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六十七章 有喜
 
谢芷涵与苏媛谈话不过片刻,就听外面宫巷里人来人往的热闹声巨大,二人对视,俱是不明。
桐若匆匆进殿,“主子,灵妃娘娘。”
苏媛问道:“外边出什么事了?”
“回主子,是瑾贵妃娘娘有喜了,各宫都前去祝贺呢。”
苏媛捧着茶盏的手一颤,不顾手上茶渍震惊道:“你说什么?谁有喜了?”
“娘娘,是钟粹宫贵妃娘娘有喜了。”
“这怎么可能……”苏媛低声喃语,转看向身边人,谢芷涵亦是满眼不信。
殿内瞬间静谧无声,少顷,苏媛松开茶盏拿着帕子拭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桐若本欲请示是否要出门,见状知其两人有事相商,便退了出去。
左右皆屏退后,谢芷涵惊叹:“瑾贵妃服用桃花丸多年,早已伤及肌理,就算有望调理好,但没个三年五载也不可能见效。她此时有喜,可真是出人意料,莫不是先前朱太医的药方当真起效了?”
苏媛坚定摇头,“没这么快,就像你说的,三五年内瑾贵妃的身子是不可能有孕的。”
“但她现在确实有了啊。”谢芷涵匪夷。
苏媛凝思,想起早前面见赵环时她的模样,猜疑道:“其中必有蹊跷,瑾贵妃此举定有目的。”
谢芷涵思维敏捷,当下再道:“姐姐的意思是,瑾贵妃假孕争宠?”说完不等对方接话,自己就摇头否定,“不会,以她的心高气傲,不屑如此。何况,她若只是想要个孩子,这些年也不会对皇上身边的宠妃赶尽杀绝,大可以等那些妃嫔生产之后将孩子抱到自己身下,可见她并不稀罕用孩子固宠。”
身为女子,尤其是赵环这种从小就受众星拱月长大的,所期盼的定是有个自己的骨肉,这也是为何先前她会公然与太后作对,和明瑶郡主姐妹离心的原因。
瑾贵妃太高傲了,又痴心嘉隆帝多年,对孩子的期待超过一切。
“再者,外边动静这么大,绝不是单凭一位太医所言就诊断的。此事定已惊动皇上太后,他们都是知道瑾贵妃情况的,没有太医会诊断不会将消息公诸于六宫,现在各宫的人都去祝贺,就不是弄虚作假。”
苏媛闻之深觉有理,想了想接道:“但若这弄虚作假的不是瑾贵妃 ,而是旁人呢?”
谢芷涵目露迷茫,转瞬睁大了眼唏嘘道:“姐姐的意思是,皇上?”
苏媛颔首。
谢芷涵微微正了正身子,“这倒是有可能,明明之前太后都冷落瑾贵妃了,皇上待她却更甚从前,我先前没想明白,如今还真有可能是为了今日。”
“瑾贵妃嫁入宫里这么多年,无论皇上待她是真情还是假意,总归人前恩爱了那么多年。瑾贵妃过去跋扈猖狂,对宫里稍稍得宠的妃嫔就下狠手,心里自是在意皇上。桃花丸的事情,让瑾贵妃对左相府和太后寒了心,皇上便趁此机会收拢了她。”
苏媛道出早前猜忌,徐徐言道:“皇上这是要用瑾贵妃对付赵家了。”
“可瑾贵妃毕竟是左相府的女儿。”
苏媛冷笑,“她是左相府的女儿不假,可左相府却未必在意她,给她的药丸里下药,让她在宫中承宠多年却没有子嗣,可见左相府的目的并非是扶持她登上后位。既然左相府不替她筹谋,那瑾贵妃又非傻子,难道会一味的听从太后和左相安排吗?”
谢芷涵想明白这其中,眨了眨眼忽而同情道:“只怕她想要的,皇上也不会许诺她。”
“那也没法子,谁让赵家先冷了她的心呢。”
苏媛说着站起身来,“走,我们也去钟粹宫祝贺祝贺贵妃。”
“这件事如果真如咱们所料,是皇上安排的,那隐瞒宫中上下定然不是问题。”谢芷涵跟着起身,笑道:“她这一有喜,这个年就真热闹了。”
“谁说不是呢。”
二人携手同去,钟粹宫中已聚满了人,嘉隆帝和赵太后皆在。太后面上带着慈和的笑意,端的是欣喜万分,嘉隆帝则更是直接下旨封瑾贵妃为皇贵妃。
陈皇后从容有礼的福身应了,与众妃嫔一同恭喜赵环。
太后听了太医会诊道皇贵妃果真有喜的复命,勉强挤出丝笑容,命人赏了送子观音和诸多珍玩,又欣慰的与皇帝说了几句场面话,便以身体乏累回了慈宁宫。
她临走前经过谢芷涵,当众牵起她的手拍了拍:“灵妃也要抓紧了。”
谢芷涵满面通红,颔首道是。
赵太后的视线掠过苏媛时,或是想起了瑞王府里的林婳,露出几分不屑和厌恶,语气淡淡:“玉昭仪既然身体抱恙就别出来走动了,若是将病传染给了皇贵妃,危及龙子,罪过可就大了。”
周边有人窃喜有人同情,苏媛恭敬领命。
嘉隆帝龙心大悦,进内殿和赵环柔声细语的关切了番,又出来大赏了各宫妃嫔,全程不断的下指令让皇后安排御药房、御膳房和内务府如何如何,好像眼中容不得其他。
陈皇后也没有表现出来丝毫不悦,一如多年以来的端庄贤惠,“皇上放心,臣妾都会交代下去的。”
嘉隆帝不甚在意的点点头,摆手道:“你们没事都别杵在贵妃这儿,都跪安吧,让她静心养胎,朕甚是期待这个皇儿。”
诸位妃嫔表面笑意吟吟的,心底里多半都有些不悦,尤其是曾经有过身孕却意外小产的那几个,明明知晓仇人是谁,却还只得恭贺那个罪魁祸首。
毕竟,赵环有孕,和旁人不同,旁人的意外多半栽在赵环手里,而这宫里谁又敢打赵环的主意?
所以,等出了钟粹宫,各人脸上的表情就都挂不住了,有人更是不顾皇后在旁,高声道:“皇贵妃本就得宠,他日诞下皇子,放眼宫中谁还敢与她说个不字?”
皇后本来最近积累出不少威严,更是深得六宫爱戴尊重,听了这话只是轻斥了几句让她慎言,说皇贵妃有孕是皇上之福天下之福。
那妃嫔被训得不敢多话,早早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