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八十八章 后妃
 
谢芷涵与苏媛的不同之处,在于她承宠之后无法做到恃宠而骄公然去挑衅皇后威严,因为谢家无论是在京中还是朝堂上都不能有分毫过失。
谢氏的分量,既不像苏媛母族那般无关紧要,也没有势大至赵家那种权倾朝野,越是这种背景就越是谨小慎微。
谢芷涵深明其理,第二日送走嘉隆帝便洗漱更衣,较早前去请晨安的时辰更早出门,及至其殿外还小心翼翼的理了理衣襟。
陈皇后久病,正披发躺在床上,亦不曾梳妆,听闻宫女禀报,她不紧不慢的接过近侍递来的茶盏,弯腰漱了漱口,又挥退那捧着痰盂的小宫女,语声淡淡道:“且让她先候着吧。”
她身边的大宫女服侍在旁,瞥了眼外面惊诧道:“主子,灵妃娘娘倒是不像玉婕妤那样得意忘形。那玉昭仪不过是承了几天宠便疏于规矩,连安都不来给您请,灵妃娘娘位分在她之上,瞧着倒是本分多了。”
“呵,你当谢氏是个老实的?”陈皇后面色虽苍白,神采却奕奕的,眼露精光的与她道:“谢家是什么人家,谢尚书教出来的女儿不会笨。”
“但灵妃对您向来恭敬。”
“她对本宫再恭敬,心也不是向着本宫的。”陈皇后语气深沉。
春庭接话:“这倒是,灵妃娘娘在宫里人缘极好,平时既不得罪您,又常走动慈宁宫和钟粹宫,加上她的身世,连抚养小公主的德妃娘娘都没她风光。”
“德妃算什么?她也就是皇上养在宫里的一个儿闲人,用来收拢收拢贺家罢了。谢氏可不一样,那是皇上的人。”皇后说着目光远眺,望着那垂地纱帘出神。
半晌,她又启唇:“春庭,你亲自过去,好好陪着灵妃。”
春庭领命退下,旁边的清波就持着梳子近前,又指挥着蹲在床边举菱花镜的小宫女抬高一些。
即使是病容,但皇后的威仪和形象不容有差,总要拾掇会儿。
陈皇后闭着眼任由近侍服侍,认真的模样像是在思忖什么。
“对了,林侧妃的情况如何了?”
清波不似春庭那般得宠,言辞间谨慎许多,小心翼翼的答道:“回主子,听太医说,林侧妃的情况已好上许多,已经能够下地走动了。”
“那按理说,早就可以回瑞王府了?”
“是,不过不知什么原因,瑞王爷好像没有打算带林侧妃回府,依旧住在宫里,太后每日也都派人过去察看。”
陈皇后颔首,捉摸着挥开她的手,径自吩咐道:“你去备份礼,待会儿随灵妃同去慈宁宫,就说是本宫慰问林侧妃的。”
“奴婢遵旨。”清波应允,复请示道:“皇后娘娘,可要传膳?”
皇后点头,似是忘了还在外面候着的谢芷涵。
谢芷涵等在厅里,也没有急躁,不急不慢的吃着茶,偶尔与春庭说上几句,客气有礼:“姑姑不必在这儿陪着本宫,皇后身边离不开你,你回去伺候吧。”
春庭笑得和善,“灵妃娘娘客气了,主子身边自有人服侍,只是凤体欠安,需要您久候,特地打发奴婢过来的。”说着又露腼腆,“灵妃娘娘今日怎来得如此之早?”
“今日起得早,心里惦记着皇后,便过来了。”谢芷涵应得真心实意。
春庭从善如流的接了几句。
外边传来脚步声,二人转首望去,是萧婕妤萧韵来了。
萧氏来凤天宫本就殷切,尤其是在皇后养病的这段时间里,只是刚进门就撞见谢芷涵有些惊讶,连步伐都停了下来,就站在那讶然道:“灵妃你怎么会在这儿?”
谢芷涵尚未接话,春庭便提醒般的咳了咳,向其使眼色请安。
萧韵毕竟跟在皇后身边许久,见状立刻意会,屈膝福身道:“嫔妾见过灵妃娘娘,娘娘金安。”
说到底,她对谢芷涵的怨念和不平本就没有对苏媛那般深,虽然也曾觉得谢氏的出身比不过自己,但萧韵心里谢家毕竟是大族,与苏氏不同。如今皇上又重视谢维锦,谢家也马上要迎娶公主,所以冲着这份门第,她对谢芷涵位居为妃的事是服气的。
宫里的妃嫔每日最关注的无非都是嘉隆帝的举动和喜好,因此她也晓得昨晚元翊宿在了长春宫,见礼后忍不住就道:“灵妃娘娘不愧是大家出身,同样都是侍奉皇上的人,您知道早早来向皇后问安,可有些人仗着几分圣宠,至今都没来看过皇后呢。”
她这直白的语气,谢芷涵笑了笑直接询问:“萧婕妤说的,可是玉昭仪?”
“可不是嘛,这宫里除了她,还有谁能有这么大胆量?”萧韵总是试图挑拨二人关系。
“萧婕妤请坐,奴婢去通禀皇后娘娘。”春庭实时插话,明显不想让对方继续说下去,还吩咐人替她上茶。
谁知她这刚走,萧韵还是一本正经的和谢芷涵讨论:“灵妃娘娘您既都知道,是该提醒提醒玉昭仪了,再怎样咱们这些为妃嫔的,都不能不将皇后不放在眼里,是吗?”
谢芷涵牵了牵唇角,不置可否。
内殿里陈皇后刚服了药,听说萧韵来了,抚额叹道:“她那好事的性子,怕是还天真的以为靠她的三言两语就能挑唆谢氏与苏氏关系的。”
“奴婢已经提醒过她了。”
陈皇后闻言更笑:“萧氏就不是能听进去话的人。”话落坐直了身,摆手道:“去请她们俩进来吧。”
春庭立即过去,谢芷涵和萧韵相继而入,行礼问安。
萧韵是喜欢表现的,为显她和皇后的亲近,凑在床前尽抢着的宫女的差事做。
陈皇后瞥了瞥她,也是深知其秉性,并没有说什么,只专注和谢芷涵对话,问了些宫里的庶务,以及下月宜狄围场的春猎安排。
谢芷涵语气谦虚:“这件事内务府也有人来臣妾宫里询过,只是臣妾毕竟初回置办这样的事,都是参照旧例,待之后安排妥当了臣妾还想拿来请娘娘过目,希望皇后多提点。”
“你做事,本宫和皇上都放心,你看着来就好。”皇后满目欣赏,又问了几句林侧妃的情况,得知她要去慈宁宫问安,便让清波跟着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