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七十八章 审问
 
贺玲说来说去,道的不过都是想让她们姐妹远离朱允。苏媛倚着栏杆望池中暖水细淌,并没有明确回应,若是可以,自己亦不愿连累朱允,可惜长姐的事,他早已卷入其中,根本不是她们想推开就推开的。
水声汩汩,海棠花飘落水面,苏媛扶着雕花刻莲的白玉石栏出神。
她许久没来这边了,嘉隆帝却还是一如从前的喜欢,可惜今年陪王伴驾的多是皇贵妃,思及赵环,难免又想起方才她们姐妹见面的神情。
明瑶郡主自认姐妹情深,被瑞王拒婚之后去寻胞姐求助,端的是信任亲近,可谁能想到造成今日局面的,也有她赵环一份功劳?
“主子,要回去吗?”
苏媛侧首,看着东银摇头,喃喃道:“回去?”苦笑了笑,接着又说:“回哪里去呢?回永安宫里继续等消息,还是回钟粹宫听皇贵妃差遣?”
她鬓角的步摇流苏摇曳生辉,更衬得苏媛面色苍白,落在东银眼中有些莫名难受,轻声应道:“主子若不想回永安宫,还可以去长春宫找灵妃娘娘。”
“涵儿……”苏媛想起昨夜刚回宫就撞上了嘉隆帝,实则二人并没有说什么,心下微动,却依旧迟疑:“这个时辰,她应该还没从慈宁宫请安回去。”
“灵妃娘娘出入太后宫里,肯定能知道林侧妃的消息。”
苏媛没接话,此处静谧,身处池林之中,好像能将心里的烦恼洗涤干净。她就这么站在这儿,理了理近来发生的事情,末了忽而问道:“东银,那个素嫔,我不想留了,有法子吗?”
她说话时表情丝毫未变,甚至都没有转身,谈及不想留蒋素鸾时的语调更是再轻缓不过,反倒令东银有些吃惊。
“主子,出什么事了吗?”
“我在想,于皇贵妃来说,现在倚仗的不过是皇上眼中用来离间赵家的价值,但等赵家倒台,她在这后宫里的威风日子也就差不多了。东银,皇上心中最有分量的人,还是皇后啊……”
就像昨晚,元翊明明是宿在永安宫的,还和她情意绵绵了半晌,但慈宁宫里林侧妃产下死胎这么大的事情,他却没想和自己多谈半句,今早连早膳都不用就匆匆要去凤天宫。
可见,嘉隆帝心中最重的还是陈皇后,蒋素鸾会看风向,到时候必定全心投靠皇后,与她们作对。
苏媛不能等到那时候再对付蒋素鸾,届时陈皇后羽翼众多,可就太难对付了。她也不是没有头脑之人,心知待清理完赵家势力之后,皇后肯定不会放过涵儿与自己。
此地偏僻幽静,她索性慢慢逛着,待到了正午才回去。
谢芷涵则早就侯在了那儿,见她进来,上前就道:“媛姐姐你去哪了,我让人出去找,你不在御花园也不在慈宁宫附近。”说着见她情绪不高,又问道:“姐姐,出什么事了吗?”
苏媛抬眸,浅浅笑了道:“没有,没事儿,我不过是在海棠苑那待了会。”
“好端端的,怎么去了海棠苑?”谢芷涵狐疑。
苏媛简单解释了下,便问她过来何事。
谢芷涵这方将宫人遣退,与她焦急道:“方才瑞王出宫,太后派人召了朱太医,此刻正审着呢,估摸还是觉得事情蹊跷。太后宫里的手段,若不吐点什么出来,是不会轻易放人的。”
苏媛先是惊慌,后又想到刚刚贺玲的怨恨,连忙道:“那,那瑞王呢?”
“瑞王满心思都在你姐姐身上,怎会在意一个太医?何况,朱太医早就在王府之时就得罪了瑞王,瑞王若不是看在你阿姐的面子,哪里会留他这么久?现在瑞王的儿子是个死胎,他也是满腔怒火,昨晚没立即发落朱太医已是万幸,还想着他出面救人?”
“那可怎么办?”苏媛无措,转身踱步了两下,看着谢芷涵继续道:“那我阿姐呢?她知道吗?”
“你姐姐自身难保,怎么去和太后作对?”
苏媛闻之自责不已。
谢芷涵见她焦急转圈,再言道:“不过,你回来之前,我听说德妃带玲珑公主过去了。”
苏媛面露希望,“是了,德妃不会置他不顾的。”
“但是德妃能做什么?德妃身后还有贺家,她就算再想救朱太医,也不可能不管家族的。”
“皇上不是还在那吗?”苏媛紧紧抓住眼前人,满眼期待的道:“朱允是皇上的人,皇上总能救她吧?”
谢芷涵不语。
苏媛走回窗前,盯着庭院愁眉苦脸。
谢芷涵无法,想了想跟上前,安慰道:“媛姐姐,你不要难过了,宫里本就这样,半点不由人。”
“但都是因为我们。”
谢芷涵见她难受,犹豫道:“其实有个办法,就是有点难行。”
“什么法子?”
“明瑶郡主。”
苏媛惊愕,“你说明瑶郡主?她?”想了想摇头,“她早就视我为眼中钉,上次瑞王府里毕若草的事情她就找过我。她能出面救朱允?现在瑞王拒婚,明瑶郡主自顾不暇,方才还去钟粹宫找皇贵妃呢,如何会帮我们……”话至此微顿,双眼微亮,展眉道:“涵儿,我懂你的意思了。”
谢芷涵浅笑,“姐姐觉得可行就好。”
“如今也只能这样试了,好在赵家人各怀鬼胎,若真如从前那样齐心协力,怕是还不好对付。”谢芷涵拉过她,“姐姐,我陪你去找明瑶郡主。”
苏媛颔首,事不宜迟就要出殿。
至门前,她停顿了下,回头轻问:“对了,涵儿,你今日有见到过我阿姐吗?”
谢芷涵知其忧心,黯然的摇摇头。
苏媛略显惆怅,但不过瞬间就调节了状态,自语道:“没事,本来就是特殊期间,好在还有瑞王陪着她。”
“是啊,再说这件事都是她计划之中的,林侧妃不会有事,你就放心吧。”
“怕只怕,太后已经发觉了问题。”苏媛嘀咕着出了殿,准备直接去找赵琼,没想到没走多远,迎面倒是先遇见了明瑶郡主和蕙宁公主,瞧着方向,竟也是来永安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