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七十二章 早产

 

长宁台内灯火通明,觥筹交错,苏媛心不在焉的坐在那,如今谢芷涵为妃,与德妃及太后安排的明瑶郡主坐在对面,她身边皆是萧韵蒋素鸾之辈,亦无心说话。

“玉昭仪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吗?”萧韵身为婕妤,与她席位相邻,飘飘然的语气入耳,带着几分调侃。

苏媛侧目斜了她眼,语气冷淡:“萧婕妤多虑了,大好的晚宴,本宫怎会心情不好?”她说着举起席上的酒杯小饮了口。

萧韵则意味深长的望了眼殿门处,凑上前继续道:“我见玉昭仪方才总盯着瑞亲王的侧妃瞧,是为何呀?”

她笑容满面,唇角微弯,视线很是专注认真。

“方才瑞王夫妇向太后请安,这殿内谁不在看,没想到萧婕妤竟然这般关注本宫?”苏媛轻轻笑了笑,又道:“萧婕妤前几日不是在服侍皇后吗,听说尽心尽职的很,今日皇后连宫宴都不能出席,你怎没在她跟前服侍?”

萧韵面色微变,别扭道:“皇后宫中诸多人在伺候,先前服了药在休息,我待在那岂不是打搅?再说,我又不是太医,留皇后身前也没有多大益处。倒是玉昭仪,听说前阵子往……”

她说着声音稍轻,若有所忌的望了望陪在嘉隆帝身边的赵环,添道:“玉昭仪如今怕是只知钟粹宫而忘了中宫是谁了吧。”

“萧婕妤这说的是什么,本宫没听清楚。”苏媛提声,引来周边人的视线。

蒋素鸾直接笑道:“萧婕妤在和玉昭仪开玩笑呢,您可不要当真。”

苏媛随即望着她,若有所思似想说些什么,但话至唇边到底没有出声。她心有不耐,却无心和蒋氏多费唇舌,再观旁边萧韵,又忌惮文昭侯府萧家的势力,正转身却见那边亲王席位处有道目光正直射过来,当下垂眸。

萧韵紧紧凝视着她呢,忽而见其这般举动,随之视线望向元靖处,抬手理了理鬓角,倒没有再说下去。

蒋素鸾将二人反常尽收眼底。

近来皇后闭门,在凤天宫内养病,连带着依靠她的萧韵在宫中都收敛了许多,若是从前,见苏媛无宠在身,怕是早露出她尖酸刻薄的本态了。

苏媛自行斟了杯酒,一饮而尽,殿内渐渐又热闹起来,歌舞跳跃。她眯眼间,突然见元翊身边的刘明出了殿,心下好奇,与身边人说了声出去吹风便退出长宁台。

她身边就跟了个东银,出了长宁台,外边早就看不见刘明身影了。她想了想,抚额自嘲的笑了笑,笑自己的多心,不过是皇帝身边的近侍有所动作而已,怎会这般担忧……

“娘娘,您喝多了。”东银扶着她担忧道。

不知是否是因为长姐进了宫,又惦记着涵儿所谓的计划安排,苏媛即便觉得起了酒劲头疼,但精神却很清醒。

“我没事。”她挥挥手,低道:“去打听打听,皇上下了什么吩咐。”

东银不太放心,见她坐在凉亭里出神,迟疑了会才颔首,“那娘娘且多小心。”

苏媛环视了眼这周边,侍卫成群,宫人往来不断,道她多虑。

嘉隆帝下旨时并未避讳谁,只是苏媛离得远了些又或是没有留意才没听见,元翊酒过三巡后想到瑞王侧妃林氏好赏海棠,特地下旨让刘明接他们去海棠苑休息,并赐温泉沐浴。

听寻常的君恩,苏媛听后微微点头,就坐在原位不动。

东银就问她:“主子还不回席吗?时间久了皇上若是问起不太好。”

苏媛想到萧韵和蒋素鸾,摇首道:“罢了,回去也无甚意思,何况,皇上也未必会想到我。”

东银抿唇沉默。

有身影从长宁台出来,瞧着还有些熟悉,苏媛托腮撑着石桌,朦胧的望着那人渐渐走近,也顾不得那刺骨的寒风。

元靖走得近了,礼数周全道:“晚风伤身,听闻昭仪娘娘身子抱恙,不该在这久待才是。”

苏媛起身回了礼,“多谢恭王挂念,本宫亦是这般想的,这便回去了。”说着垂首交错。

元靖本像是有话要说,终究是欲言又止,只是苏媛还没进长宁台,就见里面脚步匆忙,众人相继而出。

苏媛尚且无措,谢芷涵已到了她身旁,急声道:“媛姐姐,刘公公去传旨回来说,瑞王侧妃在慈宁宫旁的海棠林里摔了一跤,如今情况危急,太后和皇上正赶过去瞧呢。”

苏媛震惊,眸色担忧,拽住她想说话,谢芷涵却已知其意,握着苏媛的胳膊重了重,而后点头。

“媛姐姐,我们快去吧。”

苏媛只好道是,紧跟着众人脚步。

慈宁宫的偏殿主寝室早就收拾出来了,太医们早就到了,瑞王元竣暴躁的声音响彻殿内,无非都是催促太医们的话,表情慌乱,来回踱步。

赵太后和嘉隆帝自然是不会过来的,只在主殿等消息。

她们留在那,其他妃嫔也不敢妄下留下,过去匆匆看了看皆被瑞王赶走。

苏媛心急如焚,只好看向谢芷涵。

谢芷涵却与赵环一同陪在太后身边,没有给她眼神。

苏媛揪着帕子,不知所措。

过了会,有太医过来禀报,说是林侧妃情况危急,必须提前生产,只是危险颇大,瑞王觉得风险太大,不准他们接近林侧妃,望太后决断。

赵太后雷厉风行,当下下旨,抱准小王孙。

虽是意料之中,但苏媛听得仍是心惊胆战,又见太后吩咐灵妃前去相劝瑞王,脚下微挪,想跟上。

谢芷涵主动停在她身前,郑重其事的摇首。

苏媛只能定住双脚。

外边有仆妇的哭喊声传来,撕心裂肺,苏媛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在殿内迷茫不已,旁边就有人小声的说,是林侧妃身边的朱嬷嬷服侍不周,在海棠林边推了一把侧妃,才害林侧妃摔倒早产。

瑞王直接让人杖毙。

本也不是什么不能说的事情,只是经过方才宴会上林侧妃的那番话,谁都知道朱嬷嬷是太后安排过去的人,因而无人敢大声议论。

赵太后面色严谨的坐在那,神情莫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