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九十九章 意外
 
是日,嘉隆帝同恭郡王及文昭侯府世子萧远笙议事结束,被传出萧远笙在离宫时同御前侍卫谢维锦闹出不和,竟在西华门前差点交手,二人又被传至圣前,嘉隆帝重斥二人。
此事后果,便是早先嘉隆帝翻了毓秀宫萧婕妤的牌子侍寝,也因着龙心不悦遣了回去。次日,萧韵翘首以待时,等到的却是长春宫谢灵妃侍寝。
萧婕妤气结难舒,在觐见皇后时当着众人冒犯灵妃,遭皇后训斥。
事后,她留下来语气不平:“皇后娘娘,臣妾委实不服,臣妾兄长在战场杀敌立下不少功劳,又在平定王家时相助皇上,却遭太后退婚,如今竟连一名侍卫都敢对我兄长不敬。”
“你说的侍卫可不是普通侍卫,那是谢妃的兄长,皇上的亲信,更是丹蕙公主的驸马爷。”皇后故意慢悠悠的提醒。
萧韵火气更盛,“本来我兄长才该是驸马爷的,论出身论功绩,臣妾哥哥哪里比不上那谢维锦?”
如此理直气壮的语气,陈皇后不由侧目。
萧韵方有所察觉,却还是未加收敛,攀着眼前人胳膊央求道:“皇后,您要替臣妾做主。”
皇后语气无奈:“ 本宫又能替你做什么主?”
“谢妃兄长抢我哥哥风光便罢了,谢妃还在后宫争臣妾宠爱!”她越说越气,“娘娘,难道你就眼看着皇上独宠苏氏和谢氏二人吗?她们可早就狼狈为奸了,那谢妃打着协理后宫的名义在宫里指手画脚的,苏氏更是恃宠而骄,常常不将您放在眼中,比起当初的瑾贵妃简直有过之而……”本已到了唇边的话,硬生生在被对方瞪目而视时收了回去。
“花无百日红,你何必总盯着眼下?”
陈皇后像是无奈像是暗示,苦口婆心的叹息道:“萧氏,你也是名门望族出身,从小就被你姑姑接入宫中教导,难道还看不明白这些?”
忽而提及前朝的萧淑妃,萧韵目露紧张,但念着此刻是在凤天宫里,忍不住也感慨几句:“皇后所言,臣妾明白,只是终归不平。想当年臣妾姑姑宠冠六宫时,也不曾像她们这般。”
皇后温和一笑,“咱们的皇上就是喜欢如此纵宠妃嫔。”
她的话像是轻飘飘的相劝,但听在萧韵耳中总觉得别有深意,望着眼前雍容华贵的皇后表面沉默乖顺,内心想法波澜。
萧韵自华阳殿跪安出来,没行几步遇见丹蕙公主,两人见了面不似儿时的要好,都有几分生疏。
丹蕙公主本是准备就此见过进内面见皇嫂的,却被萧韵唤住。她转身见来人上前,轻说道:“萧婕妤有何事?”
“公主,听说您和谢侍卫的婚事不日就要办了。”
丹蕙公主面颊羞怯,垂眸点了点头:“母后与皇兄的意思是,等春猎回来后就办。”
“那就恭喜公主了。”萧韵贺得别扭。
丹蕙公主单纯一笑,抬眸正准备回应时,触及其直勾勾的目光蓦然觉得犯怵,想起之前的退婚,心有愧疚的又低了头。
“我进去找皇嫂。”
她本准备转身离开,萧韵却连忙道:“公主找皇后娘娘询问婚事事宜吗?这些事不都是谢灵妃在指挥着内务府操办吗,公主怎么不去长春宫而来这凤天宫?”
语气未免显得咄咄逼人了些。
丹蕙公主眼神无措,看着她不知如何接话。
萧韵再开口:“听说与侯府退婚,是公主向太后请的旨意?”
丹蕙公主张了张唇,唤出儿时的称呼:“阿韵……”
萧韵急着切身,“公主还是唤我婕妤吧。公主好事将近,我在这儿提前祝公主和谢驸马百年好合,也替我兄长祝愿公主。”
丹蕙公主眼神陌生的看向她,直等对方转身离开都没反应过来。
萧韵的情绪,在这后宫之地并不能发作出来,堵得也只有她一人之心,众人还是一切如常,只她心情越发不顺,对谢氏的记恨愈加浓烈,连带着看见素不顺眼的苏媛时态度更为恶劣。
苏媛亦明白如今萧氏在朝中的地位,何况萧家突然和谢家不和,她认定是蹊跷,自不会在此时同萧韵一般见识。
林婳搬出宫中后,后宫好像瞬间恢复了平静,偶尔有的也只有萧韵以玲珑公主为手段夺得嘉隆帝宠幸。
其手段看似简单幼稚,但精明如斯的嘉隆帝就像真看不透彻一样。
陈皇后也未计较苏媛的不敬之罪。
春猎临行之前,贺玲突然寻到永安宫,道有事找她。
其来意,苏媛心中了解一二,但没有直接道破,等对方自行说出。
果然还是为了朱允。
没有其他,让苏媛无论如何保住朱允性命,言语间有些偏激,提到林婳时口吻特别不善,直言其姐妹若有良心便别再害他。
苏媛听得满头雾水,她甚至不知围场内会发生什么,更不明白贺玲为何如临大祸般严肃。
贺玲说林婳是疯子,会害死她身边所有人。
苏媛听得很不高兴,站起身送她,但言辞间显然应了不会害朱允的事。
实则,她并不知道长姐要做什么,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阻止。苏媛很不喜欢长姐一次次涉险,然而也明白她阻拦不住长姐。
妃嫔们看似欢声笑语看似很轻松,但谁都没有放下警惕,谢芷涵途中一次突然找到苏媛,满是深意的问了句:“媛姐姐,你真要那么做?”
苏媛还未想明白她问的是什么,谢芷涵就被太后那边传去了,谢芷涵回眸道晚些时候再来找与她说。
然而,那日下午,素嫔蒋素鸾坠车昏迷。
很普通的意外,车辕倾轧,不小心甩出马车。
但听着也如此离谱,皇家马车怎会有这般小错,何况马车周边都有护驾的侍卫宫女,此事着实奇怪。
苏媛想到午时谢芷涵复杂的目光,休整时找来东银。
东银满面不解,冲她摇头,“主子,这样的事故奴婢可策划不出来,若不是意外,必是贵人操纵着。”
贵人?
这宫里,会有谁能去对付一个已经没有背景也没有皇上恩宠的蒋素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