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六十六章 侧问
 
闻露自然是代主子传达关切之意,苏媛见了她笑道:“没什么大碍,你回去服侍涵儿吧。对了,她去慈宁宫了吗?”
“回玉昭仪,正是,主子与皇后商议完了蕙宁公主的婚事事宜,便去向太后请安了。”闻露恭敬应道。
苏媛微微颔首,望了眼窗外天色,低道:“这个时辰,太后是该午睡醒了。”
闻露点头,“那玉昭仪没有吩咐,奴婢就先退下了。”
苏媛摆手,“去吧。”遣退闻露,她伸手抚额假寐,殿里的人见状便悄悄出去了。
慈宁宫里,谢芷涵如常进内殿服侍了太后起榻,恭敬温顺的站在旁边。
赵太后望着她,似漫不经心的问道:“听说今早皇后宫里好生热闹,是吗?”
谢芷涵微讶,没想到她居然会问起,稍愣后立即答道:“回太后,是有个婢子言辞冲撞了萧婕妤,让皇后娘娘给发落了。”
“哀家今早没见你过来,便知是在凤天宫里耽搁了,看来事情闹得不小。”
谢芷涵面色如常,“只是个宫女,小事而已,太后不必烦心。”
“嗯,皇后素来御下有方,这后宫交给她,哀家和皇上都放心,相信她能调节好各宫妃嫔之间的关系。”
谢芷涵但笑不语。
过了片刻,赵太后启唇又唤了声“灵妃”。
谢芷涵上前低首道:“臣妾在,太后有何吩咐?”
“你不必拘着,坐吧。”赵太后让人搬了锦杌来,满面慈笑的说:“你在哀家身边服侍也有阵子了,当知哀家不是严厉不讲理之人,不用如此小心翼翼的。哀家今日精神较昨日好些了,想与你说说话。”
谢芷涵抬眸觑了眼对方,带着受宠若惊的喜悦。
赵太后便顺势牵过她的手,苦笑着叹道:“贵妃如今的心思是都在皇帝身上,过来服侍的时候还没你多的,说来还是哀家先前待她严厉了些,贵妃心里见气,这也难怪。倒是皇后,也不知是否是因为春年的事分身无暇,来哀家这儿的次数也少了。”
几句话说得挺感慨的,谢芷涵微微思忖,莞尔道:“贵妃怎会和太后见气,怕是服侍皇上而怠慢了您,太后这般疼爱她,贵妃定是都记得的。再者,明瑶郡主马上就要和瑞王完婚,贵妃是郡主姐姐,必定是亲事亲为。”
“那些事情,哪用得着她去操心,皇后亲自在办。”太后不以为然。
谢芷涵又道:“那日臣妾还见贵妃和郡主来给太后请安呢。”她似玩笑似取乐的口吻,故作轻松道:“太后若是想念贵妃,待会臣妾就去钟粹宫请贵妃娘娘过来。”
太后便紧着她的手拍了拍,眯笑着眼道;“你这孩子,哀家哪里是这个意思。贵妃她有心,自然会来瞧哀家的,不必你去请。”说着替其理了理步摇,见对方无措惶恐的望向自己,又道:“瑞王府里的侧妃快临盆了。灵妃,皇帝平时宠幸你的次数不少,你可要自己抓紧机会。”
谢芷涵故作听不明白的低头,附和道:“是啊,林侧妃马上就要给生产了,希望她早日为太后添个小王孙。”
提起林婳,赵太后表情莫名,微思后才与对方重复:“哀家是希望瑞王给我添个王孙,但也盼着宫里的消息,皇帝有这么多妃嫔,哀家对你的期望,你可明白?”
如此直白,谢芷涵羞红了脸,轻语道:“这事儿,臣妾可没办法。”她在慈宁宫里受宠,偶尔也露出真性情,娇嗔道:“太后尽是打趣臣妾。”
赵太后悠悠叹了声“你啊”便高兴地眉开眼笑,只是话题不经意就转到了瑞王府上,语气不乏担忧起来:“瑞王这个侧妃是真的身体虚弱,哀家派人过去照料,倒是还让她告去了竣儿面前。”
“瑞王府里的事情,臣妾听说了些,怕是林侧妃有所误会了。”谢芷涵亦很含蓄,“太后对她的期望和关心,侧妃将来定能明白。”
“哀家是没指望她能念着哀家的苦心。”语气不耐,带着显而易见的怒意,“她自个儿在王府里整些幺蛾子,唬得住竣儿,可瞒不了哀家。如今她仗着腹中孩儿不知分寸,等以后再好好治她。”
谢芷涵只闻不应,得体的保持着仪容。
赵太后细细观察了她番,未见丝毫异样,便问:“灵妃和竣儿的那位侧妃,往日可有来往?”
“宫宴上见过几回,但臣妾与她却没什么交情。”
赵太后又问:“当真?”
四目相视,谢芷涵受其目光逼迫,微微闪躲了回话:“臣妾所言,句句属实,过去只是听玉昭仪提过林侧妃几回。”
“玉昭仪……”赵太后轻笑,“哀家见她次数不多,但宫中关于她的事迹倒是很多。皇帝自从去年得了她,可是恩宠得紧。说起来,你与她一同进宫,她分了你的宠,你倒是很护着她。”
“回太后,臣妾和玉昭仪本就是表姐妹,玉昭仪进宫之前更是住在臣妾府上,进宫之后难免互相 帮衬些。”
赵太后寻不到她话里的错处,只好颔首:“你是个心善的孩子。”
“太后过誉了。”
赵太后见旁敲侧击不出什么,也就没什么想聊下去的冲动了,不过片刻就露出疲色,让她跪安。
谢芷涵出了慈宁宫,闻露即上前复命,她听后安心道:“媛姐姐没大事就好,早上在凤天宫里,我就知道她是身子不舒服。”
“玉昭仪让奴婢传话,请主子放心,不必担忧她。”闻露语露安慰。
谢芷涵却难以安心,喃喃道:“如今我担心的还不只是她的病情,而是处境了。太后方才那般问话,明显是在探究我和媛姐姐与林侧妃之间的关系,先前明瑶郡主能去找我,那太后心中必然了明。太后心知却不明言,这才是我所担心的。”
她说完匆匆上撵,“去永安宫。”
见了苏媛,谢芷涵将太后所问和心中所忧都直接说了,“媛姐姐,瑞王府里的事没有处理干净,现在太后和赵家肯定都盯着,我怕林侧妃的事会生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