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七十九章 利用
 
蕙宁公主寻由带走了谢芷涵,苏媛站在宫巷里望着面色憔悴的赵琼,浅笑了客气道:“公主和灵妃有事相商去了长春宫,郡主不如去本宫那儿坐坐?”
赵琼今日倒没有心浮气躁,莞尔有礼的颔首:“那便打搅玉昭仪了。”
苏媛手势做请,与赵琼并行进了永安宫。
待进了殿,宫女奉茶出殿,赵琼方端起了严肃,语气埋怨:“玉昭仪,上回瑞王府之事便是你所为,却推到了朱嬷嬷身上。现如今朱嬷嬷被杖毙,瑞王认定了是我左相府和慈宁宫指使,你觉得该怎么办?”
“郡主莫急,瑞王痛失爱子,气头上对郡主冷淡些也是情理之中。”苏媛并不计较她的态度,缓声安抚道:“这门婚事是去年就定下的,瑞王在那么多人面前接的旨,怎可能说反悔便反悔?就算林侧妃在旁边挑拨王爷与您的关系,但有太后在,还担心治不了她吗?”
“你这话说得不痛不痒,和玉昭仪无关,你自然是不在意的。”赵琼的情绪并没有得到平息,起身皱眉道:“不管怎样,林氏中的毕若草之毒是你做的,这件事若得不到完善解决,我可不保证瑞王会不会查到你这永安宫来。”
苏媛见她出言威胁,并不慌乱,接着她的意思说道:“我上回便和郡主解释清楚了,我为何会牵扯进瑞王府里的那些事,还不是因为皇贵妃娘娘?郡主若是觉得等瑞王查到永安宫时,钟粹宫可以置身事外,那本宫也不知该如何劝郡主您。”
“你在恐吓我?”赵琼瞪目。
“这倒没有,只是看郡主在不在意与贵妃娘娘之间的姐妹情谊了。说到底,皇贵妃所为都是为了将来郡主在瑞王府中的地位着想,你若是想去太后面前解释清楚,以太后对皇贵妃的疼爱,估计也不会怎样。”
苏媛故意将这话说得轻描淡写,但余光还是仔细留意着赵琼的神色变化,见她又矛盾又迟疑,心中微定。
“本宫是皇上的妃嫔,何必去为难一个亲王的侧妃?皇贵妃亦是如此,若非郡主您不日将入主瑞亲王府,想必林侧妃定然能平安产下小王孙,指不定郡主嫁进王府之时,还是瑞王府双喜临门之日呢。”苏媛答得笑意吟吟。
原先林婳的产期正好同赵琼出嫁之日相近,若没有毕若草之故,也不会有除夕早产之事,更不会诞下死胎,赵琼是明白人,自知其中因果。
“玉昭仪不用说这些话,我姐姐为我之心我很明白,自然不会去太后面前多话。但是,事情毕竟是你和灵妃做出来的,现在瑞王如此待我,为了安抚林氏不惜顶撞太后拒绝和我成亲,你必须给我想个办法。”
苏媛听她这语气还是在求助自己,想到早前的算计,不答反问:“郡主可有听说,太后命人把朱太医召进了慈宁宫?”
“朱太医?”赵琼显然对朱允印象不深,稍稍细想之后才反应过来:“你说的是昨夜替林氏救治的那个朱太医?那不是专门去瑞王府的太医吗,昨夜场面混乱,我姑母寻他问话很正常。”
“郡主,这其中没有您想得这般简单。”苏媛压低嗓音,故弄玄虚道:“郡主觉得,若没有太医院相助,算计林侧妃的事情能进展的如此顺利?这位朱太医,早前替皇贵妃开过方子,郡主想必是听说过的。”
赵琼知道的事情不少,对族中给赵环用桃花丸之事亦是心存愧疚的,因此听苏媛道出这事,脸上有些犯虚。
“朱太医,是钟粹宫之人?”
苏媛点头,“毕若草之事,朱太医暗中帮忙了,昨夜林侧妃凶险生产,亦有他的手脚。皇贵妃的意思是,有林氏那样的宠妃在瑞王身边,怕你嫁过去之后会受委屈。”
赵琼咬了咬唇,内心纠结。
苏媛趁机再道:“听闻太后对皇贵妃的疼爱已大不如前,若是让太后得知这事和钟粹宫有关,且不论贵妃是为了谁,那丧命的毕竟是瑞王亲子,太后的亲孙儿,应该不会轻易饶恕贵妃。郡主,您和皇贵妃姐妹多年,定不会忍心看她受太后责罚吧?”
“你不要说了。”赵琼揪着帕子在殿内走动,忽而觉得莫名:“我原是来问责你的,玉昭仪反倒是要我去想办法救那什么太医了。”
她语气很是不满。
苏媛跟着起身叹息,苦恼道:“这也没办法,太后如今盛怒,只有郡主您的话她才听得进去。何况,你帮朱太医,帮我和灵妃,说到底最后帮的还是皇贵妃,对不对?”
赵琼没有吱声,想着长姐在宫中多年遭遇,为家族的牺牲,终究良心难安。她沉默了许久才开口:“玉昭仪,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朱太医的事情我来想法子,但瑞王府那边,还要你和谢灵妃多帮忙。”
苏媛担心朱允情况,自然笑着应下。
待她离开,东银方进殿问:“主子,没事儿吧?明瑶郡主可有为难您?”
苏媛摇首,“没有,涵儿说的对,明瑶郡主和皇贵妃的姐妹情谊不是假的,她就算不管我和涵儿,也不会真的不管她姐姐的。”
“可是,回头明瑶郡主若是去问皇贵妃朱太医的事情,皇贵妃不承认怎么办?”东银忧愁。
苏媛摆手,“就算问到皇贵妃那,难道贵妃还能否认指使我和涵儿去对付林侧妃之事?朱太医与我有关,皇贵妃也撇不清关系。再者,毕竟不是什么好事,不会问那么详细的。就算将来明瑶郡主真的发现被我骗了,那时候的赵家……”意思不言而喻,东银心下了然。
意料之中,明瑶郡主进慈宁宫后没多久,朱允就被送回了太医院,虽说是被太监抬着出去的,但至少没什么生命危险,苏媛心下微安,让东银悄悄再去太医院打听消息。
可惜,这天等到傍晚,东银都没有找到单独和朱允说话的机会,倒是见着芳华宫里的大宫女琉璃过去了。
苏媛知道贺玲派了人过去,就将东银唤了回来。夜深时,倒是没料到嘉隆帝又来了永安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