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六十四章 发落

 

谢芷涵离开之后,苏媛躺在床上闭目想了许久,心底里真不愿将长姐想成心狠手辣的无情之人,更多还是愿将她的所作所为冠上身不由己的无奈名义。
她的记忆里,长姐柔弱、善良,聪慧却见不得算计,连府里侍女耍小心思的手段都容忍不了,如今却变成了她自己最厌恶的那类人。
苏媛望着碧色云锦罗帐阖眼,殿内的灯火跳动了下,忽明忽暗的让人看不真切帐上的纹色。
隆冬的夜里,自带了股潮意,好像无论烧多少银碳都烘不暖。
她不难看出来,涵儿最后提起长姐时语气里带的那股猜疑和提醒。苏媛终究是不愿往那方面想,她宁可相信,阿姐还是记忆中的阿姐。
彻夜难眠,总是睡了两个时辰又莫名睁眼,身上起了许多汗。天色未亮之时,苏媛被桐若唤醒,她惊诧道:“出什么事了吗?”
“娘娘您发热了。”桐若满脸关切。
苏媛抚额,觉得有些头重,撑着床单欲要坐起,桐若连忙扶她,又给她身后垫了引枕。
“奴婢太医院请宋太医过来给娘娘瞧瞧。”
苏媛伸手制止,语气疲惫:“不必,你去拿上回我受寒时朱太医留下的药,熬了送来就是。”
“娘娘,朱太医的药虽然有效,但伤寒之症有许多起因,还是请太医过来看看才是。”桐若深觉不妥,想到自家主子素来倚重朱允太医,又劝道:“朱太医留守在瑞王府随治,此刻不在宫中,娘娘让宋太医过来看看可好?”
苏媛浅笑,冲她摇头道:“姑姑,我不是说信不过宋太医,是觉着没必要大惊小怪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且让人下去煎药吧。”
“娘娘何必这般委屈自己?”
桐若满目心疼,苏媛又和她摇头,“不是委屈,是今时不同往日,若是从前,我自是不怕的,但现在……”她说着眨了眨眼,眸光黯然,自言自语般喃道:“从瑞王府回来,你也该知道皇上待本宫的态度了。”
桐若闻言,翕了翕唇瓣,没有再言。
苏媛早膳胃口不佳,但还是用了些,再服了药,才坐撵去凤天宫请安。
陈皇后倒是不同先前般冷落,或许是苏媛在瑞王府里的表现让她心情甚佳,表面上含笑着唤她玉昭仪,并未如何为难。
只是她身边相伴的萧韵是素来见不得她好的,扬声就问:“玉昭仪先前在钟粹宫里不是殷切的很吗,怎么在皇后娘娘这儿脸色就如此不好,难道凤天宫还为难了你不成?”
口舌相对,真是萧韵对她的一贯态度。
苏媛是真的不悦,却不好在众人面前如从前般对她置之不理,好言语的解释道:“萧婕妤说话可要注意些,皇后娘娘素来仁善,何时为难过我们这些做妃嫔的。你这话,莫不是有意败坏皇后名誉?”
萧韵起身,言语急躁:“玉昭仪何必曲解我的意思,皇后娘娘是待人宽厚,只是你摆着这副脸色来给皇后请安,毫无敬意。”
苏媛知她是有心挑事,正要接话,不成想身边的梅芯抢先道:“萧婕妤,我家娘娘只是身体不适……”
梅芯话未说完,就被萧婕妤一声“放肆”喝住了,“本宫和玉昭仪说话,怎有你一个婢子插话的余地?”她眉色凌厉,话落就望向苏媛,“玉昭仪,你永安宫里的宫人怕是不太会做事,竟敢在凤天宫里放肆,是没将皇后和我们这些主子放在眼里吗?”
苏媛也不知今日的梅芯是怎么了,往日向来沉稳,今天居然如此冒失,又想着她是护主之心,只好低声下气道:“梅芯一时语快,冒犯萧婕妤了,还请皇后和各位莫要见怪,我回宫自会好生管教。”
萧韵得意再道:“怕是玉昭仪心软,舍不得教训这丫头。她今日敢这样冲撞我,是恃主而纵,这样的人玉昭仪用着,早晚连累己身,还是请皇后娘娘出面责罚番这丫头吧。”
她话落,转身同陈皇后恭敬道:“皇后娘娘,这六宫皆受娘娘恩泽教诲,玉昭仪这个侍女如此顶撞臣妾,还请娘娘替臣妾做主。”
陈皇后端庄坐着,微微颔首。
“皇后娘娘,梅芯有错,但还请娘娘高抬贵手,臣妾回宫必定重重责罚。”苏媛见她这模样,是肯定要出手了。
这萧韵和皇后一唱一和的,是根本没想她在凤天宫里落得好。
“本宫知道玉昭仪御下宽容,但萧婕妤说得对,这样的宫女服侍在你身边,早晚会连累主子,倒不如早早打发去……”
苏媛听到这心急如焚,还没想到说辞却见梅芯跪倒在地,磕头求饶道:“皇后娘娘,奴婢知错了,奴婢顶撞萧婕妤,甘愿受罚。这件事与奴婢主子无关,还请皇后不要迁怒。”
苏媛听得面色泛白,轻声唤道:“梅芯……”眼前人跟在她身边许多年了,陪她在杭州过了那段最艰难的日子,又跟着进京进宫,虽然对她提防了几分,气她私下里和恭王联系的那些动作,但终究没害过自己。
苏媛于心不忍。
“放心,本宫不是不明事理的人,你这宫女的过错,自然和玉昭仪无关。”皇后满面正义,仰头冲外吩咐道:“来人,永安宫宫女梅芯冲撞萧婕妤,以下犯上,拖下去打三十大板,罚俸一年,即日起发落去浣衣局当差。”
听到前面的处罚,苏媛已是惊诧,再听见要把梅芯发配去浣衣局,苏媛忍不住求情:“皇后娘娘,还请您网开一面。”
“玉昭仪莫要心善,宫有宫规,这是她该受的。”
苏媛还要再道,被旁边的东银轻轻拽了拽衣角,只能眼睁睁的望着梅芯被拖下去。
也不知是否故意,宫人就在凤天宫的庭院里施刑,那声声仗打,,梅芯的哭喊求疼,听得殿内众人面色各异。
苏媛闭上眼,五指扣住茶几边沿,听他人的谈笑风生。好不容易熬了过去,等退出殿,外面哪还有梅芯的声音,只有地上的斑斑血迹和拖走的痕迹,苏媛身子轻晃,抓着东银的胳膊唤梅芯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