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八十七章 指路
 
午后,明瑶郡主就被赵太后派人送回了左相府,并召见了内务府总管,吩咐暂停操办瑞王娶妃的婚事事宜,可见太后终究对瑞王低了头。
苏媛虽不知晓具体情形,却也明白如今的形势对长姐有利,待在永安宫里更安心起来。但她不出门,自有人寻上门,蒋素鸾在听从她的意思之后嫁祸了赵琼,避过之前紧张的气氛,以探视为由过来向她请安。
毕竟有自己的授意在前,苏媛亦不能拒而不见,差人将她请进来,在听明白其满语诚意的言辞后,故作为难的迟疑道:“素嫔,这件事你是帮了本宫,可是做的并不隐蔽,你知道吗?”
蒋素鸾不明所以,迷茫的望着她,轻声道:“娘娘这话的意思是被人发现了?”话落不等其答话,忙自言自语的摇头否定:“不会的,那个宫女的家人都握在我蒋家手中,是绝对不会改口的,娘娘您不必担心,太后和赵家就算是怀疑,也怀疑不到嫔妾和您这儿来。”
“是,赵家是怀疑不到我们,但昨晚之事林侧妃只是受惊,赵家内部则再生矛盾,连明瑶郡主都离宫了。你觉得谁会希望看见这样的场面?想见此情形的人没那么做,那定然是会多生疑心的。”苏媛说得饱含深意,望过去的眼神也充满了沉重。
“这些年无论是朝堂还是后宫,唯有右相府陈家和赵家多有过节。皇后娘娘不理后宫事务,但……”蒋素鸾分析至半便察觉到了不对劲,慌张的看着眼前人询道:“玉昭仪你清早不去凤天宫问安,莫非是皇后问责了?”
苏媛摇头,“我还没见过皇后呢,她也没机会向本宫交代什么。”
“是了,不过朝夕,方才陈皇后还与嫔妾等人问起这件事,没这么快的。”蒋素鸾说着再细想,想来想去昨晚苏媛回宫之后至今没离开过永安宫,那更是没见过什么人,除了嘉隆帝。
是以,她惶恐道:“玉昭仪说的,莫不是皇上?”
苏媛颔首。
蒋素鸾抚着案沿便站起,喃喃道:“皇上?皇上怎么会过问这些后宫里的事情?”虽然口上问着,却也不需要别人给她答案,再回想方才苏媛的话语,惊慌再道:“皇上问您了?”
“你觉得这宫里有什么事能瞒得住皇上?”苏媛轻描淡写的语气,也顾不得她这副失态,摆手让她坐下,继续道:“皇上在来本宫这里的时候就知晓了,自然,也知道是你素嫔的安排。”
蒋素鸾咬唇为难。
苏媛浅笑,“你不必紧张,皇上这不是没怪罪吗?”
“皇上知道了,皇后也会晓得。”
“是啊,那可怎么办?”苏媛侧首,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这个蒋素鸾,一直以来都在她和陈皇后之间周旋,想着两边不得罪两边留后路,既想取信于自己,又想用皇后的信任牵制自己不对她下手,如今东窗事发,若让皇后知道她暗中帮永安宫做事,结果可想而知。
蒋素鸾情急,不禁攀上苏媛手臂,央求道:“玉昭仪,我可都是听了你的吩咐办的事,你得帮帮我。”
“要怎么帮?”苏媛反问。
蒋素鸾复又起身,认真道:“皇上肯与娘娘您交心,便是信任您没有怪罪的意思。既然这样,您可否求求皇上……”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媛直接打断,“素嫔,本宫如今可都躲在这永安宫里呢,你觉得我要如何去替你说话?何况,皇上的意思很明白,要我避着皇后,你还不明白吗?”
见她沉默,苏媛想了想再道:“趁现在还来得及,你可在皇上向皇后透露之前,自己先去凤天宫坦白。”
“娘娘,您这是要嫔妾……”蒋素鸾面色难看。
“也算不得是出卖,不过是权宜之计,否则皇后知道了,岂不是更怪罪你?你现在主动相告,还可以说是受我胁迫不得已而为,皇后会信的。”
苏媛垂着脸,蒋素鸾看不清其神色,因此也判断不出对方情绪,只是原地琢磨了会利害关系,到底福身跪安,“多谢玉昭仪提点,嫔妾前去凤天宫,还望娘娘心中不要介意。”
苏媛点头,言语淡淡:“去吧。”
待她出门,东银方近前,“娘娘,您就这样放她过去吗?”
“不然呢?蒋氏素来最会审时度势,就算我现在不这么提醒她,等到皇后找她问话时,她必然会为了自保而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本宫身上。与其那样,倒不如一早我就让她这么做。”
苏媛说着举起自己的茶盏,小口抿了抿。
“那主子,之前要对付素嫔的计划……”
苏媛闭目,果决道:“照常进行。”说完刚听东银应话又喊了等等,“你留意着瑞王夫妇的情况,挑个合适的机会再处理素嫔的事,要让赵家人以为这是凤天宫里做的,和我们没关系。”
“放心吧,娘娘,素嫔一向都是皇后那边的,皇贵妃心里最清楚了。”
苏媛复又颔首。
傍晚时,苏媛亲自去花厅察看晚膳佳肴添置,还在指挥宫女的时候,桐若进殿道:“主子,皇上刚刚从乾元宫起驾去了凤天宫,今晚怕是不会来了。”
苏媛的兴致顿失大半,就此坐下道:“知道了。”
东银就道:“皇后如今还在病中,皇上应该不会留宿在那。主子,可要奴婢出去看看,说不定待会皇上还会过来的。”
“接连好几日了,今日是该停了,不必去了。”
苏媛根本不抱希望,嘉隆帝若是想来永安宫,就不会去陈皇后处。既已去看了皇后,就不会来找自己,这不需要什么特定逻辑,苏媛就是肯定。
果然,当夜她洗漱后早早歇了,等次日东银就告知她,说皇上昨晚在皇后处用了膳后就去了长春宫。
听闻是长春宫而非钟粹宫,苏媛眉头轻蹙,但想着皇贵妃有孕在身也不宜侍寝,也就释然了些。
不过,她心底里还是觉着嘉隆帝是故意的,他在故意平衡几大家族在后宫里的地位权势,从前是皇后与皇贵妃分庭抗礼,如今是拉着涵儿硬生生分成三足鼎立,这对谢家来说也不知是福还是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