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九十八章 冷静
 
林婳呼吸瞬停片刻,须臾又漫不经心的接道:“贺尚书府上的公子病故,这等往事也值得皇贵妃记在心上?”
她说着收回视线,不甚关切的再道:“德妃在宫中并不得宠,我记得娘娘还是贵妃时就不曾将她放在眼中,怎会去关心她宫外一个兄弟的生死?”
“你说呢,林侧妃?”赵环目露好笑。
林婳懵懂摇头,答得一本正经:“我与德妃确有几分交情,但贺家里的事可就与我无甚关系了,至于那贺公子是参加的瑞王府宴会之后病故的,还是突然得疾病而去,娘娘不该来问我吧?”
“德妃的父亲贺崇贺尚书执掌礼部,也是两朝要臣了,就是如今皇上对贺大人也特别赏识。贺尚书的独子病危,宫中是派了太医去的。”
林婳不语。
赵环继续道:“当时去贺府的太医,正是朱允。这位朱太医,林侧妃并不陌生吧?”
“娘娘想说什么?”林婳目露犀利,直射对方。
赵环本来与她拐弯抹角的聊法,见状倒是惊讶了,但话已经到了这个份上,索性直言直语起来:“本宫承认你颇有姿色,但宫里王府从来不缺美人。本宫想知道,你一个北地歌姬是如何让贺家倾力助你的?你刚进瑞王府那年,外面传言是瑞王为你遣散所有姬妾,但其中不乏失踪病故者,这些都需要有人帮你。”
“皇贵妃竟如此清楚。”被她一语道破,林婳依旧慢声慢气。
“你刚进京骤然得宠,宫里宫外树敌众多,若没有人在背后替你处理,你怎怎能安然无恙的享受瑞王专宠?”
“娘娘既然查到了是贺家,为何不直接召德妃前来?” 
“贺家为何帮你?”赵环继续追问,“哪怕贺家公子身故,德妃也未曾与你翻脸,这其中绝不简单。”
林婳仰头,“若是简单了,皇贵妃早就能查得一清二楚了,哪还需要召臣妾过来?”她知眼前人暴脾气,就算有孕之后有所收敛,但依旧经不住这种言辞的刺激,径自又说:“德妃以前虽然常在慈宁宫服侍,但她私底下是谁的人,娘娘不清楚吗?”
“皇后?”
林婳点头,“皇贵妃,我为何得瑞王宠爱不要紧,要紧的事瑞王身边总会有一个宠妃出现,即便不是我,也会是别人。娘娘和太后都觉得臣妾嚣张成性,仗着瑞王宠爱有恃无恐,甚至公然挑衅太后,那您怎么不想想这都是谁愿意所见的?”
她边说边起身,搁下久持的茶盅走到赵环身边,压低了嗓音再道:“即便您过去不明白,现在也该明白了吧?皇贵妃有皇贵妃的身不由己,我纵然表面风光,也未必没有我的苦衷。那朱太医是谁的人,替谁办事,相信娘娘心中自有定数。”
赵环翕了翕唇瓣,愣愣的望向她,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林婳直起身,走了两部又回头,“皇贵妃可还有其他想问的,若是没有,臣妾就先告退了。”
赵环没说话,林婳便自己福了福身离开。
等到了钟粹宫外,她忽而伸手搭在近侍的胳膊上,抓着对方浑身一松靠了过去,又沉沉的闭了闭目。
琉璃轻轻唤了声:“主子?”
林婳脑中浮现贺哲清秀又模糊的面孔,立马有摇头挥去思绪,正想着回去,却在没行几步撞上了贺玲。
贺玲是特地来此等她的。
二人就近择了处亭子,宫人上了查,在铺了软垫的石桌前对视而坐。
贺玲先开口:“听说皇贵妃派人寻你。”
林婳喉间有些苦涩,望着面前那喝不惯的茶水,白皙的手指举起晃了晃,到底还是放了回去。
风声传去了一声淡淡的“嗯”。
贺玲向来也是慢性子,并不急切,“从前钟粹宫的动作最多,却都是明面上的,现在她闭门不出,但宫人亲信进出却很频繁。”
“她当了那么多年听话的贵妃,得知太后本意后,当然不会再如从前那样。”林婳答非所问。
贺玲提声:“她视你为敌多年。”
林婳笑得毫无所谓,很随意的回道:“我是瑞王的侧妃,她是宫里的娘娘,如何会视我为敌?你这话,说错了吧?”目光微聚,再言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贺家早已归顺皇上,皇上的臣子,她赵环不会为难的。”
“那她找你……”贺玲想问又不问。
“或许是因为早上皇上赦免了朱允吧。”
提及朱允,贺玲终究按耐不住,“经过慈宁宫问话那事,你就不能放过他吗?我虽不知你春猎时打算在围场做什么,但你不该再利用他了。”
“你只当我是利用他,怎不知他是心甘情愿?”林婳再次持起茶杯,小抿了口,入喉皱眉,当即又放下。
贺玲不悦:“林婳,你莫要太过分。”
林婳起身,垂眸看着她认真道:“我从未勉强过他,也不曾要求过他。”话落便踏下台阶。
见她身影渐远,素来温和的德妃重掷茶杯,顿时茶渍四溅,碎瓷满地。
苏媛听说林婳的几番动作后,又是担心又是无奈,担心的是为何皇贵妃会在自己离去之后立马召见长姐,好奇是否有所为难,无奈的又是以长姐的性子素来都不要她插手。
她像个外人一样,在长姐的事上根本使不上力。
倒是谢芷涵,知她不安,晚时还特地去了趟永安宫。
苏媛见了她自然开心,两人话语,谢芷涵告知她林侧妃今日回慈宁宫时神情如常,也未见不适,甚至还去太后面前请了安,满口瑞王的道了番,反惹得赵太后心情不顺。
谢芷涵说着说着就笑了,苏媛紧张的情绪亦有所缓和。
“媛姐姐不用操心,林侧妃和皇贵妃及德妃相处多年,从未在她们面前受过欺负,处理起这些事得心应手。”
苏媛颔首,半晌感慨道:“阿姐她,过去不是这般要强的……”
谢芷涵合了眼睑,“以她的处境,不要强不行的。”
第二日,久居宫中养病的林侧妃忽而就随瑞王回了亲王府,众人皆因此惊诧,皇后宫中不见动作,反而钟粹宫派了人前去相送,及至宫门外而回。
陈皇后听后冷冷而评:“忠非忠,孝非孝,本宫原道她是个聪明人,如此摇摆不定,怪不得左相和太后都看不上她!”
她私下里也很看不起赵环的行径。
左右皆是她亲信,无人接话,也无人异色。
须臾,凤天宫的大太监卫通进内室回话:“禀娘娘,皇上刚召了萧世子与恭郡王进宫议事。”
陈皇后眉目微厉:“还有呢?”
卫通停顿了下 ,小心翼翼的摇头:“回皇后,还有谢侍卫。”
“陈翼长呢?”
卫通跪倒在地,脑袋低的更低了,“皇上没有召见陈翼长,暂时只宣了恭郡王和萧世子。”
陈皇后重拍案沿,不悦道:“恭郡王?萧世子?除了谢家就是萧家,皇上可还记得朝堂之事还有个右相府?”
殿内寂静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