放在心上。”元靖语气笃定,更带了几分安抚:“放心,她伤不了你。”
苏媛不以为然的直视对方,“萧婕妤是王爷您的表妹,您自然是了解她。”
元靖为她话中酸意感到高兴,揽过她笑着道:“她虽是表妹,但你方是我心中惦记之人。”
“那有朝一日,若我与萧婕妤为敌,王爷可会为了我而对付她?”
元靖面露惊诧,不敢相信苏媛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苏媛闭目故作失落:“王爷的意思,我明白了。”说着改了话题直问:“王爷传信让我出来,是有什么差事要吩咐吗?”
“难道本王见你,便只有这些?”
“不然呢?”她语气决然。
元靖若有所伤,“你不要私下去调查素嫔的事情,最近也不要和瑞王侧妃往来。”
“这事牵连不到我身上。”
元靖提醒道:“皇后远你比想象中的复杂,蒋氏的事虽说由你长姐出面了结了,但说不准就会查到你。”
苏媛无所谓的笑了笑。
气氛略有尴尬,苏媛有事不解, 想着会面不易,也就直接询了,“对了,右相府是皇上的嫡系,文昭侯府最近颇得圣心,且不论萧世子,但见萧侯爷也开始插手各部,甚至影响了右相许多要,其中不乏王爷帮衬吧?”
其实这话根本就是多余,文昭侯府萧家是恭郡王母妃的家族,他自然免不了替萧氏筹谋。
元靖挺直了道:“陈萧二族都是为皇上办事。”
“但皇上心中必然也会有亲疏之分,萧氏能如此显赫,还是因为皇上对王爷的信任。萧家自没落之后,等到近年方有起色,我不信萧世子会因为无关紧要的小事便和谢侍卫在西华门前相吵。王爷,萧谢不合,是皇上的安排吗?”
元靖另眼相看,望着她不答反问:“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王爷什么事都不愿同我直言吗?”
“太后取消丹蕙公主和萧世子的婚约,而将公主许配给谢维锦,就是想拉拢谢家为赵氏所用。”
“恐怕还是为了挑拨萧家与皇上的关系吧?”
元靖点头,“皇上重用谢家是谁都知道的事,从撤了前任兵部尚书王茂开始,满朝上下何人不知谢家是皇上有意提拔的。赵家因为王秦两家的变故后在朝中势力已大不如前,无论左相能不能成功拉拢谢家,但等丹蕙公主下嫁之后,皇上必然要对谢家有所防备,不可能如从前那样信任了。”
“太后有意让皇上疏远谢家,那便只能去重用萧家。”苏媛喃喃着望向元靖,“这也是王爷所盼吧?”
元靖有些受不了她猜疑的目光,“文昭侯府确实是皇上手中的一大助力。”
“早前萧世子遭太后和丹蕙公主悔婚,有传言他在侯府中消极不振,连萧婕妤都几番在皇后面前鸣不平,皇上多次召见定有安抚,甚至还晋升了萧韵在后宫的位分。太后知道了,甚至还准许萧韵抚育玲珑公主,这其中不简单吧?”
元靖不愿同她透露太多,低言道:“前朝这些事你不用管。”
“但是已经牵连到我了,皇上调了苏致楠随陈翼长办事,他是我名义上的叔父,苏家不可能置身事外。”
“此事我自有安排,苏家只会兴隆不会出事。”
苏媛未语,想到先前朱允所说的话,对元靖祈求道:“皇上铲除赵氏之意坚决,你能为我长姐安排一条退路吗?”
“你长姐做事自留有后手。”
“但她到底是瑞王的宠妃。”苏媛话带忧虑,“皇上应该不会放过她,哪怕她如今所为都是对皇上有利。”
“阿媛,你想多了,你长姐从来不会听我吩咐。她身边有瑞王,瑞王对她言听计从,瑞王和赵家不倒,她再如何都不会出事。”
元靖说着自嘲一笑,似是对手下之人失了掌控而深感无奈,“就好似今日,其实都知道蒋氏坠车与她有关,但并没人惩戒她。你进京时日尚短,还不知她过去仗着瑞王之势做过些什么。”
“变数,是在谢维锦和丹蕙公主的婚礼上吗?”
元靖背过身,“赵家伺机而动,太后心有筹谋,皇上也不是毫无主张。萧谢不合,宫中不宁,这场春猎热闹得很,你且看着吧。”
他说的高深莫测,苏媛半知半解。
元靖离去前,吩咐苏媛去取得丹蕙公主信任,苏媛面无波澜,回去却心情凝重。亲近丹蕙公主不难,毕竟有涵儿,让她为难的是元靖想利用丹蕙公主做什么。
苏媛亦不是万事皆由元靖安排之人,捉摸着最近发生的事,愁恼难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