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九十六章 静坐
 
苏媛顺理成章在乾元宫侍寝了,次日嘉隆帝起榻早朝之前,还特地吩咐了内侍不准进去打搅。
她当时其实已经醒了,只是不愿意睁眼,迷糊间也听见了元翊更衣洗漱的动静,左右她在这儿放肆得宠惯了,也没有故作惺态的起身去伺候。
待殿内静谧,她便隐约听见外边的说话声,是刘明在检查太监宫女准备侍奉她的起居用物,语气里端的是小心恭敬,苏媛不由想到昨日来时他的态度,眨眼笑了。
她又刻意睡了会,算着时辰候元翊回宫,想得倒是很合适,然而等她在用完膳也迟迟未见他归来,出去探听的梅芯回来,告知嘉隆帝下朝后便去了凤天宫,此刻陈皇后与众妃嫔的茶叙还未散场,帝王突临,一时半会自是无法抽身的。
苏媛在殿内静坐片刻,可巧元翊派来
让她回永安宫的小太监也到了,她理了理衣袖,顺从皇意离开,倒没有回永安宫,而是去了钟粹宫。
皇贵妃赵环深居简出,在皇后养病期间虽然说代掌后权,但有孕的消息传出后,实则宫内大多要事都由谢灵妃主持,她则很少亲力亲为了。
渐渐的,素来喜欢热闹立威的她成了宫内安逸的贵妃,不理宫中庶务,苏媛来的时候她正逗弄着窗前的鹦鹉。
苏媛随宫人进殿,福身请安:“臣妾见过皇贵妃,贵妃金安。”
赵环染着蔻丹的手指纤细而修长,将手中盛着鸟事的瓷碗递给近侍,笑着回眸轻道:“你怎么来了?”自从有了身子,她比从前温柔了许多,见人也不争锋相对了。
苏媛应道:“皇上陪着宫里姐妹在皇后那儿,臣妾便来见见娘娘。”
“你怎么不去?”她似漫不经心。
苏媛轻声:“皇后那儿够热闹了。”
赵环回窗前的炕上坐下,又和气的与她道:“坐吧。”
苏媛谢恩后坐在她下首。
“听说昨晚皇上潜回了萧婕妤而留你在那侍寝了,毓秀宫那边可气得不轻呢。”赵环似话家常的语气,简单随性。
苏媛笑得有些不好意思,“臣妾去给皇上问安,顺道留那侍候。”话落又苦恼的添道:“这不臣妾都不敢去皇后那拜见了,萧婕妤定与皇后说臣妾的不是呢。”
“她自个儿没本事,怨得了谁?”赵环语气轻蔑,显然是未将萧韵当回事,感慨似的叹道:“这宫里没有谁对不起谁,没法子讨得皇上喜欢,是她自己的过错,怎能因皇上推了她而留了你便怪你?”
她说完,又别有深意的喃喃道:“不过,宫里的女人是不讲道理的,她嫉妒你也不是一日两日了。”
“娘娘说的是。”
赵环再道:“苏氏,别看皇上对你的圣眷不似过去那般恩重,但关键时候才显露感情,想他对萧婕妤可没对你的心思。”
“娘娘言重了,皇上对您才是情深意重。”
苏媛的话还没说完,就见赵环闭目摇了摇头,“这些话你就不必在本宫这儿说了,宫里谁都道本宫得宠,可事实怎样,只有本宫自己明白。”
闻者沉默。
“听说林侧妃央着皇后求了份旨意,同去参加今年的春猎,是吗?”
“您听说了,是的。”苏媛应后,主动告知她:“林侧妃还让臣妾去皇上面前讨旨意,求皇上宽恕了朱太医同去围场。”
“你昨日到乾元宫,就是为了这个?”赵环语意直白。
苏媛也不隐瞒,坦然应道:“是。”
赵环凉凉的睨了她眼,语气莫名:“你倒是实诚,也不怕揽事。”
苏媛暗自掂量了下眼前人与赵太后的关系,没敢言语。
赵环也知道她在想什么,沉默了片刻之后,忽而询道:“你今日来本宫这儿,可有什么事情?”
在她眼中,苏媛大概就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苏媛闻言心底无奈,重复道:“回娘娘,臣妾是真不敢去皇后娘娘那儿处,萧婕妤每次见臣妾都争锋相对。臣妾若是从乾元宫过去,她见了铁定要寻事。”
“你又何必慌张?皇上不是正在那吗,有万岁爷在,你还担心受了萧氏的欺负?”赵环笑得明媚生辉。
果然,这宫里没有钟粹宫不知的事情,哪怕表面再不理世事,各宫的耳目从未撤过。苏媛面上不动声色,平静答道:“皇上护得了臣妾一时,也不可能时时护着,臣妾早前年轻不懂所谓的宫闱和睦,抢了一时风光,他日不受宠时才知道有多懊悔。”
“这便是后宫。”赵环说着睃了她眼。
苏媛缓缓起身,环视了遍殿内的格局陈列,平静道:“宫里再瞬息万变,娘娘这儿始终荣华如初,皇上待您是独一份的好。”
她是带了几分深意,赵环却也直白,一语道破:“你说的是萧婕妤吧?”紧接着不等答话就言道:“她从小是侯爵皇亲出身,被先皇封为平阳郡主,身后有文昭侯府,亲姑姑是当时宠妃,打出生起就进出宫闱,也算是围在皇上及几位亲王身边长大的。想当初,萧氏一族在京中多么风光,但……”
话说及半,再欲言又止,改口道:“皇上对她是想宠不敢太宠,想抬又怕抬太高的。你别看如今萧氏对皇后毕恭毕敬惟命是从的模样,他日这宫里萧家的地位如何还不得而知呢,前朝上的官员变动你应该也有些听闻,皇上都准许恭郡王参与议事了。”
这个事苏媛早就知晓,但她不敢多言,垂首低道:“这些事臣妾不懂。”
“果真不懂吗?”赵环语调深长,继而拐了声调询道:“本宫怎么听说,你与恭郡王早有相识,是吗?”
苏媛惶恐,“娘娘这是从何得知的,臣妾竟不知宫里还会有这样的谣言?臣妾生在江南长在江南,怎会认识宫里的亲王郡王?”
“前几日也不记得是听说提了两句,本宫便随口问问,玉昭仪何必紧张?”赵环抬手抚了抚鬓角,继续道:“以你玉昭仪的恩宠,若是在京中也能有一门世族做依靠,就不是今日的光阴了。你看那谢灵妃,本不是如何得圣心的,现在却在宫中呼风唤雨,还不是因为她的父兄?”
苏媛闻之微默,不知其到底何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