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反悔
 
第二日是不用上朝的,但嘉隆帝不过睡了两个时辰就起身了,那时候苏媛刚有些睡意,迷迷糊糊中听见声音,立即睁开眼,倒是让元翊轻笑了声。
“没睡好?怎这么轻易就醒了?”
惯常的温声细语,苏媛坐起身轻轻摇头,“臣妾服侍皇上起榻。”
宫女们鱼贯而入,她披着长发替他洗漱更衣,又准备去厅里察看早膳,是一如从前的温柔体贴。
嘉隆帝望着她忙碌的身影,忽而道:“不必忙碌了,朕不在这儿用膳。”
苏媛转身,面色微僵,带着几分惶恐,“皇上?”
“朕要去看看皇后,待会还得去慈宁宫问安。”
苏媛想到昨夜里的事情,了然的点点头。
嘉隆帝负手往门口走去,没走两步又回眸,望着紧随在后的苏媛说道:“年夕前江南进贡了一批千丝锦,颜色新奇艳丽,待会朕让他们送些过来,你挑了喜欢的做几身衣裳,以后衣着不必如此清浅。”
苏媛谢恩,他这才举步出了永安宫。
等他离开,东银近身道:“主子,时辰还早,不如再睡会吧?您昨夜回来的本来就晚。”
苏媛摆手,拧了拧眉心,“不睡了。”
东银关切:“主子可是哪里不舒服?”
苏媛转身进内室坐在镜前,不答反问:“瑞王与太后如何了?”
“听说吵得不可开交,瑞亲王昨晚当着明瑶郡主的面直接顶撞太后,说婚事作罢,他不会娶赵氏女为妃,甚至亲自派人去了内务府,让他们不必再置办婚事之事。太后盛怒,昨夜里召了太医,怕是气的不轻。”
算是意料之中,苏媛脸上没什么起伏,再问道:“那明瑶郡主如何了,太后可有为难林侧妃?”
东银摇头,“奇怪的是,太后并没有派人去偏殿找林侧妃,想来体恤林侧妃失子之痛,也不忍为难吧。”
听到这,苏媛嗤笑一声,目露嘲讽。赵太后那样的人,如何会体恤长姐?想来瑞王护意明显,太后不愿母子感情破裂,何况事已至此,朱嬷嬷丧命,根本没有其他证据指证这场早产是长姐的策划。
但是,赵太后越这般隐忍,苏媛就越替长姐担心,侧首望向东银,低声道:“你让人悄悄留意着那边动静。我听涵儿说,太医建议林侧妃静养,这几日不能受风奔波,瑞王应该还不会带她回王府。若有人前去探望她了,你立即与我说。”
以苏媛如今在宫中的地位,是断不敢首当其冲,做那个在太后盛怒之下还去探视林侧妃的人。
何况,她也没有理由。
东银道是,想了想再言道:“主子,奴婢有件事不知该说不该说。”
苏媛抬头,让她但说无妨,“有何应不应该的,你说便是了。”
“昨夜灵妃娘娘身边的宫女送瑞王府中人出宫,路上碰见了赵夫人。”
苏媛微愣,反应了片刻才反应过来,这话中赵夫人指的是皇贵妃之母,蹙眉不解道:“那个时辰,如何会碰见赵夫人?”想到谢芷涵所说,送那两名产婆及孩子进出宫时走的都是西华门,不由惊诧,细问道:“是在哪里碰见的赵夫人?”
“回主子话,就在西华门前。”
苏媛更是不解,“昨晚宫宴早散,就算赵夫人要送左相府中人,也不会去西华门那里。何况当时已是深夜,可有发生什么事?”
“奴婢知道的不多,只听说赵夫人好像问了几句瑞王府里人什么话。”
苏媛平静下来,让自己稍安勿躁,这件事先前赵环那边也是有所告知的,何况名义上自己和涵儿是奉了她的命令行事,应该不会出什么意外。
正思量着呢,桐若又进殿传话:“主子,钟粹宫的路公公来了,说皇贵妃娘娘请您过去。”
“知道了,你与他说,等本宫更衣后就过去。”
帘外桐若应了声,即转身出去了。
苏媛便同东银探究,“皇贵妃这时候唤本宫过去,多半还是昨夜里的事情。”
东银却提醒道:“娘娘可要小心些,皇贵妃这么早请您过去,昨晚怕是没睡好。她身怀龙种,皇上却歇在了您这儿,您可千万别忘了皇贵妃从前是怎样的人。”
苏媛惊愣,明白东银是在提醒她赵环善妒的性格,含笑的点点头,由衷笑道:“我知道了,你不必担心。”
等到了钟粹宫,果然如她们所料,赵环身边的大宫女香橼出来请她稍等,只道皇贵妃娘娘正在洗漱,没有请苏媛入座也没有上茶,苏媛平静的颔首。
进宫这么久,若是连这点气都沉不住,怎能活到今日?
只是,苏媛莫名觉得有些好笑,这位皇贵妃赵环,要用自己的时候是毫不犹豫,丝毫不担心自己出卖她,等到事情过去,又要摆贵妃的架势,倒开始计较妃嫔间的争宠小事来了。
而嘉隆帝的这份宠爱,苏媛才更觉得更缥缈无影,谁都算不准这些高位之人的想法,在元翊眼中,自己或许只是他闲暇时想起来逗弄的玩物吧。
赵环该是刚睁眼时就问了皇帝的动向,然后命人去永安宫传旨,苏媛不敢让贵妃相候,早早过来钟粹宫。她却慢悠悠的洗漱,慢悠悠的用膳,等出现在苏媛面前时,已是辰时过半。
赵环坐在主位,望着苏媛凉凉的道了声“玉昭仪久等了”便开始喝茶。
苏媛自然回话“不敢”,又立即问安。
赵环抚了抚鬓角,继续道:“本宫让玉昭仪过来,你宫里没什么要紧事吧?本宫母亲今日身体有些不舒服,本宫让她在殿里休息,玉昭仪若是方便,就在这儿陪本宫用午膳吧。”
这是存了心思要苏媛服侍,苏媛颔首道:“臣妾单凭皇贵妃吩咐。”
她的姿态,赵环是满意的,但想起下人回禀,嘉隆帝不但宿在了永安宫,清早还让内务府宋千丝锦过去,这份恩宠在后宫,今年还真是头一份,赵环这心中依旧觉得难受。
但无论赵环如何刁难,苏媛都很配合,也不见恼怒。赵环许是觉得无趣了,倒也没再说其他,让她坐下了道:“瑞王向太后反悔了,还给内务府传令停止一切婚事事宜。”
苏媛正要接话,外边忽而传来“明瑶郡主到”的通禀声,立即止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