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七十四章 离心
 
除夕盛宴,瑞王府侧妃林氏于慈宁宫偏殿早产一子,其子刚出生便没了呼吸,浑身青斑,嘴唇发黑,手掌肿大,经太医院诊断,道小王孙应该是在母体腹中时便中了毒。
主殿内人人屏息凝神,等了半宿竟是这样的结果,太后手撑着额头喘息,明瑶郡主衣裳微乱,据闻那边瑞王已经失去了理智,得信后进去将人拳打脚踢都赶了,若非产后林侧妃虚心,加上受此刺激晕厥过去,瑞王现在怕是不会强行冷静下来待在床边。
即便气氛严肃,但终归有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议论着婴儿中毒之事:“怎么会中毒呢?”
“是啊,听说林侧妃有孕期间瑞王几乎寸步不离,怎会出这样的差错……”
“先前太后不是派专人去王府服侍的林侧妃起居吗?”
“不是说林侧妃早前中过毒吗,可能是余毒未清害了这个孩子。”
她们说话的声音渐大,赵太后抬眸,眉色严厉:“谁在那嚼舌根?后宫里就是有你们这些爱搬弄是非之人才不得平静,使皇后受累。好了,夜色已深,都跪安吧,今晚之事若让哀家听见你们到处宣扬,定饶不了你们!”
嫔妃们哆嗦着行礼离去。
苏媛也只能跟在后面,但出了慈宁宫却并不愿离去,望了眼偏殿方向,侯在宫门外的不远处。
涵儿还没有出来,她要在这儿等消息。
主殿内,贺玲上前轻声道:“太后,您没事吧,可要让太医过来瞧瞧?”她前几年算是经常服侍在慈宁宫的人了,自作主张留下,太后看了她眼也没有赶人。
“瑞王素来看重林侧妃和她的腹中孩子,没想到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怕不会善罢甘休。”皇贵妃赵环坐在太后旁边,语调悠悠的说着。
她和明瑶郡主姐妹自然不算外人,但见着贺玲在这,还是忍不住睨了眼,语气也有所收敛。
贺玲声音轻柔道:“万事皆有命,只能说林侧妃和这个孩子无缘,瑞王即便伤心,过阵子就好了。再说,都是意外……”
“不,不是意外!”赵琼等后妃们离去后才走上前,原先不知该说什么,等听见贺玲这话便无措紧张起来:“姑母,王爷方才很是生气,当真我的面就说都是赵家给害得,否则这孩子不会出事。姑母,这可怎么办?”
“什么赵家人害的?”赵太后喝道:“琼儿,你受惊失态了。”
赵环亦起身将她拉过来,小心告诫着她,赵琼这才注意到贺玲在此,到嘴边的话欲言又止。
贺玲似是没有察觉,依旧关切着眼前人,“太后凤体抱恙,还是要多保重才是。事情已经如此,即便瑞王和林侧妃可惜不甘,但毕竟于事无补,稍后臣妾过去劝劝林侧妃。”
说到这个,赵太后才想到谢芷涵还在那边,问赵琼道:“琼儿,灵妃呢?”
赵琼脸色微变,“回姑母,灵妃她还在偏殿。”
赵太后皱眉,“怎的你回来了,她还在那?”想了想奇道:“竣儿竟没有赶她吗?”
“灵妃说是奉了姑母您的命令留在那儿的,何况林侧妃身边的侍女也替灵妃说话,她便还没有走,说是要安排王府产婆出宫的事情。”
“产婆离宫了?”太后站起身来,似想到什么般重复再问:“你是说,那些负责林氏生产的产婆已经走了?”
“回姑母,是的。瑞王爷生气,赶大家都出来,灵妃便让人带瑞王府的人出宫去了。”
赵太后微默,瞥见旁边的贺玲,先道:“哀家没事,德妃且回去照顾玲珑吧。她年纪还小,你可要仔细照料,哀家和皇上对她都疼爱得紧。”
贺玲知道这是故意支开自己,只能领命。
等她离去,赵太后才对赵琼道:“你过去陪着灵妃,看她先前都做了什么,还有她身边人的情况,都去查清楚了。”
“姑母怀疑灵妃?”
太后不答,反望向赵环,“这事是你安排的?”
“姑母问这话是何意?”赵环镇定自若道:“您那般期盼林侧妃腹中的孩子,臣妾纵有胆量想害林氏,也不敢动她孩子的主意,您这是从哪得来的消息?”她说着给自己身边的赵琼使眼色。
赵琼本来都要退出去了,见状连忙上前维护道:“姑母您别误会长姐,她不会违背您心意的。”
“是吗?”赵太后凉凉的看了眼赵环,摆手道:“好了,你有孕在身,也回去吧。”
赵环知她是在疑心自己,面色如常的跪安。
赵琼见她离开,接着道:“姑母,我去看看灵妃。”
“琼儿,你且等等。”
赵环闻声脚步微慢,回眸与太后对视了眼,终是出了殿门。她到宫外时后,自嘲得笑了笑,准备上撵时,望见不远处的苏媛和贺玲正在说话,便走了过去。
苏媛正在向贺玲打听里面的情况,见赵环过来,二人福身请安。
贺玲先行离去。
赵环屏退左右,与苏媛道:“这件事办的可以,事情都能推到上次的毕若草之毒身上,朱嬷嬷也被杖毙,死无对证,这事儿只要林侧妃认定了太后,瑞王一定会信。”
苏媛低首,“都在贵妃娘娘您的预料之中。”
“也是你和灵妃办事得利。”
苏媛依旧谦虚,淡淡道:“若非娘娘您在慈宁宫中安排人照应,事情不会这般简单的,他们离宫也不会如此轻易。”
“喊你宫外的人处理干净,这种事若是留下把柄,早晚连累自己。”赵环说着再往前两步,低声耳语道:“太后已经有所察觉,想来马上就要有动作,这件事她很重视,明白吧?”
“谢皇贵妃提点,臣妾明白的。”
赵环点头,欲转身之时想起什么道:“怎么,玉昭仪还要在此等灵妃?”
苏媛颔首,“臣妾有些事要请教灵妃娘娘。”
赵环笑了笑,“那你就候着吧。”她这才走向轿撵处,一行人浩浩荡荡离去了。
谢芷涵出来得挺快,苏媛看见她就迎上前,谢芷涵却没有停留,拽着她快步道:“媛姐姐先别问,里面瑞王和太后闹起来了,我们先回永安宫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