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九十二章 请旨
 
时日渐暖,暂住在慈宁宫偏殿里的林侧妃忽而开始在后宫走动起来,去的最多的则是萧婕妤的毓秀宫,因她常去看望小公主,渐渐的同萧韵亲近起来。
萧韵待她态度友善,于讨好中又带上几分试探,见对方丝毫没有离宫的打算,私底下在陈皇后面前几番困惑。
这日众妃嫔前来请晨安,叙话过半就听宫人通禀,道林侧妃来了。
其实林侧妃并不属后宫之人,讲道理是不用来拜见皇后的,即便先前身体好转了,也未见其来,乍然出现,众人都睁目相望。
林婳已恢复得差不多,至少施了粉黛之后容光焕发,看不出丝毫病容。她衣着华丽,眉目高扬,带人浩浩荡荡的进了殿,于殿中央微微福身:“见过皇后。”
陈皇后本是做虚弱面色,见状立即坐直身抬手,“林侧妃免礼。春庭,给侧妃看座。”  
早就有眼色的宫女搬了锦杌上前,林侧妃就坐在皇后的右下首,同她笑道:“在宫里住了这许多时日,今日才来给皇后请安,还请皇后不要见怪。”
陈皇后打着精神与她寒暄,又问她身体如何。
林侧妃闻言垂首叹息,若有所思的模样。
皇后见她伤感,便安慰道:“侧妃还年轻,与瑞亲王又恩爱,将来为瑞王开枝散叶的机会还多着呢。你要多保重自己,除夕那晚的事是意外,好在也过去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林婳素来嚣张,何时在人前露出过这副哀怨的模样,此刻更是出人意料,抬眸失落道:“皇后安慰的话,我心里都明白。只是那晚到底是不是意外,大家心中都明白,明瑶郡主有太后护着,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这是所有人意料之外的,苏媛坐在那亦是愣住了。
皇后语气尴尬:“其实,太后和瑞王都是疼你的。这不,太后已亲自下旨将明瑶郡主和瑞王的婚事延期,为的就是宽你的心。”
林婳笑得浅淡,眼神带着几分木讷呆滞,自宫女手中接过瓷盏,抿了口倏然抬眸,目光晶亮,眸中于激动又多了几分惊喜,“难为皇后还记得臣妾的喜好,这茶确实比我在慈宁宫里喝的甜一些。”
皇后本是笑容绽开,正想接话,听其后半句又自觉不妥,却也不评论,只从善如流的应道:“林侧妃的口味,本宫自然是记得的。”只字未提慈宁宫中事。
林婳端着茶盏不说话,轻轻笑着环视四周,最后定睛在了萧韵身上,“萧婕妤,玲珑公主今儿怎么没有过来?”
萧韵立即起身靠近了些,热情道:“小公主今儿贪睡,我就没有抱她过来。林侧妃是想见公主了吗,那不如待会随我去毓秀宫坐会?”
“倒确实想见见小公主,那孩子长得漂亮,人也可爱……”林婳语气亲善,“你有个孩子在身边,确实幸福。”
萧韵笑得激动,“多亏了太后,让我抚养小公主。”话落瞥见主位上的陈皇后,又奉承的添道:“也多亏皇后娘娘看重臣妾,臣妾才有这个机会。臣妾定将小公主视如己出,悉心照顾,让她平安喜乐,无病无灾。”
这番话意有所指,话音刚落,众人就纷纷将视线投向贺玲,小公主先前的抚养者贺德妃。
贺玲本人倒是安之若素,似是察觉不到他人目光,静静的喝着茶。
众所皆知,从前林婳与芳华宫交情甚好,如今却见林氏进了这凤天宫只与萧韵皇后说笑,眼神间不由耐人寻味起来。
“对了皇后,听说宫里已经开始操持蕙宁公主大喜的事情了,对吗?”
“林侧妃怎么突然问起这些?”皇后语气直白,并不支吾,答道:“先前内务府办理了不少大婚事宜,原是替瑞亲王准备的……”
话说一半,顿了顿才觉不妥,改言道:“如今瑞王婚期延误,太后又觉得宫里许久没喜事了,便想将蕙宁公主和谢侍卫的婚事提前,也不白费内务府的一番准备,你说是不是?”
“这么说,喜事快了?”林侧妃目光微敛,神色莫名。
皇后点点头,“该是快了,这件事是灵妃在主持吧?”说着望向谢芷涵那边,唤道:“灵妃你来说说,如今宫里的事大都让你操办着,驸马又是你兄长,这件事想来没有谁比你更清楚了。”
谢芷涵即起身道:“回皇后,上次内务府公公在慈宁宫回话的时候,臣妾确实正好在。太后当时是提了那么一句,让他们继续准备着,但并没有确切的说将婚期提到何日,臣妾也是一知半解。”
“那应该是不急。”
谢芷涵点头,“说是等春猎之后再具体定日子。”
陈皇后颔首,让她坐回去。
“春猎?”林婳忽而问及。
皇后便接道:“这件事林侧妃应该听说过了,以往每年春猎的时候,本宫记得瑞王都会带你一同前往的。只是今年,不知你身体如何,可经的住?”
“多谢皇后关怀,臣妾倒是想去,可惜了瑞王那边……”林婳很是苦恼,“其实我身子早就好得差不多了,就是王爷不放心。”
“瑞王也是关心你。”
萧韵见机跟着道:“是啊,王爷疼爱侧妃的心里,满京城的人都看在眼中。若不是疼惜侧妃,怎会时时守着您,在宫里一住这大半个月呢。”
“这我当然知道,就是人在宫中拘得久了,难免会觉得闷。”
“那侧妃想去围场,直接求了王爷,瑞亲王难道还舍得拒绝您不成?”萧韵的话刚落,就被皇后干咳声打断了。
萧韵表情讪讪,不明白的望过去。
林婳顺势同皇后道:“臣妾今儿来,就是想求各位娘娘一个旨意。”
皇后聪慧,闻言即道:“侧妃是想本宫下旨,邀你同去围场春猎,对吗?”
林婳点头。
“这本是你们王府的家务事,又是您和瑞王之间,本宫插手其中,怕是不太妥当吧?”皇后似想推辞。
林婳却直白道:“皇后就当替臣妾寻个由头吧,否则我怕是不能如愿了。”
皇后深思。
林婳就看向萧韵,萧韵最近和她处得近,自然而然就帮着说话。
陈皇后不得已,只得应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