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九十七章 有请
 
眼看着苏媛跪安出了钟粹宫,赵环纤长的手指敲了敲几面,招来身边的亲信吩咐道:“香橼,你去慈宁宫请林侧妃过来。”
香橼闻声微愣,但还是很快反应的颔首出殿。
赵环闭了闭目,又看向另外边的大宫女,询问道:“夫人呢?”
“回主子,夫人听说玉昭仪前来拜见您便还留在偏殿里,怕打搅了您和玉昭仪谈话。”香檀毕恭毕敬的应话。
“本宫和苏氏哪有什么话可谈的?去请母亲过来。”赵环轻视一笑。
香檀领命而去。
没多会,赵夫人领着侍从过来。
留着服侍的都是心腹,私底下的亲母女,二人也没有如何生分。赵夫人对赵环如常嘘寒问暖了番,便紧着眉色关切道:“这么早玉昭仪何故来寻你?为娘的早就和你说了,现在后宫里的那些事情就随皇后和谢妃去折腾,待你将来生下皇长子,还担心收不回这执掌后宫之权?
你若真觉得那苏氏有点用处,只管让我去永安宫与她交涉,何必亲自费这精神?瞧你这气色,昨晚上又不舒服了?”
赵环便抚着肚子咧嘴笑了笑,笑容纯粹而真切,声音与过去在人前的盛气凌人不同,轻轻软软的带着几分欢喜:“娘,您说的我都知道,我如今的身子也没想和她们在争些什么。只要我的孩儿能平安降生,即便这后宫还给了皇后又如何?”
“你不主事,这后宫也未必就是她皇后说了算。”
赵夫人在女儿身旁坐下,挺直了腰杆慢声道:“现在陈氏是位居中宫,但我瞧着皇上也没打算让她事事把控。妃位有贺德妃和谢灵妃,得宠的有玉昭仪,再加上那萧婕妤……你就算退下来做了个闲逸的皇贵妃,皇后那儿也未必就能气顺。”
赵环坦言道:“是啊,她这皇后也不好当。以前总觉得只要斗倒了陈玉,只要这宫里没有人先诞下皇子,只要有姑母的援手,皇后之位早晚是我的……”
她的话说到一半终究低了头,即便脸色淡然但还是藏不住那份落寞伤感。
赵夫人就携了她的手安慰道:“太后和你祖父当初既然选择将你送进东宫,你也在后宫争了这么多年,怎能最后为那丫头做嫁衣?她想当个亲王妃不打紧,要想夺了你该得的,就算你爹不敢违抗你祖父,娘也不可能坐以待毙,让你受这样的委屈!”
赵环眼波流转,心下动容,反握住对方。
母女俩话语几句,赵夫人又问:“方才见香橼出去了,听说你吩咐她去请了林侧妃来?”
“嗯。”
“你和她素来不和的,以前你掌管后宫的时候,她每每进宫也没少挑事,怎还特地去找她来?”
赵环不答,只望着对方反问道:“娘,那次进宫负责替林侧妃接生的产婆还是没有找到吗?”
闻此,赵夫人失落摇头:“暂时还没有消息。”
“那继续追查。”
见她语态坚决,赵夫人劝道:“你别太操心这些事情,眼下还是安心养胎最重要。”
“娘放心,我都知道,这个孩儿来之不易,女儿一定会保住她的。”赵环话落合了合眼,分外认真的表情。
若是以往,林婳自不是谁想请就能请来的,但见是钟粹宫中的大宫女,她想了想自去年青鹤台上赵环初次阻拦太后替赵琼和瑞王赐婚至今的许多事,思量片刻进内室换了身衣裳就出门了。
她到的时候,钟粹宫正在摆膳,赵环亦不摆皇贵妃的气派,和颜悦色的请她进来,并同邀午膳。
林婳既是人来了,自然想看她目的为何,是以也不曾拒绝。
膳毕,赵环与她对坐品茶,状似关心的询问:“林侧妃现在身体调养的如何了?”
林婳也不和她争锋相对,和气的答道:“劳皇贵妃惦记,臣妾已好上许多,近来也常在御花园及各宫娘娘那走动,倒是好几日没见娘娘您了。”
“本宫近来多有不适,很少出宫。”
“慈宁宫那也不见皇贵妃前去请安了。”林婳语气莫名。
赵环睨了她眼,淡淡接道:“太后已免了本宫的晨昏定省,不用每日过去。”
林婳浅笑,“亦是,皇贵妃替皇上孕育皇嗣辛苦,太后和皇上自然心疼娘娘。”
“瞧林侧妃这话说的,你当初有孕时,宫里宫外谁不知瑞亲王视你为瑰宝……”赵环声调高扬,像是说到一半才意识过来,故作停顿的改口,“是本宫没留意,倒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林婳语气如常,“不打紧,都过去了。”
“林侧妃嫁进瑞王府也有好些年了吧?”赵环不经意又问。
林婳颔首:“是。”
“瑞王对你宠爱如初,侧妃真是好福气。”赵环随意客套了两句,便直截了当的说:“你这个孩子丢的确实可惜了,先前底下人不察,舍妹与你闹了场误会,好在如今真相大白,否则将来瑞王府可就难以和睦了。”
林婳本随意晃悠着茶盅,正盯着那汪碧绿色的茶水神情淡然,闻言不慌不忙的抬眸,满脸无辜且迷茫的询问:“臣妾斗胆询问娘娘,您说的可是明瑶郡主派人暗害臣妾之事?”
赵环也不心虚,再次道:“是误会。”
“臣妾可不这样以为。”
林婳语气笃定,开口亦是坚决:“明瑶郡主是太后娘娘的亲侄女,是您的妹妹,本也是瑞王将要大婚娶做嫡王妃之人。她虽出身高贵,却因妒而派人暗害我,导致我与瑞王的孩儿早产夭折,此乃事实,绝非娘娘口中的误会,再者瑞王也不会再娶她,何来的将来瑞王府不睦之说?”
赵环与她亦打了多年交道,对其直接而不隐晦的说话方式略有了解,但面上还是忍不住僵硬了几分,瞅着她喃喃道:“如林侧妃所言,都是过去的旧事了。”
林婳亦好脾气的揭过,不痛不痒的“嗯”了声。
一时间,赵环倒琢磨不透其想法了,殿内沉默顷刻,还是请人者先开口:“林侧妃如今得以安好如初,多亏了朱太医医术高明。可惜朱太医因为你早产之事被传进慈宁宫问话,倒是受了不少苦。”
“皇上圣明,已让朱太医官复原职,继续在太医院候职了。”
赵环目露微讶:“才早前的旨意,林侧妃对宫中消息甚是了解。” 
林婳迎上其视线,“皇贵妃派人请我过来,总不能是真的喝茶用膳这么简单吧?”
赵环见她与自己对视的目光不慌不怯,微微后仰了身子言道:“自然不止这些,本宫请林侧妃过来是有桩旧事想请问侧妃。”
“娘娘请说。”
“极早的时候你与芳华宫的德妃贺氏关系甚为密切,听闻贺尚书家有位公子在一次参加瑞王府宴会后回府没多久便病故了,而那之后你与德妃的关系就不似从前那样了。本宫想知道,这其中可是另有隐情?”赵环满面了然的神态,带着几分傲然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