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八十二章 栽赃
 
苏媛从重华宫回永安宫,走到半路还是心有所虑,转方向去了慈宁宫。
赵太后不理宫事,除了皇后皇贵妃,日常召见的也就德妃和灵妃,其他位分的妃嫔过来请安大都是被拒之门外的。
苏媛尝试着让人通禀,不出所料,慈宁宫的宫女出来与她摆手摇头,道太后娘娘凤体欠安正歇息着,请玉昭仪改日再来。
她只得转身,原地驻足了会儿,见偌大的慈宁宫宫门森严,准备折返之时,却听身后传来唤声,苏媛转首,只见赵夫人领着两个侍女缓步出来。
苏媛微调了情绪,待人近身后客套的打招呼。
赵夫人不似先前那般趾高气扬,面色愁苦,屈膝行礼道:“臣妇见过玉昭仪,玉昭仪万福。”
“赵夫人多礼了。”苏媛忙抬手,浅笑着说明:“听闻太后旧病反复,本宫原是想来探视的,可不巧太后娘娘歇息着。赵夫人是来见明瑶郡主的吗?”
赵琼最早进宫时就是住在慈宁宫偏殿里的,但等她被许配给瑞亲王元竣之后,再进宫来时太后就将她安排在了与蕙宁公主相近的别苑里,然如今瑞王夫妇正住在这里,赵琼前儿却又突然以服侍太后为由搬了回来,其中微妙可想而知。
“回玉昭仪,臣妇确实是来见小女的。阿琼这孩子单纯,忽而受挫,臣妇怕她想不开,特过来劝劝她。”赵夫人虽然语气担忧,眸底却不见几分真诚,提到赵琼时亦漫不经心的。
苏媛知其对赵环赵琼二女的差别,心照不宣的附和了几句,便与她同行离开。
赵夫人路上道:“本来婚事在即,却没想到林侧妃突逢此难,瑞王痛失爱子甚是伤心,再行大婚本就强人所难,但旨意是早就下了的,阿琼又是个直性子,因着除夕当晚的事本就在偏殿得罪了瑞王几分,再加上林侧妃在旁挑唆,瑞王态度明显,怕是……”
她说着叹了声,不好意思的望向苏媛接道:“臣妇一时失态,倒是让玉昭仪听了这些烦心事。”
“赵夫人慈母之心,挂念明瑶郡主是人之常情,本宫不会计较。”
赵夫人这才放心点头,“玉昭仪不怪臣妇就好,方才臣妇劝着阿琼去主动向太后请命将婚事推迟,她却不肯,我怕她执拗下去,反倒更惹得瑞王不悦。”
“夫人想将郡主和瑞王的婚事推迟?”苏媛惊讶。
“不推迟又能如何?这关键时候,瑞王是如何都不会娶阿琼的,与其伤了颜面和睦,不如我们赵家先退上一步。总而言之,以瑞王对阿琼的成见,婚事是断不可能如期举行的。”
赵夫人紧皱着眉头,左右观望了番,情深意切的同苏媛再开口:“玉昭仪您有所不知,瑞王以为林侧妃除夕夜遇难,和我们阿琼有关。”
“这怎可能?怕是瑞王误会了吧。”苏媛不痛不痒的接话。
赵夫人苦笑,“误会不误会已经不重要了,关键瑞王认定了是赵家害的林侧妃。我是盼着等此事过去之后,瑞王怒火消了再举行婚礼,方让阿琼去求旨意,可惜阿琼不明白臣妇的苦心。”
苏媛审视着身边人,一时间倒有些捏不准她对赵琼是真心还是假意,便沉默着没有说话。
赵夫人却主动谈及林侧妃,叹息着烦恼道:“那个林氏是个厉害的,儿子刚没了,就挑唆着瑞王与太后作对,日日闹着要求公道,说赵家在瑞王府安插人害她,偏偏瑞王还真信了。”
“那夫人,可见过林侧妃?”
赵夫人摇头,“臣妇去了偏殿几回,林氏都拒绝了,简直不讲理。”
“林侧妃如今是在气头上,她本指着小王孙坐稳在瑞王心中的地位,谁知孩子没了,难免要迁怒郡主。”
“迁怒赵家又没有证据,单凭她的胡言乱语,还对太后不敬,真不知瑞王是……”赵夫人抱怨到一半就止了声,低头道:“玉昭仪可别见怪。”
“没事儿。”
赵夫人牵了牵唇角又道:“林氏恃宠而骄颠倒黑白,瑞王却如此护她,真是头疼的紧。”
“郡主身份高贵,夫人不必为此忧心,瑞王毕竟是太后亲子,总不会忤逆太后,不和只是暂时的。”
赵夫人未语。
苏媛便又打听起皇贵妃身体情况,提及这事,赵夫人终露笑容:“皇贵妃娘娘身体都好,就是为阿琼的事情操心了,她们姐妹从小感情就好。”
“有皇贵妃替郡主做主,本宫看夫人就不必太忧心了。”
“您说的是,与娘娘聊了会,臣妇这心里好受多了,不怪皇贵妃提起玉昭仪,总说您善解人意,最知她心思了。”赵夫人忽而满脸深意。
苏媛不曾推辞,顺话与她同去钟粹宫向赵环请安。
赵环如今待她还算和善,只是最近元翊总宿在永安宫这件事,让她心里很是烦躁,所以说话时酸里酸气的,没几句话就把苏媛打发走了。
随后没两日,就闻明瑶郡主身边的侍女悄悄去偏殿打听消息,被林侧妃的亲信直接当场擒了,林侧妃也不顾赵氏颜面,直接打了那丫头板子,倒是逼出来了条惊人消息。
那侍女自称郡主因为怨恨林侧妃,恐她生下小王孙威胁郡主将来在瑞王府中的地位,便故意让她联络早前的朱嬷嬷,在林侧妃往日饮食中下了毕若草之毒,后来事情败露,又见她产期将近,也是事先在旁边的海棠林中动了手脚。
如今偷偷溜进偏殿,就是因为郡主以为林侧妃在瑞王爷身边挑拨离间,阻止婚事进行,所以要她过来刺杀侧妃。
这侍女招得毫无保留,林侧妃怒不可遏,将原话复述给了瑞王元竣,求他主持公道。
瑞王便带着那侍女去太后面前找赵琼对质,赵琼拒不承认,反而将委屈道尽,太后自是偏袒侄女,母子俩再度闹得面红耳赤。
宫人来报的时候,苏媛正陪着嘉隆帝下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元翊自然要出面,苏媛则执着棋子微愣,元翊看了看她,让她随自己一道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