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七十五章 帝临
 
苏媛提心吊胆了整个晚上,根本没等得及回到永安宫,待离开了慈宁宫范围,就命宫人先行,拉着她追问情况。
谢芷涵亦理解她此刻心情,只好放慢了脚步叹息道:“你别担心,本就是提前安排好的,孩子已经送出宫了,外边有人接应,那两名产婆稍后就会被安排离京,不会落于赵家人之手。”
苏媛面色稍缓,“我姐姐的孩子,已经出宫了?”
“嗯,趁着瑞王暴怒,我已让闻霜亲自送她们出了西华门。”谢芷涵抿抿唇,眉宇间略有疲色。
听闻是从西华门离的宫,苏媛也放心起来,那是易索守卫的宫门,有闻霜领路,想来不会受为难。
她重重点头,再问到:“那我阿姐的身子,如何了?”
“不太好。”谢芷涵话落,见其焦急,立即又道:“你也不用太担心,有朱太医在呢。何况,现在小王孙意外,这种情况之下林侧妃也不可能是好的。早前杖毙了朱嬷嬷,此刻谁还说得清先前瑞王府里她毕若草中毒的事?林侧妃与瑞王哭诉求公道,瑞王方才怒气冲冲的去了主殿,否则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出来。”
“我阿姐她是想……”苏媛欲言又止,有些不愿意娶说。
谢芷涵便替她接了话:“瑞王对这个孩子有多期待是谁都看在眼中的,如今明瑶郡主嫁入王府在即,林侧妃的孩子却疑似被害于太后派去的朱嬷嬷之手。媛姐姐,这件事轻易平息不了,宫里宫外可都要热闹了。”
苏媛闭了闭眼,沉默着前行了段路,不知该如何讲,她甚至不敢询问关于那个夭折孩子的来历。哪怕早前她已提醒过眼前人,但也不是这么巧合就有这样的孩子。
“是林侧妃自己的决定,你不用替她难过。”谢芷涵牵着她的手并行,像是要将自己掌心的温度传过去,“好在事情顺利,没有落下什么把柄。媛姐姐,你该高兴才是。”
苏媛喉间凝噎酸涩,半晌应道:“是啊,我该高兴的。这个孩子若不是悄悄送出去,留在瑞王府里未必会有好下场。”
谢芷涵认可的颔首,她没有回长春宫,而是一道去了永安宫。
然而,刚至宫门外,就有宫人出来禀道:“主子,灵妃娘娘,皇上来了。”
二人俱是惊愣,面面相觑之后加快脚步,苏媛更是边走边问:“皇上何时来的?此刻在做什么?”
“回主子,万岁爷来了许久了,在看主子往日练的字。”
将近殿门口的时候,谢芷涵忽而拽了拽身边人,轻声道:“姐姐只说我是陪你回宫就好。”
苏媛自然明白这个理,对视了眼之后由侍人掀了门帘入内。
嘉隆帝穿了身简洁的明黄便衣龙袍,不似方才长宁台赴宴时的隆重,手中持着几张写满诗词的纸正在阅看,眉目清和平静,听到动静的时候不过稍稍抬眸瞧了瞧二人,便又垂首了。
他声音略显低沉,语气听不出喜怒不耐:“回宫了?”
苏媛和谢芷涵齐齐行礼,“臣妾见过皇上,皇上万安。”
元翊抬抬手,“免礼。”他继续翻阅着,听苏媛上前说不知皇上驾临让皇上久等之类的告罪话,面色未变分毫。
谢芷涵僵硬的站在旁边,也不知该说什么,又过了片刻她上前,“时辰不早,臣妾先回宫了,皇上和媛姐姐也早些休息吧。”
元翊看了看她,“灵妃今晚受累了,跪安吧。”
谢芷涵福身。
待她离开,元翊才放在手中宣纸,看着她问:“慈宁宫里如何了?”
苏媛不知他所问具体,想了想接道:“回皇上,瑞王府的小王孙夭折了,瑞王或许有所误会,找太后讨公道去了,听说闹得不可开交。”
“这误会,是林侧妃向瑞王哭诉出来的吧?”元翊浅笑,烛灯下眼眸熠熠,显得分外精神。
苏媛微微晃眼,“回皇上,似乎是这样,臣妾也知之不详。”
“知之不详……你在慈宁宫外站了那么久,什么都没打听出来吗?”
元翊开玩笑的口吻,倒不是特别严肃,但在二人如今关系的前提下,苏媛听得依旧有些紧张,急于解释的说道:“臣妾,臣妾只是在等灵妃。”
元翊亦不点破,重复着笑:“等灵妃,嗯,那灵妃可有告诉你什么?”
苏媛抿唇,应对他终究是做不到面无波澜,稍稍抬眼觑了他眼,正好四目相视,她心里虽慌,却没有立即挪眼,喃喃道:“臣妾确实是好奇了些,听闻林侧妃醒来后与瑞亲王诉苦,道太后为了明瑶郡主命朱嬷嬷在她的饮食里下毒才导致小王孙夭折。”
“哦?然后呢?”
苏媛再次低头,“而后瑞王面见太后,灵妃就出了慈宁宫,和臣妾一道回来了。”
“灵妃今晚倒是积极的很。”元翊意味深长。
“皇上,这是太后交代灵妃的,所以她才……”
见她张口就要替谢芷涵解释,元翊向她伸手,笑着道:“不必慌张,朕又没有怪罪你和灵妃的意思。且不管你们留在慈宁宫那是为了什么,朕在这儿等你这么久,你就没觉得些什么?”
这口吻苏媛再熟悉不过了,她捉摸不透这位年轻的帝王,却很懂得察言观色,立即盈步上前,娇声嗔道:“皇上许久没来永安宫了,臣妾是没想到您今晚会过来,否则定早早回宫来,不教皇上空坐这般久。”
元翊含笑牵过她,让她顺势坐在自己身旁,依旧笑声呵护:“你这般说,倒是朕的不是了,怪朕冷落了卿。”
“皇上言重了,你国事繁忙,臣妾断不敢埋怨。”苏媛得体应话,她本以为嘉隆帝还会再细问番慈宁宫偏殿产子的情况,没想到他只是牵着她进内殿就寝,并没有深问。
她想,当时元翊虽然离开了慈宁宫,但肯定有让人留意着那里的风吹草动,所知道的或许比她还多。只是,他今晚最应该在的地方是凤天宫,即便皇后抱恙,去钟粹宫长春宫都在情理,怎么会想起来自己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