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八十三章 反目
 
苏媛陪王伴驾,与嘉隆帝共乘了御辇,想着慈宁宫里的情况,微微侧身倚在元翊身边。
今晚的风不大,由西拂来,卷起帷帐边的流苏,苏媛便望着旁边引路宫女手中的六角宫灯出神,亦惊叹起蒋素鸾的行事速度。
这般无声行了段路,忽觉揽着自己腰身的掌心一紧,苏媛抬眸,正迎上帝王浅笑的目光,遂娇声唤道:“皇上,怎么了?”
“你这是在担心林侧妃,还是明瑶郡主?”
苏媛措辞应道:“这事儿发生在宫里,林侧妃和明瑶郡主不睦,瑞王寻太后主持公道,太后忧心,这宫里不宁,臣妾是心疼灵妃,不知她该如何调和。”
“皇后闭门养病,皇贵妃静心养胎,这件事的确是要灵妃帮着处置了,你们姐妹情深,那依着玉昭仪的想法,该如何调和?”
他突然好整以暇的打量她,苏媛微慌,不明道:“臣妾愚钝,虽是想了,却并未想出什么好法子。”
“当真吗?”元翊目光灼灼的望着她。
苏媛灵眸转动,贴过去抬手抚着他的胸膛,轻声反道:“臣妾不敢欺瞒皇上,臣妾心里是盼着这情况越乱越好,瑞王府里不宁,才能有好戏看,您说是不是?”
这话说得委实大胆,也真是因为揣摩透了嘉隆帝对元竣的态度才敢这么讲,元翊低首,顺势握住她的纤手,一笑而不置可否。
苏媛便自言自语的又说:“皇上放心,灵妃会按着您的意思办的。”
元翊闻言,沉默许久,待将至慈宁宫门前才出声:“皇贵妃不便出面,是要多亏灵妃了。”话落,携着苏媛便下辇。
慈宁宫里早就闹开了,明瑶郡主赵琼声泪俱下,正跪在赵太后身边拽裙角喊冤,瑞亲王元竣瞪目立在一旁,脚边还有被摔碎的瓷茶盏,门口时跪着嬷嬷宫女,一看就是审问过了。
元翊进殿拱手作揖,“儿臣给母后请安。”
苏媛亦行礼:“臣妾见过太后。”
赵太后面露惊讶恼怒,出声时硬忍着不悦,“就这么点小事,是谁告到皇帝那去了?皇帝终日为国事操劳,这等琐事后宫里自有人处理,本不该污了皇帝的耳,让你费心。”说完瞥向苏媛,语气严厉:“玉昭仪身为妃嫔,平时就这样服侍皇帝的吗?”
苏媛纯粹是被殃及,闻言却不敢抱怨,忙将脑袋垂得更低,认错道:“是臣妾的不是,请太后责罚。”
“母后,是儿臣想着要来给您请安,并没有谁在朕面前搬弄是非。玉昭仪服侍周到,朕是到了这儿才听说偏殿林侧妃出事的事情,怎么还能和明瑶郡主有关的吗?”
元翊开口帮苏媛,苏媛抬眸,眼神复杂。
赵琼忽然被提名,跪着转首望向嘉隆帝,梨花带雨的哑着嗓音磕头道:“皇上,臣女是被冤枉的,臣妾并没有指使朱嬷嬷在林侧妃的安胎药中下毒,也没有安排人埋伏在海棠林里害她早产。林氏的孩子早夭,是她自己作孽太多……”
她像是激愤极了,口不择言的要骂起来,可惜话还没说完,整个身子一歪,就被那边的瑞王一脚踹倒,“休要胡言,再敢污蔑婳儿,别怪本网不客气!”
元竣的戾气实在太重,连赵太后都颤抖起来,抖着手指指向儿子,气道:“竣儿,皇上和哀家还在这儿呢,你当这是你的瑞王府,竟这般对琼儿拳打脚踢的吗?哀家说了,林氏之事疑点重重,朱嬷嬷已死,仅凭一个宫女所言,你就认定是琼儿害得,岂不是太过草率?”
话落又拍了桌案道:“你若是再敢放肆,哀家就顾不得林氏身体,拿她来问话了!”
“母后,你就这样袒护赵家人吗?”
没想到这元竣亦是个不顾忌的,扬言道:“母后若是非要如此,也别怪儿臣不客气,定将这蛇蝎毒女拿了祭我亡儿!”
“哀家说了,林氏中毒,和琼儿无关,和赵家无关!”赵太后言辞狠厉。
提起这语气,她和赵琼都纷纷望向苏媛。
苏媛心里亦是惊慌,生怕赵琼直接道出自己,但看她如此情况都没有出卖,便是真的看重和赵环之间的姐妹之情,不由佩服起来。但转念一想,赵琼就算说出那毕若草是自己和赵环下的,那说到底还是和赵家撇不清关系,她也算是个聪明人,还不如抵死不认。
“母后,林侧妃的事情不是意外吗?若有什么误会,还是待查明了再做处置吧。”半晌,嘉隆帝开口了,他像是个毫无所知的人,等环视了眼四周再道:“对了,这件事发生在宫里,可有派人通知灵妃?”
殿内自有人回禀:“回皇上,灵妃娘娘正在偏殿慰问林侧妃。”
元翊慢悠悠点头,往前几步在太后旁边坐下。
慈宁宫里的人后知后觉的进殿奉茶。
元翊捧着茶盏服侍赵琼,漫不经心的道:“郡主起来吧,你若是清白无辜,灵妃自会调查清楚,给你个公道,不会让瑞王白白冤枉了你。”
赵琼抬手拭泪,调整了下情绪才谢恩站起。
“母后,儿臣要拿赵氏回去向婳儿赔罪。”瑞王语气不善。
赵太后听见自己的亲子口口声声以“赵氏”相称赵琼,心中一痛,再听他那语气,回驳道:“林氏是什么身份,琼儿又是什么身份?你要为着个莫须有的罪名让琼儿向林氏低头?竣儿,你莫要被那女人迷惑了,这些年她自编自演的戏码还少吗?不外乎是拿着你来对付哀家!”
“母后!”元竣急色,“您就算想要偏袒她,也不能这样说婳儿。此事关乎我和她的骨肉,和以往如何相比?儿臣是觉着您想包庇赵氏吧。”
“放肆!”赵太后脸色由红转白,扫开手边的茶盏,又惊得殿内众人纷纷下跪求她息怒,但她自己却因胸闷抚着胸口半晌说不出话来,嘉隆帝连忙起身上前,又唤人请太医。
苏媛见殿内乱作一团,趁着人不注意,索性出殿往偏殿方向而去,心想着是否能见长姐一面。可惜,行至半路,迎面就看见了折回来的谢芷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