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八十六章 暗意
 
苏媛以为,今夜出了这么大的事,嘉隆帝当不会来永安宫了,没想到将寝之时,元翊还是来了。
她伺候完元翊宽衣洗漱,心想着夜色初深,就此安眠,未料元翊直接朝屏风外的暖炕走去,单手搭在膝上,又伸手拧了拧眉头。
苏媛跟过去,侧身立在他身旁,轻轻替其揉肩解乏。
元翊索性更侧了侧,闭目享受起来。
少顷,元翊开口,简而直白的问:“见过林氏了?”
苏媛手上动作微顿,娇声应道:“什么都瞒不过皇上,臣妾见您和瑞王爷在殿内陪着太后,便去寻了灵妃。”
“那林氏可有与你说什么?”元翊也不点破,只是话意明确,“今晚的事,是她捣腾出来的吧?”
“皇上指的是?”苏媛面露微惑,故作迷茫的反问:“皇上是觉得,林侧妃故意安排宫女栽赃明瑶郡主?”
元翊骤然睁眼,看着她语气悠悠:“难道不是?”
苏媛抿唇。
“事实如何,玉昭仪心中有数吧?”元翊目光集聚,抬手搁在旁边炕几上,手指轻敲,好整以暇的望着她。
苏媛便过去端起茶盏向他递去,“皇上,喝茶。”
元翊又深深得看了她眼,终是伸手去接,但却也不喝,捧在手中笑吟吟的望着苏媛,“玉昭仪就没什么想和朕说的?”
苏媛慢声道:“皇上,是在疑心臣妾?”
元翊还是望着她。
苏媛心下微慌,想了想道:“今晚的事,是臣妾暗示素嫔所为。”
“蒋氏?”
元翊语无波澜,苏媛拿不准他是知情还是不知,只好继续道:“先前瑞王因为小王孙之死,拒绝迎娶明瑶郡主,并亲自去内务府让暂停一切婚事事宜,太后知晓后下令如期安排,可见瑞王的反抗并没有什么作用。说到底,太后是瑞王爷的生母,瑞王即便疼爱林侧妃,也不会为了她公然与太后作对,所以……”
“所以,你便暗中推了一把,好坚定瑞王的反抗之心?”元翊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直接道破,“这么做,对你又有什么好处?”
“臣妾不需要好处。”苏媛语气坦然,“臣妾只知道太后和瑞王不睦,宫闱不合,是皇上所愿见到的就够了。”
“朕何时想见这些?”元翊忽然语气严厉,将茶盏搁置,“玉昭仪胆子很大,在宫里挑拨是非,就不怕朕处置了你吗?”
苏媛瞬势下跪,“臣妾是自作主张,但也都是为了替皇上您分忧。这左相府权倾朝野多年,皇贵妃也在宫里、”提到赵环,苏媛还是清明的,立即抬眸觑了眼帝王神色,方小声嘀咕起来:“皇贵妃和赵家不同心,先前瑞王府里的事情,便是她交代臣妾的。”
“你知道的倒是真不少。”元翊肃声言语。
苏媛忙接话:“这都是托了皇上的信任。”
元翊自个儿捧起茶盏抿了口,又用茶盖拨弄着,慢悠悠的转开话题:“朕知道你和灵妃在宫里互为辅助,皇贵妃虽说是想你去暗害林侧妃以嫁祸明瑶郡主,但你身在宫中定不好办。那件事,是谢家帮你的吧?”
这还是元翊首次问及谢家和苏媛的,苏媛想了想,措辞答道:“回皇上,臣妾与灵妃本是表姐妹,进宫前又有交情,谢家姨母对臣妾也多有照顾,那次的事情委实是别无他法,才会让谢家出面的。”
“朕又没说什么,你不用紧张。”
苏媛道“是”。
元翊抬手,又唤她起身。
苏媛站起来后心有惴惴,立在那不似先前般放松了,仔细留意着君王情绪。
“你同维锦交情如何?”
苏媛抬眸,不明其意道:“皇上这话是何意?谢表哥是灵妃的兄长,亦是臣妾的兄长,当初在谢家时倒是见过几次,但男女有别,并没有什么深交。”
她担心嘉隆帝怀疑先前派谢维锦去杭州查她的事情有蹊跷,当即紧张起来。
元翊见她这般神色,反倒是有些诧然,“怎么了?”
“皇上可是怪谢表哥在林侧妃中毒之事上帮了臣妾?”苏媛应变道,“臣妾在京中除了叔父她们,就只有灵妃值得信任。当时您让臣妾替皇后去瑞王府探视林侧妃,臣妾怕有意外才求助的灵妃,她应该是传信给谢表哥让他从中帮忙了。”
“嗯,情理之中,朕没有怪你。”
苏媛便做放松状,整个人释然起来。
“瑞王府的事情,你别掺和进去了。不管最后瑞王到底娶不娶明瑶郡主,你和林侧妃也莫要过来往来。你现在既帮着皇贵妃办事,皇后那边的请安便能免则免吧。”
这话,苏媛就不知道什么意思了,嘉隆帝为何会让自己轻怠皇后?他的心里,最信任的不该是陈皇后吗?
“皇上的意思,臣妾不敢违背。但臣妾身为后宫妃嫔,向皇后问安是礼数,各宫姐妹都如此,臣妾不敢不去。”
元翊便笑了,拉过她手再问:“你不是很不喜去凤天宫吗?”
苏媛口是心非,故作委屈的瓮声道:“臣妾没有。”
“真没有?”
苏媛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就杵在原地。
元翊笑出声,将她拉至身前,缓缓道:“不用拘谨,朕对你的宠爱不是假的,你不用于其他妃嫔比较,若朕后宫的女人都是千篇一律,那朕还有何乐趣?”
苏媛这才似想明白,笑着说“是”。
次日元翊离开永安宫,苏媛想到昨晚他的话,便回床上继续躺了,又着人去向皇后告罪。
东银觉得不妥,进内室劝道:“主子,方是年初,您这样子,怕是会招了其他小主的红眼,还会让皇后觉得不舒服。”
苏媛苦笑,“你当是我不想去?皇上昨儿的意思,我虽不明白,却不敢忤逆。”
东银不解。
苏媛冲她摇头,抚额道:“皇上多半是觉着我进来私底下的动作太多,想本宫安分阵子吧。瑞王府和左相府的事情,他应该自有打算,怕我多事坏了他的计划。我们让素嫔做的事情,他也心知肚明,却没有怪罪我。东银,我这心里,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