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六十八章 堂妹

 

去年春年时苏媛曾替谢芷涵向嘉隆帝求了个准谢夫人进宫来探亲的恩典,今次逢她封妃,宫中皇贵妃又有喜,好事接连,嘉隆帝龙心甚悦,下旨接皇贵妃母亲进宫来照顾赵环的同时,又恩赐了宫内三品及三品以上的妃嫔家眷探亲的事。

苏媛虽说近来无宠,但昭仪的身份摆在宫里,只她名义上的双亲不在京中,便仍是唤作婶母的苏致楠之妻宋氏进宫来看她。

苏媛平时逢年过节也常和京中苏府往来,对宋氏并不陌生,但这次宋氏却不是只身而来,身后跟了个十三四岁的豆蔻少女。

宋氏笑着往身后招手,柔声道:“阿萱,快来见过娘娘。”

少女身材长挑,一双凤眼微微上挑,细细的柳眉弯弯地挑起,容貌甚是瑰丽。她穿着粉色彩蝶的花裙子,脚上踏着一双翘头绣金花鞋,那鞋头上各镶了颗珠圆玉润的明珠,不难看出是精心打扮过的。

苏媛抬眸望去,记起这是苏家二房之女苏静萱,自己名义上的堂妹。

苏静萱虽然年纪不大,亦是初次进宫,但面对这位不相熟的堂姐时却并不怯场,笑吟吟的上前福了身,语气亲昵:“阿萱见过二姐。”

苏媛莞尔一笑,眼前人倒是个自来熟的。她当初被元靖安排去杭州知府府里做苏家长房的次女,多年来深居简出,一心闭门学习才艺,很少和苏家的族亲走动,苏静萱则常年随父母生活在外,姐妹之情更是谈不上。

“不必多礼。”苏媛微微抬手,让桐若看座。

亲眷进宫,只在外室留了个心腹宫女,其他宫人自是遣退的。

宋氏在自己近侍退离殿时过去接了个匣子递予苏媛,苏媛面色费解,不明白的望过去。

宋氏便亲自启开木匣,露出叠银票与金锭子来,待苏媛过目后方合上,又在几面上推过去。

苏媛诧异,“这是?”

宋氏叹息惭愧,“娘娘莫要怪老爷和臣妇疏忽,等到今日才想起来要为娘娘置办这些。上次进宫时,娘娘恩宠正盛,臣妇和老爷即便有心,却也得为娘娘考虑,生怕落人口舌,并不敢往宫里捎带什么。

如今娘娘宫中地位稳固,即便被人知道府里给您送银子亦无所谓。最近娘娘的处境,臣妇在宫外都听说了,想必宫中上下都许多打点,这些只是府里替娘娘尽得绵薄之力。”

宫中妃嫔的月俸都有定数,即便是得宠的,想要在宫里过得舒心,也难免各处周旋。苏媛先前风光无限,嘉隆帝的赏赐也多,其实手上并不缺银两,可接手了东银和王贤妃先前的那些人,宫里宫外要养人,开销也不小。

她知道其他妃嫔都是京中望族,自有母族帮衬,但她不同,必然不可能对苏府开口,却没料到宋氏此刻会主动送上这些,倒是真有几分动容。

“娘娘收了吧。”

苏静萱亦跟着说道:“是啊二姐,这些都是我爹和王爷替您准备的,您在宫中过得好,我爹娘才能放心。”

少女清悦的声音在殿内响起,带着单纯的希冀和友好,眨眼继续添道:“再说,大伯她们远在杭州,能在京中帮姐姐您的,只有我们家。姐姐显赫了,我爹也能升官。”

她的口吻单纯亲昵极了,透着对苏媛的信任。

宋氏轻轻打了她下,让她注意言辞,又与苏媛赔罪道:“娘娘不要见怪,阿萱年纪小不懂得说话。”

因为先前苏媛的得宠,苏致楠确实在护都营中得了重用,也入了嘉隆帝的眼,所以苏静萱这说法亦没有错。只是她的话讲得这般直白,倒是让苏媛哭笑不得,自己的命运和苏府息息相关,苏媛也不客气,点点头算是收下了。

苏静萱喜极而道:“二姐不和咱们客气才好。”

苏媛还是不怎么习惯这种亲昵,想了想问道:“叔父近来如何?”

宋氏答道:“老爷最近跟着谢侍卫在外办事。”

“怎么,不是在护都营里了?”苏媛不解。

宋氏欣喜的回话:“护都营里的职务还在,就是临时跟着谢侍卫。娘娘您也知道,谢侍卫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又马上要娶蕙宁公主,老爷跟着他做事,臣妇觉得没什么不妥的。”

苏媛闻之凝思颔首,明白这是句实话,何况谢维锦也不会为难苏致楠。她晃了晃盏中碧茶,余光瞥到木匣,忽而望向苏静萱,“方才,你说这是叔父和王爷准备的?哪个王爷?”

“当然是恭郡王爷啊。”苏静萱双眸泛光,提起元靖时耳朵微红。

苏媛却在听见元靖时微微皱眉,不知为何有些烦躁。

宋氏母女在永安宫用了午膳,苏媛才让人送她们出宫,东银进殿时忽而言道:“主子,方才那位是苏三小姐吗?”

苏媛因着元靖送银票的事心中有些乱,闻声漫不经心道:“嗯。”

“苏太太怎么将三小姐带进宫来了?”

又听东银这问话,苏媛才稍稍正色,见其满面认真,“你有何想法?”

“奴婢许是多心了,再过一年可又要选秀了。这位三小姐过去和主子情分不深吧?苏太太今儿个特地带她进宫,奴婢是觉着没这么简单。”

东银自认为含蓄,但苏媛自幼也是京中世家女,哪里不明白这些大族间的心思,笑道:“或许是近来本宫的遭遇,让她觉得将要失宠了,想送人进宫来固宠?”刚说完自己却又摇头:“阿萱年纪小了些,何况这宫里也没什么好,不见得苏太太会舍得把她送进来。”

“灵妃娘娘进宫的时候年纪也小,如今都身居高位了。”

东银这声提醒,就让苏媛想到刚刚她们话语间提起谢家的事,抿唇苦笑道:“那怎么相同,谢家怎是苏家能相提并论的?何况,离再次选秀还有一年多的光景呢,一年可以发生许多事,谁知到时候又会怎样?”

苏媛是懒得将心思放在宋氏母女身上,闭闭眼有些困乏,正准备要睡的时候,外边宫人又禀道谢夫人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