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三百章 报复
 
嘉隆帝此行的下塌处定在宜狄围场三里外的巴德别宫,背临百岁山,山势连绵,通护城河,至千秋山,周边丛林参差,地势宽广。
蒋素鸾不过嫔位,出了事部分队伍稍停,并未影响整体行程。苏媛等到了别宫才寻来桐若,吩咐她去打听那场意外。
东银近前轻询:“主子,谢妃娘娘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素嫔会出事?”
苏媛蹙眉,语气不定,“她哪得来的消息?”话落又低语道:“早前交代你的事,可有安排下去?”
“回主子,已经吩咐了。”东银面露难色,带着几分慌乱,“奴婢现在担心,太医发现素嫔小主中毒的迹象。”
“她如今昏迷不醒,你担心的不无道理。”苏媛也是露出忧色,先前她和蒋素鸾往来密切,何况蒋氏还握着关于奴生之事的秘密。
若此次蒋素鸾醒来,得知自己已对她动手,定会出手反击。
“主子莫要心急,谢妃娘娘既然早就发现了蛛丝马迹,这事就必然不可能牵连咱们。何况,皇上听闻素嫔坠车,也不过是让太医过去看看并未细问,现在宫中之事多半是谢妃娘娘在主持,以您和她的关系,不该有此忧虑的。”
苏媛闻言,望着窗外初绽的迎春发呆,引她进新色苑的宫人说这花是皇上特地命人移来的。
她淡淡“嗯”了声。
梅芯进屋上前禀道:“主子,瑞亲王和林侧妃安歇在了南边的御柳小筑里。”
苏媛点头,挥手道:“知道了。”
梅芯面色微异。
苏媛侧首望了眼东银,东银便自觉退下。
梅芯见她身影消失在了门外才神神秘秘的走到苏媛身边,压低了嗓音传话:“王爷传信,让您今日晚宴结束后戌时三刻在半月泮见。”
苏媛初次来巴德别宫,对这周边都不熟悉,听了这话就皱眉:“别宫不似宫里,今日又是初至,我怎能去找他?”
“王爷说有事与您相商。”
“是今日下午的事情吗?”苏媛想到这种可能,脸色有些凝重。
梅芯摇头,“奴婢不知。”
“他未免太胆大妄为了。”
后者没再说话。
不多会,桐若回了新色苑,与苏媛回话道:“主子,素嫔小主的车驾到了,那车辕上面还有刀痕,是有人故意加害。”
宫里的都是人精儿,谁害人还会留这样明显的痕迹?
苏媛瞅着她:“你见着那车辕了?”
桐若摆手,“易统领说的。”
“易统领?”
“是,易统领见奴婢是您身边的人才告知的。”
苏媛目光微闪,垂眸“哦”了下,又道:“姑姑,你去看看涵儿是在太后身边服侍着呢还是在自己起居里。”
说来谁都没有料到身子抱恙的太后此行会同来,反倒是多年宠冠的皇贵妃赵环未至。赵太后来时是和明瑶郡主及丹蕙公主同车,苏媛尚不知谢芷涵是否在她跟前伺候。
桐若打听了,道谢妃娘娘在她自己的清辉堂里。
苏媛便领人去了,她二人向来有话直说,问话亦利索:“涵儿,你是不是查出来了些什么?”
谢芷涵看着她像是在思忖,片刻应道:“媛姐姐,以你对林侧妃的了解,她可是睚眦必报之人?”
苏媛不明,“与瑞王府有关?”
谢芷涵点头,“出发前有人看见林侧妃身边的侍卫在素嫔车驾前徘徊。”
“她心思缜密,就算要对素嫔下手,怎可能直接派人过去?”苏媛不愿相信,否定道:“我觉得不是。”
“但除了她那侍卫,没有其他可疑之人了。”
苏媛复问:“都有谁见着了?”
“素嫔身边服侍的宫女,还有个侍卫。”谢芷涵说着低吟道:“易统领来回的话,这件事我还没有禀明皇上皇后。”
苏媛摇头,“怕是也瞒不住,你还是如常回话吧。”
“你长姐到底想做什么?”
苏媛苦笑:“这事你问我,我还真的不明就里。对了,现在是谁在负责医治素嫔?”
“皇上让朱太医去了。”
苏媛凝目,心下不敢放松分毫。
“哥哥说,别宫此行多事,媛姐姐若是出门记得身边多带些人,切记小心。”谢芷涵闻言叮嘱。
苏媛表面无所谓的笑了笑,心中却知此言不虚。
过了会,谢芷涵要去探视蒋素鸾,苏媛同行,寻了机会见着朱允,私下询问。
朱允倒不瞒她,直言道:“蒋氏不能留。”
“因为奴生的事吗?”
“你心太善,总是诸多顾虑,就算动手也留有余地。要知道,这宫里步步惊险,你没有害人之心,也防不住别人害你之心。”
“真的是阿姐她派人所为?”
“是,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妃嫔,皇上和太后都不会追究的。”
苏媛总觉得不妥,“蒋氏再不得宠,也终归是皇上的人。她就算想动手,不能行事隐秘些吗,如此不加遮掩,是在挑衅皇权,就算皇上目前想用她牵制瑞王,事后也不可能不计较的。”
“你姐姐她,从没想着今后。”
朱允语气干脆,“你知道,她是不可能留着曾害你之人的。素嫔用奴生的秘密威胁你替蒋家出面求情,这就不可能留着。早前你姐姐身体不好,有孕在身加上瑞王看管的紧,她没有机会,现在自然不可能不动手。”
苏媛移开目光,轻声道:“我能知道她往后的打算吗?”
“皇上不会留赵家,当然也不可能留瑞王。你姐姐她是瑞王的宠妃,你觉着她还指望全身而退吗?”朱允话中带了几分心疼,“瑞王府行事向来如此,你姐姐言行都代表着瑞王,不必大惊小怪。”
“那你打算如何?”苏媛近前。
朱允冷漠道:“淤血难化,不治而亡。”
苏媛微跄。
朱允像是很惊讶的看她一眼,再道:“总比素嫔毒发身亡要好。”见其不说话,加重了语气添道:“你还不明白吗,你姐姐要将这件事揽在自己身上。素嫔在宫中虽说不起眼,但好歹是皇后面前的人,无缘无故去了,皇上不查,难保别人不查,查出来对你更加不利。”
苏媛心中酸涩,轻言道:“我懂了。”
朱允深深看了她眼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