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八十四章 相见
 
谢芷涵望见她,几步上前就道:“媛姐姐,你怎么过来了?”
“我随皇上一道过来的。”苏媛伸手握住对方,并朝其身后的偏殿看去,低声询问:“你见着她了吗,现如何?”
“没事儿,不过是受了些惊吓,那宫女行凶未遂就被瑞王撞见。”谢芷涵说得神秘兮兮,话落追问:“姐姐,这事是不是……”她瞠大了双眸,脸色凝重的望着苏媛。
苏媛也不否认,轻描淡写的“嗯”了声,拽着她就往前走,“太后那已乱作一团,瑞王想擒明瑶郡主过来向林侧妃赔罪,太后偏袒娘家自不肯放人,母子俩怄气生怨,太后旧疾不适,皇上刚请了太医,一时半会都不会有人留意偏殿,你且陪我再进去看看。”
她担心林婳,如此良机,自不能错过。
谢芷涵亦不是磨蹭之人,闻言颔首应允,“那姐姐快随我来,太后那既然惊动了太医,时间紧凑,媛姐姐有什么话定要和林侧妃长话短说。”
这些事宜苏媛心中了然,立马点头。
叶兰是林婳的亲信,见谢芷涵去而复返,又瞧苏媛陪在旁边,立即挥退其他下人,引着苏媛进内室,“主子,玉昭仪来了。”
林婳正闭目靠在床头,闻言睁目,看向苏媛时首先露出的不是欢喜,反倒是埋怨紧张,“你怎的过来了?后宫诸人都没有来探视我的,你一介昭仪,冒然过来,就不怕人起疑吗?”
她面色严肃,端的是不悦。
叶兰看了看两人,无声退了出去。
苏媛上前坐在床沿,解释道:“阿姐你莫要着急,我是随皇上过来的,现在太后凤体抱恙,皇上瑞王等守在榻前,我以寻涵儿之名过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说完又关切询问:“姐姐,你、还好吗?”
“没有什么不好的,若说不好,就是瑞王太过看重和太后之间的母子之情了,终究比不得过去那样。”林婳说着闭了闭眸,有些失落,但不过眨眼间就调整好了情绪,再起唇便是:“早前那摸过来自称奉明瑶郡主之命的小宫女,是你安排来的吧?”
“是我让素嫔做的。”
林婳先是微讶,却也没有细问,摆手淡淡道:“以后别做无用功了,这点小事没什么作用。他既然答应了我不会娶赵氏女,便不可能出尔反尔。你的这计,除了让瑞王坚定心意,根本扳不倒明瑶郡主,反倒白白为你自己招了仇恨。上次毕若草之事,赵家心里清楚具体怎么回事的。”
“我没事儿,赵家就算知道,也只当我是为了皇贵妃做的。”
“那赵家毕竟是一家人,皇贵妃心里怎么想的谁都拿不准,以后不要以身犯险了。”林婳说着,虚弱的表情露出几分关切,声音也缓和许多,“听说最近几日皇上都宿在永安宫了?”
苏媛微微垂首,带着几分苦恼接话:“是,我也分不清皇上到底何意。”
“帝王多情,你自己要保持清醒。”林婳认真提醒,说完又劝道:“我这里的情况你不必多费心思,我若有事,自会向灵妃求助的,你别担心。”
“嗯,姐姐要有困难,就和涵儿说。”
林婳道“好”,顷刻,主动伸出手握向苏媛,慢声道:“我这次进宫,是不会这么快回瑞王府的。这件事只要瑞王不让步,赵家就不能安宁,太后既然犯了老毛病,就让她好好再养上阵子。
媛儿,你不要记挂我这里,在宫里该如何还如何,若有什么想说的,让灵妃代你送信就好,千万别让人悄悄过来。那个蒋氏,也不是可信之人,她既能出卖你一回,那还能有第二次,你不要和她过多往来。
灵妃如今协助皇后和皇贵妃处理后宫庶务,我住在宫里,与她见面没什么问题,但和你会面难免让人多心。”
“我知道姐姐担心我,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
林婳看着她,思忖了会终究还是开口:“外边的事,还需要谢家多帮衬,你若是方便,在灵妃面前再说上几句。我与她终归交情不深,是借了你俩的情分,我这心里有些不放心。”
她说这话的时候,面上既惭愧又忧心,是林婳素来没有过的神情。
外边的事……
苏媛稍顿后明白过来,抬眸望过去点头,“我知道姐姐说的是什么,放心吧。”紧了紧对方的手才起身,不舍道:“我不能久留,姐姐你千万保重自己。”
林婳却在她要松开自己前反又握了上去,望着苏媛迟疑道:“阿媛,还有件事……”四目相视,她的话语竟显得十分吃力。
苏媛从内室出来,谢芷涵心照不宣,上前如常道:“媛姐姐,都说好了吗?”
“嗯,亲眼见她没事,我就放心了。”苏媛与她回话,再望向旁边的侍女,叮嘱道:“好好照顾你主子。”
叶兰应是。
二人这才离开回主殿,守在外边的太监张建请了安低声道:“二位主子这时候进去怕是不太合适,太医刚走,太后娘娘正和皇上瑞王说话呢,连明瑶郡主都遣出来了。”说着朝游廊尽头使了个眼色。
她们这才发现灯火阑珊处站着抹纤细身影,彼此对视了眼,苏媛向谢芷涵摇头。既是不便入内,便去了花厅相候,心知慈宁宫里人多眼杂,只说了些日常,并未提及林婳之事。
两人正吃着茶说着话,赵琼便进来了,也没有带侍从,打了招呼就和她们对面而坐。许是在外站的时间久了,她身上带了股寒气,给人种冷漠的感觉。
“灵妃和玉昭仪倒是清闲,当初瑞王府里的事明明是你们做的,却被林氏推到了本郡主身上。事实如何你们心中最是清楚,见我被为难,那样子袖手旁观,不觉得过分吗?”赵琼毕竟年轻,本来毕若草的事她才是被完全蒙在鼓里的那个,如今却成了背锅人,心中到底是不服气的。
“郡主是不知情,但瑞王既认定了和您有关,这件事本宫与灵妃要如何替你解释?何况,本宫如果插嘴,岂不是让人觉着这后宫还是你姐姐赵皇贵妃的羽翼?郡主是聪明人,真到了那样的地步,对你们左相府来说是有弊无益的。”苏媛不疾不徐的回话。
谢芷涵亦是漫不经心的语气,“可不是嘛?事情已经发生了,郡主怎样的说辞都是没用的,有林侧妃在,瑞王就认定了是你和赵府作为,但有太后娘娘在,也没人能让郡主受委屈不是?”
说的都是大实话,但听在赵琼耳中就是不中听,嗤了声不屑道:“都是些附会怕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