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八十一章 借力
 
自凤天宫出来,苏媛反常的去了重华宫。
蒋素鸾见其进殿表情惊诧,眸底甚至还闪过几丝慌乱,但很快就调整好了情绪,上前恭敬道:“嫔妾给玉昭仪请安,不知娘娘过来是有何要吩咐嫔妾的?”
她说着牵强的笑了笑,又客气的语道:“娘娘有事大可让宫女传个话,嫔妾去永安宫即可,怎的能让您这样亲自跑一趟呢。”
苏媛浅笑,“素嫔不必说这些客套话,本宫因何而来,你心里难道没有数吗?”
蒋素鸾两眼无辜,摇头眨眼的答“不知”。
“本宫方才在凤天宫向皇后请教了些问题,你觉着此刻本宫来找你,能和什么有关?素嫔,你向来聪颖,很会洞察人心,现在是揣着明白与本宫装糊涂吗?”苏媛坐在主位,声色惧厉,唬得进殿奉茶的宫女脚步一顿,连手上捧着的茶水都颤了颤。
蒋素鸾便亲自近前接了托盘,又挥手遣人退下,素白的双手捧过粉色描梅的茶盏朝苏媛递去,“玉昭仪请用茶。”
苏媛凝眸,凉凉的忘了她眼。
蒋素鸾双手举得更高了些,低眉顺目道:“请娘娘用茶。”
苏媛这才伸手,接了茶盏搁于旁边几案。
“宫里之人圆滑世故,本宫早有准备,但像素嫔这样伶俐的,还真是头一回见。”
她的声音充满了嘲讽,蒋素鸾听得清晰,故作镇定的应道:“玉昭仪对嫔妾误会了。”
“是误会吗?”苏媛扬眉,开门见山道:“本宫是念着昔日你与本宫难中交情方对你再三忍让。你设计朱太医,又利用林侧妃之事让本宫替你蒋家求情,其中手段不乏卑鄙,本宫虽然不满,但事后并未对你如何。然你倒好,转个身便将这些事告知皇后,去凤天宫揭发挑唆,你行事之时莫不是没想过后果?”
“以娘娘的聪慧和皇上对您的宠爱,定能平安无事。”蒋素鸾诚恳道:“但嫔妾当初若是违背皇后,此刻还不知是何光景。嫔妾知道玉昭仪您恼我,可我也是逼不得已的。”
“逼不得已?”苏媛冷笑着起身,炯炯目光紧锁住她。
蒋素鸾被望得羞愧低头。
顷刻,苏媛忽而轻叹一声“罢了”,便又重新坐了回去,慢悠悠的端起茶水抿了口,像是深思熟虑方重新开口:“素嫔若是还念着往日交情,便帮本宫做件事吧。”
“您还愿意相信嫔妾?”蒋素鸾惊喜之外,还带着几分彷徨不确定。
苏媛侧首继续道:“我如今处境不佳,虽游走于皇后与皇贵妃之间,但其实她二人谁都未拿本宫当回事,不过是用我互相牵制对方罢了。这后宫今后的走向,想必你心里也知道一二,皇后总不会真正容忍下我。你若是愿意在此刻帮我一把,那先前你在皇后面前告发我之事,我亦可以不再计较。”
“娘娘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便是。”蒋素鸾言辞认真和善,站在旁边微微低腰,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
苏媛见状不由笑了,指着旁边的位子道:“你先坐下。”
蒋素鸾应话与她对视而坐,想了想启唇:“皇后身边有萧婕妤,皇后确实不会真正容下您,何况您又和灵妃一派,她有势您由宠,皇后对您确实放心不下。”
“你清楚就好。”苏媛漫不经心。
蒋素鸾心虚垂首,再次告罪道:“嫔妾真不是存心出卖您,玉昭仪对我蒋家的大恩,我这辈子都不会忘。只是皇后并非纯善,当初嫔妾若不说些什么便不可能全身而退,嫔妾当真是不得已而为之。”
“好了,过去的事情就不用说了。”苏媛懒得与她磨叽这些无关紧要的,直白道:“慈宁宫你去过了吗?”
“您说的是偏殿林侧妃所居之所?”
苏媛点头。
“林侧妃自从生产之后就一直住在太后宫里,瑞王也是寸步不离,太后这几日陆续拿了林侧妃身边服侍的人去问话,听说连太医院的朱太医都喊了过去,朱太医为此还挨了一顿板子……”
“这些事不用说了,我都知道。”苏媛语气不耐。
蒋素鸾凝噎,于是止话改道:“娘娘相让嫔妾做什么?”
“瑞王拒绝迎娶明瑶郡主,明瑶郡主却早就心属瑞王,太后更因此与瑞王不欢了几回。明瑶郡主是女儿家,面子薄,又自小养尊处优,必受不得这等委屈,你觉得她在面对瑞王的几番严词拒绝之后,会做什么?”
这算是明示了。
蒋素鸾惊愕,默默站起身,反问道:“您是想我在明瑶郡主身上动手,好让这僵持的状况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形势本就一触即发,现在只是少了个契机。”
蒋素鸾闻言并未立即应允,为难道:“可是上次明瑶郡主在宫内投缳自缢的事情虽然被压了下去,但私下里慈宁宫和赵家没少调查。因为以郡主的秉性断不会轻易寻死,也不会那么容易被算计,这次再要下手……”
她看着苏媛,面色迟疑,半天才喃喃道:“玉昭仪,这怕是不太好下手。“
“我没想你对她下手。”
苏媛见她忧心忡忡,好笑道:“我只是觉得,慈宁宫里还是太平静了些。瑞王突然出尔反尔拒绝迎娶明瑶郡主,必然是因为有人记恨赵家才暗中挑拨。那你觉得,以赵家人的心性和傲然,会放过那个挑拨离间之人吗?”
“你是说,明瑶郡主和林侧妃?”蒋素鸾刚问完就径自摇头,“可是现在慈宁宫很少接见人,除了太后信任的那几位妃子,其他人过去请安都被拒绝了,更别说去侧殿接近林侧妃了。”
“那你不妨想想早前的那位朱嬷嬷。”
“朱嬷嬷……”蒋素鸾皱眉,“朱嬷嬷早就被杖毙了,何况众所皆知那是宫里出去的人,和明瑶郡主能有什么关系……”自己说的时候语气就轻了下去,苏媛见状便知她明白了这层意思。
她放心的站起身,“这僵持的状况总是要有人先打破的,后宫乱了才有我们的机会。”话落起身,在蒋素鸾的相送下离开重华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