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七十一章 晚宴

 

赵夫人离去后,谢芷涵闻声而至,唯恐苏媛被其刁难,关切了许久。苏媛摇头只说没事,但还是询问了番瑞王府情况。

谢芷涵机敏,立即反应过来,凝色反问:“媛姐姐,是皇贵妃不放心你长姐临产之事,让她母亲来催促你动手的,对吗?”

苏媛愣怔,见对方道破,微微点了点头。

谢芷涵浅笑,冷声道:“她可真是心急,那日我既然在钟粹宫里应允了她,就必然会去做,何必还再三督促?她想的容易,当瑞王府中皆是无能之人吗,若不是你长姐自己愿意配合,想要在瑞王的眼皮子底下害人,哪有这样容易?”

话中尽是对赵环的抱怨,苏媛挺少见她这般情绪的,仔细望着她问:“涵儿,你怎么了?”

谢芷涵想来也意识到自己语态反常,敛了敛色摇头:“没事,是我不满皇贵妃的处事。她让赵夫人来找你而不是直接召我过去,就是想用你牵制我,她知道我不会置姐姐不顾的。”

她的这份维护之意,苏媛听得明白,思及先前谢夫人的嘱咐,低头惭愧道:“进宫以来,许多事真的多亏有你,否则我断不会有今日。”

“姐姐与我这般客气做什么?”谢芷涵温柔一笑,认真道:“这宫里也好在有姐姐和我相伴,否则这深深后宫里,我连说话的人都没有,那可真是松懈不得片刻,太累了。”

苏媛何尝没有同感,将手覆过去。

谢芷涵再次凝视,少顷安抚道:“媛姐姐不必担心,一切都会顺利的。”

今年的除夕晚宴,依旧设在了长宁台,琉璃宫灯灯火通明,烛火璀璨。众妃嫔和宗亲皆来赴宴,赵太后携手皇贵妃赵环进殿,陈皇后因病不能出席。

这种日子,皇后不出面,其实是很不符合规矩的,只是嘉隆帝和太后都没有说什么,众人也都心照不宣,以身怀六甲的皇贵妃为马首是瞻。

晚宴初始,红光满面的林侧妃便举着酒杯起身上前,“臣妾多日来深受太后照顾,今次进宫特来给太后请安。”

她虽有孕,却因素来身体虚弱,此刻除了小腹隆起之外,身量皆与平时无异,这般盈盈上前,众人不觉明历,总觉得像是看见了从前那位敢公然挑衅太后的嚣张侧妃,皆很好奇她要做什么。

赵太后也是满脸严肃,望着她道:“你临产在即,又何必出来,待在王府里静心待产才对。”她本是不准元竣带林婳进宫的,这样的大日子里看见眼前人,心情并不舒畅。

这话虽含蓄了些,但林婳知其不愿见自己之心,只当不觉,笑意吟吟的回道:“臣妾明白太后的疼爱之心,但您特地派朱嬷嬷入府照顾臣妾起居已有许久,臣妾却还未来向您谢恩。今日大好之日,是臣妾求王爷带臣妾进宫来的。”

她说着回眸莞尔,本坐着的元竣立即起身向她走去,行礼后附和道:“是啊母后,阿婳在府里常常念着您的恩德,特让儿臣领她进宫来向您请安的,还望母后不要见怪,阿婳近来身体尚可。”

赵太后视线触及其隆起的腹部,好言好语的接道:“那也要多保重身子。”

林婳单手抚了抚腹部,露出温柔一笑,再抬头向敬酒时,手中杯子却被身边人夺了去,她立即侧首。

瑞王举着酒杯先与她道:“不可饮酒,你给忘了吗?”

殿中之人见他宠溺又关爱的提醒,又听林侧妃娇嗔的细柔声:“但是敬太后的……”

这声音适当,连高坐之人都听到了,嘉隆帝率先言道:“林侧妃有孕在身,身子矜贵,既然不可饮酒,便以茶代酒敬母后吧。”话落转看向赵太后,“想来母后心疼林侧妃腹中之子,必不会怪罪的,对吗?”

赵太后自是颔首。

如此,林婳方想起转身回席,但在刚走出两步之后,当着众人面又迟疑起来,双眸视线则落向那旁的明瑶郡主赵琼。

殿内气氛微尬,瑞王低声唤了她。

林婳推开他,就要往赵琼走去。

元竣只得追上去,揽着她道:“阿婳你累了,用席之后我陪你回府。”

“王爷这是做什么?妾身不过是想向郡主请个安罢了。”林婳态度坚决,不顾瑞王阻拦。她笑得千娇百媚,全然没有半丝病态,走到赵琼身前就道:“给郡主请安了,郡主不日就要嫁入王府,他日妾身及这腹中孩儿还需郡主手下留情。”

这种场景,殿内本就无人喧哗,何况许多人都关注着林侧妃举动,此话刚落,赵琼立即惹来许多侧目。

她站起来,言辞得体:“林侧妃这话是何意?你是王爷身边旧人,届时我入府还需侧妃多提点照顾些。再说,王府和睦,才是王爷和太后所愿。”

林婳却不以为然:“郡主现在这样说,心里可当真是这般想的?”

周边传来唏嘘声,高坐的赵太后脸色铁青,反倒是嘉隆帝和皇贵妃好整以暇的看着。

赵琼望了眼太后,见其并未出声,只得忍气吞声的轻道:“本郡主自然心口如一。”

“那我就放心了。”林婳微微一笑。

“好了,林侧妃既然已经和琼儿请过安了,那就回去坐着吧。你身为侧妃,该懂得自己的本分,平安替瑞王将王孙诞下才是你该关心的事。哀家让朱嬷嬷进王府照顾你,听说你很不配合,到底不能太任性。”赵太后终于出声。

林婳虚心受教,“太后的教诲,妾身必定铭记于心。其实朱嬷嬷是您派去的人,妾身怎敢不配合呢。上回若不是朱嬷嬷安排的……呵,也没有什么,只是个误会,太后就算不喜妾身,又怎舍得王爷的孩子受苦呢。”

她说着往元竣身上靠去,低声道:“王爷,臣妾想去看海棠。”

宫中海棠开得正好之处,就在慈宁宫旁边的海棠林。

瑞王对她从来不会拒绝,立即应道,“那好,我陪你去。”说着向太后和嘉隆帝请辞离开了长宁台。

苏媛目光紧随着长姐身影定在了殿门口,眼前佳肴纹丝未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