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六十九章 嘱咐

 

苏媛吃惊,低问:“谢夫人?”

汀兰在门口应道:“回主子,正是。谢夫人说许久未见娘娘了,特地过来给您请安。”

苏媛忙起身相迎,边走边问:“涵儿来了吗?”

“灵妃娘娘不曾过来,只谢夫人一人。”

掀了帘子就见桐若引着谢夫人进殿,身旁还跟着长春宫的闻露,苏媛忙唤道:“姨母。”

谢夫人行礼问安,听到她的唤声回道:“娘娘言重了,如今您已是宫里的玉昭仪,臣妇已不敢当了。”

“姨母说得哪里话,我刚进京时在谢府得您照顾那么久,这份恩情是断不敢忘的。”苏媛着实意外,没想到谢夫人会突然来看自己,忍不住望了眼闻露。

闻露即道:“我家娘娘命奴婢送夫人出宫,夫人听说您身体不好便要过来瞧瞧您。”

殿内都是信得过的人,苏媛眼热道:“多谢姨母还记挂我。”

谢夫人向她伸手,疼爱道:“你这孩子,刚见了你婶母吧?姨母也知道你在思念杭州双亲,但没办法,山高水长,你自个儿在宫里要多保重才是。”

苏媛连连点头,让东银将木匣收了进去。知眼前人特意过来必有话说,遂挥退了他人,“本宫与谢夫人说说体己话,你们都外边候着吧。”

众人应是。

谢夫人喝了口茶,叹息直白道:“臣妇不能在宫里久留,就与你明说了。涵儿在宫里有些事不知轻重,需要你多帮这些。”

苏媛一头雾水,迷茫道:“姨母这话我就听不明白了,自进宫来还是涵儿帮衬我许多。”说着想到先前让谢家在瑞王府做的事,心虚道:“倒是我思虑不周,很多时候连累她和谢府了。”

谢夫人紧紧握住她的手,摇头道:“这宫里其他人我都不放心,也就只能来找你了。涵儿从小活泼,想法甚多,她即便听从府里的安排进了宫,但心思不在这儿,心里又装着谁,想必你也明白。”

她颇觉难以启齿,长叹了又道:“我知道你们情如姐妹,这一年多互相帮衬,你的话她能听得进去。”

谢府这是知晓易索和涵儿的事情了?苏媛张了张口,一时间不知该如何说。其实这也不难,以谢家在朝中的地位,加上涵儿在宫中的身份,别人会关注,谢家也必定在暗中保驾护航。

“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何况涵儿是明白了,不会做糊涂事的,姨母你不必担心。”苏媛安慰道。

“若是真能放心,我今儿也不会特地来您这儿走一趟了。知女莫若母,她的性格我这当娘的最是明白,她父亲和兄长的话,涵儿每次都应承得极好,也明白她对谢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但她毕竟年轻,总有冲动的时候。”

谢夫人说着眼眶都失了,松开苏媛的手举起帕子抹了抹,“府里我和她父亲再能帮忙,但毕竟不在她身边,只能托付娘娘您多照顾些了。何况,那名易统领……玉昭仪,您明白臣妇的意思吧?”

苏媛被她看得莫名有些理亏,侧首道:“你放心吧,谢家在乎她,我也在乎她,不会让她出事的。其实她如今已是灵妃,这宫里除了皇贵妃,连皇后待她也礼敬三分,你不必担心的。”

“她是灵妃,可在皇上那边的恩宠还不如您。皇上待涵儿好值是因为谢家,而涵儿的心思也不在皇上身上。”谢夫人说起这话时,有所顾忌的望了眼外面,迟疑道:“还望娘娘能多劝劝她,这宫里的女人,像她这样得不到天子喜爱的,得早日稳固地位。”

这话意思就深了,苏媛倏然转眸,睁大了双眼。

谢夫人并不敢与她对视,只是低头调整情绪,“还记得娘娘您刚进京时住在谢府时答应臣妇的话吗?这宫里涵儿和谢家能帮你的只是暂时,长久之后,还得是您多照顾她。您别看她终日无忧无虑的,其实那孩子心中想法甚多,且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更变,去年的事是意外,府里也是无可奈何的。”

去年的事,是涵儿有孕那次。

苏媛忽然细想,平日里长春宫的雨露也不少,但这一年从未再听见什么喜讯,莫不是……她目露骇然,在对上谢夫人满目不放心时,整个人都惊愕起来。

“她太糊涂了,这若是被查出来……”

谢夫人点头,“正是,这宫里如今瑾贵妃和皇后势同水火,是无暇对付她。等他日若局势有变,她若有个什么把柄被人握住,可要怎么办?”

“我知道了,姨母你放心,我会慢慢劝她的。”

谢夫人这才点头,又寒暄了番,说些关心苏媛身子的话才离开。

自己的事情,不知道谢家到底掌握了多少。谢夫人此行,连为何自己托涵儿去办瑞王府之事都没问,说不定早就查到了自己和阿姐的关系。倒不一定是涵儿告诉的谢家人,早前谢维锦奉命去杭州查自己的时候就发现了蛛丝马迹,以谢家人的谨慎,肯定会深查下去。

或者,恭王在京中的动静,也没逃过谢家人之眼?

这种半猜半疑的思虑,让苏媛寝食难安。待谢芷涵来看望她之时,也没有主动提起,只随意说道:“今日不用去慈宁宫吗?”

谢芷涵摇摇头,“太后近来脾气怪异,除了明瑶郡主,身边不留人服侍,我也不过是请个安就出来了。”

“怕是皇贵妃有孕的事对她来说太意外了。”

谢芷涵冷笑,“可不是嘛,赵环有了龙子,她哪里会顺心?以往宫里妃嫔有孕,还有赵环替她出手,这次有孕的是赵环,赵环对太后的戒心又重,恐怕是不会轻易得手的。”

她说着语气微顿,想了想再道:“这阵子谢夫人住在钟粹宫里照料皇贵妃起居,这可是皇贵妃的亲娘,赵家人怕是早就不一条心了。”

“我好像听说过,这位谢夫人并非明瑶郡主的生母?”

“世家大族之府,谁家还能没些隐晦的秘密?左相和太后器重明瑶郡主,也要问问皇贵妃的双亲,到底肯不肯偏这个心。”谢芷涵冷笑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