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七十七章 生恨
 
赵琼进殿,见着苏媛时分外惊讶,向赵环行礼后就问:“阿姐,她怎么在这儿?”
赵环很明显对赵琼有所安抚,否则姐妹之情断不会如眼前这般,苏媛想到上次自己与赵琼说瑞王府之事是受命于皇贵妃,想必赵琼便是打着为明瑶郡主着想的名义修复了这份姐妹之情,心照不宣的同赵琼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话。
赵环闻言,淡言道:“玉昭仪清早过来向本宫请安罢了。”她显然不愿多谈自己和苏媛之间的关系,更不愿让赵琼看出些什么,转开话题道:“阿琼,你是来见母亲的吗?我让宫女引你过去。”
赵琼摇头,“阿姐,我不是来找母亲的。”话落意有所指的瞥了眼苏媛,支吾着不说话。
赵环只得改意,让苏媛先退下。
苏媛求之不得,出了钟粹宫长吁口气,在宫门外的巷子里慢慢踱步走着,心想着此时嘉隆帝应当已见过他的贤后而到慈宁宫去了。思及慈宁宫,难免想见长姐,心思纷乱,她侧首轻道:“东银,朱太医回太医院了吗?”
“回主子,朱太医还守在林侧妃殿里呢。”
苏媛颔首,“知道了。”
“主子可是哪里不舒服?”虽知苏媛找朱允为的必不是诊脉,但东银还是关切的询问了声,毕竟眼前人气色不佳,她有所担忧。
“并没有不舒服的,”苏媛刚答了半句,迎面就见贺玲抱着玲珑公主而来,当即向后摇了摇手,站直声迎道:“臣妾拜见德妃娘娘。”
“不必多礼。”贺玲浅笑着,紧了紧身前的玲珑公主,声音和善低柔:“玉昭仪这是刚从钟粹宫出来吗,可巧本宫正带玲珑来给皇贵妃请安,不如再进去聚会儿?”她说完不等其接话,笑呵呵的又继续说:“自打皇贵妃有喜后,倒是常常惦念着玲珑,今儿初一,我特地带公主过来的。”
苏媛上前含笑的逗了下玲珑公主,摇首推辞道:“皇贵妃此刻怕是没心情召见娘娘和小公主了。”见对方面露迷茫,也不管她是真不明白还是装糊涂,轻声再道:“明瑶郡主刚过来找皇贵妃,瑞王因着昨晚的事已和太后娘娘拒绝了婚事,还派人去内务府阻拦婚事进程,郡主正找皇贵妃想法子呢。”
“哦,这样啊……”贺玲目视着前方,像是在出神,语气很飘,“那倒不适合过去打搅了。”话落转身,自有随行的乳母上前接过小公主,贺玲又交代了近侍好生把小公主送回芳华宫,才邀苏媛去海棠林赏花。
苏媛脚步微顿,昨晚长姐就是在慈宁宫边上的海棠林里摔跤导致早产,贺玲却邀她去那?她思忖了番,建议道:“娘娘若想赏海棠花,那还是易暖池那边海棠苑里的花开得最好。”
贺玲凝目望了眼苏媛,忽而展笑:“玉昭仪说的不错。”
正月初一的大日子,昨晚张灯结彩的热闹场景还未撤下,宫里宫外却安静如斯。
两人慢慢走着,等行至梨砚阁那处的偏僻宫室,贺玲才转身使了个眼色,严肃着脸训斥道:“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在太后宫里使心计,就不怕落人话柄最后万劫不复吗?你和灵妃也太放肆了!”
苏媛仔细观察着其表情,总觉得贺玲每每在对上自己视线时都是立即避开的,她稳住心思,淡然反问:“不知娘娘说的是什么?”
她想了再想,贺玲素来与陈皇后为伍,哪怕有二心,也多是在关于朱允的事上才会乱了分寸。这立场,在王秦二妃不在后显得特别明显,今日她带玲珑公主来钟粹宫本就不寻常,现在还来试探自己这话……
苏媛存了个心眼,含糊道:“娘娘若是觉得林侧妃和小王孙之事太过蹊跷,倒是可以去问问林侧妃身边之人,听说林侧妃在王府里时中过毒,或是与那已故的朱嬷嬷有关吧,相信太后和瑞王必会查明真相的。”
这种推脱敷衍的话,贺玲如何听不出来,冷笑着又道:“你不用瞒我,这件事太后都是被蒙在鼓里的,瑞王府守卫森严,林侧妃自从有孕以来被重重保护,若不是她有心策划,谁能在她身上动手脚?而能让她心甘情愿拿自己孩子生死配合的,这京城里除了你,别无他人。”
她话落再逼近苏媛,“你们姐妹手段还真是厉害,连亲生骨肉都能不要的吗?”
这句话说的极难听了,苏媛却并未变色,依然不疾不徐的接道:“娘娘多虑了,这件事真相如何无人关心,想来皇后娘娘也不会关心这个。再者,不需要多少时日,太后也会将事情查个水落石出,因而您不必多番试探。”
“本宫为何要考虑皇后关不关心?本宫只想让你们放过朱允,你们做事情的时候可有想过别人的安危?你有灵妃与谢家帮衬,你姐姐也有瑞王撑腰,可事情一旦败露,连累的会是谁?你们就不能放过他,让他过平静日子吗?”贺玲越说越激动,“这么多年,他为你们做的还不够吗,为何事事都要将他卷进去?”
浓浓的埋怨意味,甚至已经带了几分恨意。
苏媛心虚,沉默了起来。
贺玲索性停在原地,侧身看着她继续问:“你姐姐与瑞王的孩子,到底怎样了?”
“什么怎样了?”苏媛迷茫,反问道:“生下来就没有呼吸,产婆和太医院的人都知道,灵妃和明瑶郡主也是皆守在殿外的,娘娘为何明知故问?”
“当真如此吗?”贺玲语气怪异。
苏媛自是坚持,“否则娘娘觉得会如何?”说着容现哀伤:“她自己能保住性命已是万幸,谁还能强求那个孩子?想来她也能想明白,瑞王会替她讨公道的。”
“瑞王自然会维护她,你姐姐失了这个孩子,明瑶郡主失的可就是瑞王正妃的位子了。现在连孩子都没有了,赵家的打算怕是不能如愿了。”
贺玲恢复了正常语调,但苏媛总觉得她话有深意,望着自己的目光更是充满嘲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