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六十三章 险算
 
苏媛见她没被为难松了口气,喃喃道:“这就好。但是涵儿,我阿姐她到底是什么情况?”
谢芷涵不答反问:“德妃来找过你了?”
苏媛颔首。
“这宫里,除了慈宁宫和姐姐这儿,就芳华宫最关心瑞王府里的动态了。”谢芷涵轻声感慨了下,再开口道:“你姐姐的打算,怕是从最初我们就估错了。”
苏媛惊诧,正色道:“我阿姐和你说过什么?”
谢芷涵晃着盏中茶水,轻语道:“没什么,我身在宫中,怎可能与她见面?”说着眨眨眼,似有矛盾,试探性的先问:“媛姐姐,上回你去王府见林侧妃的时候,她可有与你说过什么?”
苏媛迷茫不知,反被勾起了好奇,“涵儿,你指的是什么?”
“她有没有和你提过关于孩子的打算?”
苏媛摇头,长姐并不喜欢与自己说这些大事,此话是何意?她紧了紧神色,严肃道:“涵儿,你有事情瞒着我。”话落也不等对方接话,直接再道:“我阿姐与你有过联系。”
谢芷涵没有否认,稍稍垂眸,重复道:“她真的没和你说过打算吗?”
苏媛表情挺失落的,与她缓缓摇首。
谢芷涵抿唇,慢声道:“我从前也以为林侧妃很重视这个孩子。”
“那现在呢……”苏媛总觉得不对劲,悬着心与她又说:“我知道她的决定不会轻易改变,我也影响不了什么,但毕竟是我唯一的亲人,就算我什么都帮不了,也不想最后才知道。涵儿,你说与我听吧。”
“瑞王的这个孩子,怕是保不住。”谢芷涵淡语道:“是林侧妃她自己不想要。”
苏媛听得惆怅,自语道:“她不想要……”
“她若是想要,就不会有这几回的闹剧了。”谢芷涵语出肯定,“她是在试探瑞亲王,或者衡量她自己在瑞王心中的分量。”
“瑞王对我阿姐是真的情真意切。”
“对,你阿姐赌赢了,瑞王确实可以为她疯狂,不顾真相。”谢芷涵目露羡慕,继续道:“自从那日你去王府后,瑞王对她很是紧张,这阵子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她为何会去找你?”
这是苏媛所不能理解的,长姐若是需要帮助,完全可以找自己,怎会去麻烦涵儿?但她问的时候又有些心虚,生怕阿姐是在利用涵儿和她之间的情意,故意将谢家牵扯进来。
“其实过去的那半年,宫里宫外都发现了瑞王和林侧妃之间出了嫌隙,否则太后也不会成功将明瑶郡主赐婚给瑞王。你可能还不知道,你阿姐过去暗中布下的大半势力和亲信,早就被瑞王除去了。”
苏媛惊骇:“瑞王都知道?”
谢芷涵点头,“瑞王毕竟是赵太后的儿子,你当是简单之人?瑞王只是不想和林侧妃计较,并不代表他不知情。他现在是只想林侧妃平安生产,其他的都无所谓,所以上回姐姐你奉命去王府还能轻易归来。”
“那她现在,身边无人可用。”
“对,无人可用,又怕连累你,便寻到了我,要我在宫外替她寻一个……”谢芷涵语气微轻,掩饰道:“瑞王对你姐姐的深情,你姐姐注定是要辜负,只盼她将来不要后悔。”
“我阿姐她,我感觉得到,她很期待腹中的孩子。”苏媛语气复杂,暗含内疚,“上回若不是为了让我回宫和皇上交代,也不会冒险害拿孩子帮我。”
谢芷涵低头,“你姐姐说,不会让瑞王娶明瑶郡主。”
“可这件事不是早就定了吗,瑞王早已接旨,内务府开始操办婚事也有阵子了,你瞧如今明瑶郡主都进宫来备嫁了,还能有转圜的余地?”
苏媛觉着不可思议,“上回的事闹得很大,我想若不是瑞王在太后面前低头答应娶赵氏女,我阿姐未必能全身而退。”
“你姐姐应该是会想办法让瑞王临时悔婚。”谢芷涵道出心中揣测。
“悔婚?”苏媛诧然抬眸,“怎么悔?”说着话声稍顿,“是拿孩子?”
“对,拿瑞王所关心的逼他悔。”谢芷涵语气平静,从袖中取出封折叠的信递给对方,“媛姐姐,你自己看。”
苏媛取过展开,待看清信上内容,眉眼皆是不可思议,手指微颤的叹道:“她,她居然想用这样的法子……”
“所以林侧妃如今的情况,怕是真的不太好,否则不会让我替她寻这样的……”谢芷涵边说边留意着眼前人面色,见其表情难过,忙道:“姐姐,你别难过,不是你的错。林侧妃若不是早有打算,,也不会如此思虑周全。”
苏媛紧紧抓着纸,摇头道:“还是我,若我没有奉命去瑞王府,那个孩子说不定可以护住的,都是因为我。”
谢芷涵握上她安慰:“姐姐别自责了,一切都有定数。”
苏媛也明白此刻不是自怨自艾的时候,颔首反问:“这件事牵连重大,若是泄露出去,被瑞王知道,定不会轻易罢休,也绝对不能让赵家的人得到丝毫风声。涵儿,我们不能害了无辜……”
“我知道的,姐姐你放心,我会留意着,找合适将产的妇人……”谢芷涵点头,再添道:“绝不会伤害无辜的,保密的事情你也放心,我知道利害,我会让我哥哥亲自去办。”
“你哥哥?”苏媛想了想,轻道:“是了,有你哥哥帮忙,这件事应该是不成问题的。”
谢芷涵浅笑安抚她,而后自其掌中将信纸抽出,起身走到灯台边,取过绘花灯罩,慢慢将信纸点燃。
她背对着苏媛,语气肯定:“其实,你不觉得这些都在你阿姐的算计之中吗?我想,以她的能耐,是不会将自己置于如今这般无助无奈之地的,怕是她早就有了打算,说是护你,不过是说服她自己的理由。”
“不会的,她不是那般狠心无情之人。”
苏媛听出谢芷涵语气不对,唯恐她将自己的亲姐想成了蛇蝎狠辣之人,声音都急切起来,“我看得出她对瑞王有情。”
“瑞王护她多年,有情是应该的。”谢芷涵心思敏锐,转身冲她笑了笑,直白的又道:“但是林侧妃能轻易左右太后和瑞王母子的关系多年,也绝非善类,媛姐姐,她不是当初的林家大小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