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九十三章 吩咐
 
觐见皇后出来,苏媛心中不定,迟疑再三,终究没忍住,追上了前方不远处的林婳。待近身了,她客气有礼道:“林侧妃。”
林婳眸露讶然,稍以平缓后表情冷漠,扬眉淡道:“玉昭仪?”她的声线很细,于过去的柔媚不同,带着几分拒人之外的感觉,“不知玉昭仪唤我,有何贵干?”
而站在她旁边正热情满满的萧韵则敌意毕现,像是防备像是抵触的往前两步,自然而然将林婳护在了身后,望着苏媛道:“玉昭仪此来,不会也是想去我宫里探望小公主的吧?”
苏媛轻笑,对她这种态度淡然处之,平静的接道:“是啊,本宫也有许久未见着小公主了,想过去看看,萧婕妤应该不会拒绝吧?”
萧韵脸色变了又变,没想到苏媛居然真的会接话,她原先的认知里眼前人是绝不会去她的毓秀宫的,但当着这么多人,她又不能拒绝位分在己之上的昭仪。
苏媛见其不说话,便又问了一遍:“萧婕妤?”
萧韵正想牵强的回应,林婳就率先言道:“怎么之前不见玉昭仪关心小公主的,如今倒是在意了?”
苏媛表情一愣,瞠目立在那儿。
“还不是今儿林侧妃您要过去,玉昭仪怕是想找您的吧?”萧韵意有所指,笑得别有用心。
苏媛不懂长姐为何如此,但萧韵说的又是实话,心思被道破,难免有些心虚,僵在原地未曾接话。
萧韵即道:“玉昭仪这是被说破了心思吗?”她故作纯粹。
“是啊,本宫是想找林侧妃的,平日里林侧妃住在慈宁宫里,本宫不便前去打搅,如今有这机会,倒是想和林侧妃说说话儿。”苏媛索性坦然语境,不顾她二人眼神。
“那不知玉昭仪要寻我说什么?”林婳直问。
“当然有事相谈,却不知萧婕妤可否行个方便。”苏媛话落,直勾勾的目光望向萧韵。
萧韵毕竟在她之下,如此当着宫人的面,任她再嚣张,亦不能道不行。
她目光在两人之间徘徊了会,到底是携着自己的宫人先行远去,临走前同林婳温言道:“我先去前面的御花园等你,林侧妃同玉昭仪说完了,我们再一道去看小公主。”
林婳点头道好。
待她走了,林婳朝身后使了个眼色,叶兰便挥手领着瑞王府的随从后退,苏媛亦打发了身边宫女。
“你何必要如此瞩目的寻我?”林婳语气不满,带着几分埋怨。
苏媛开门见山,“春猎,你有什么打算?”
“什么什么打算?”林婳故作不懂。
苏媛见她避开自己目光,绕过去几步站在她面前,再次认真相问:“你特地来找皇后求旨意要参加春猎,肯定不简单,阿姐,你到底想做什么?”
“这些事,你掺和了做什么?我做什么,都是瑞王府中的事,与你无关。”林婳眉目凌厉,“你是宫中的昭仪,莫要与我过近了。我若有事虚你帮忙,自会同灵妃明说。我不找你,你别擅自做主私下见我,没得让人多生是非。”
“那你为何最近又和萧婕妤行得如此亲近?你与我这般撇清关系,为的是我连累我,那涵儿呢?”
苏媛道出心中猜测,“阿姐,你是不是在利用她?”
“利用?”林婳冷笑,“这宫中的女人,哪有什么真心。你别见灵妃和你交好,不过也是借你得宠之势……”
“不,”苏媛摇头,“你不明白,皇上对我……”欲言又止,笃定的添道:“皇上是真的器重谢家,谢家于你我都有恩,无论你是什么计划,都别牵连谢家,好吗?”
她的语气中带了几分祈求,林婳面色微动,却没有回她的话。
“阿姐?”苏媛催促。
“这些事我自有分寸,倒是你,如此冒然在皇后宫门口拦住我,让人见了定又要生出猜测。”
“那便生出吧,左右我在宫里也树敌不少。”
“所以你便无所谓萧韵记恨你?”林婳话及此,倒是笑了出来,“萧韵善妒,又最记仇,你可别得罪了她。她虽不得圣心,但萧家如今已今非昔比,早不是之前被谢家打发的那个侯府了。”
“我知道。”
林婳思忖了片刻,再道:“你和恭王若还有联系,也该好好利用他和萧家及萧韵之间的这层关系。他日这后宫里不会是如此局面的……”
苏媛听懂了这话,“嗯”了一声,还是不放心的望着对方。
林婳不得已,苦笑着终于道:“你若实在想帮我,便想办法让朱允官复原职吧。”
朱允自从那次被太后审问之后,就已被革职,苏媛听说了,但知只能静观其变。
“能帮忙吗?”
“你想他跟着同去春猎?”
“他本就是皇上的人,这些年一直配合着嘉隆帝将瑞王府中动态回禀。若不是太后出面,断不会落得如此下场,只是太后的懿旨,寻常人不敢违背。若说这宫里有人能做,就只能是皇帝。”
林婳说着眨眨眼,“我知皇上喜爱你,若是方便,就求个恩典吧。”她话落像是自言自语,又似感慨:“若是他能同去,会方便很多。”
“阿姐……”苏媛目光殷切。
林婳知其要说什么,忙摇头回绝:“有些事,你知道的越少越好。你别担心,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苏媛见状,只好道:“那我听你的,尽量在皇上面前替朱太医求情。”
“嗯,你也要审时度势,如果皇帝无意,就别强求,不必因此而失了圣心。”林婳叮嘱,末了叹息道:“还有宫外,我虽拜托了谢灵妃,但还需你出面关照一下。”
宫外能让她记挂的是谁,苏媛心知肚明,“我明白了。”
“嗯,萧婕妤还在前面等我,我先过去了,以后别在人前表现得与我亲近了。”林婳说得极为认真。
苏媛不好反驳,憨憨点头,见其走远,却又不提步,在原地待了许久。她是既担心长姐,又为难朱允的事,嘉隆帝素来表现得对皇太后孝心之至,真能说服他求这个恩典吗?
她有些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