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六十二章 外人
 
谢芷涵打发走了明瑶郡主,抚额靠在软枕上眯眼,看上去有些疲累。
闻露近前关切道:“主子若觉得累,便进去躺会儿吧。”
“不必。”谢芷涵摇头,依旧假寐着轻道:“过会儿还要去陪太后用晚膳,不躺了,恐误了时辰。”
其实宫里有这么多服侍的人,哪里会有睡误时辰这种说法,不过是谢芷涵自个儿不愿去睡而已。
“主子为何把明瑶郡主推去瑾贵妃那儿?她们姐妹离心,于您和昭仪娘娘不该喜闻乐见吗?”
这都是从府里带进宫来的,谢芷涵与闻露也是推心置腹,听后坐起身道:“盼着赵家姐妹不和的是皇上,于我和媛姐姐又有多大益处?”
她说着蹙眉再道:“看来瑞王府里左相府里耳目众多,此事咱们自认为做的隐秘,却还是被他们查到了。”
此刻的谢芷涵哪有方才面对赵琼时的从容冷静,他们谢家的计划里也根本不曾故意留下线索给左相府,只是她不愿受制于人,就只能先用那番说辞稳住对方。但这到底不是长久之计,等赵琼回相府细查下,怕是还要找来她的长春宫。
“娘娘不要担心,您本来就是受命于贵妃娘娘,明瑶郡主就算知道了,难道还要拿自己的亲姐姐去太后面前吗?”
“我倒是没太担心这个,只不过方才媛姐姐过来,又让你转告我明瑶郡主是为瑞王府中之事而来,那她也该是知情了。”谢芷涵说起这话时有些轻淡,似是担忧。
“娘娘知道为何不直接告诉玉昭仪?”
谢芷涵苦笑,边摇头边道:“你不知道,媛姐姐心软,听不了林侧妃遇险的事。”
闻露询问:“主子担心,玉昭仪怪您?”
“这倒不至于,就怕她平添忧思。”
闻露安抚道:“可这件事您和林侧妃先前是商量好的,玉昭仪知道了也不会怎样吧。”
谢芷涵苦恼的拧了拧眉心,没什么谈话兴致,摆手道:“罢了,不提这事。”
她在长春宫里小坐了会,就起身前往慈宁宫。
赵太后近来很是宠爱这位新晋封的灵妃,连带着上下宫人对她亦敬重有加,远远望见她的轿撵过来,就有机灵的小太监上前相迎了。
谢芷涵让人打了赏,随意问道:“太后今日怎么样?午后睡得可还好?”
自从先前赵太后被祁莲投毒谋害之后,其实身体一直不怎么好,尤其近来天寒,身子更是虚弱,每日都服药调养着。
谢芷涵封妃后服侍在乾元宫里,来慈宁宫的次数不如从前频繁,自是要关切一番。
宫里混的都是人精儿,小太监知她虽然表面问的是太后凤体,但要答的是什么心中明了,恭敬哈腰的回道:“太后娘娘凤体安康,午膳后服药睡了会,后来公主殿下和明瑶郡主过来陪太后说话,走的时候太后气色不太好。”
谢芷涵颔首,应道:“知晓了。”而后举步进殿。
赵太后对她倒是挺喜爱的,见她进来招手笑道:“灵妃来了,正好陪哀家用晚膳,你可是有几日没来了。”
谢芷涵得体得告罪了番,让赵太后双手牵在身前。
太后身边的嬷嬷下去准备,谢芷涵即陪她坐在暖炕上,嘘寒问暖了番才浅浅笑道:“臣妾方才回宫瞧见明瑶郡主,听她走时要去找瑾贵妃娘娘,还以为郡主和贵妃此刻会在慈宁宫里,生怕过来是打搅了。”
赵太后脸色微滞,转瞬就道:“琼儿素来依赖她姐姐,去钟粹宫找她姐姐怕是没轻易离开。再说你这话就见外了,即便她们在哀家这里,你来便是了,谈何打搅?”
她说着紧了紧对方的手,又说道:“贵妃平时既要服侍皇上,还要帮着皇后操劳宫里的事,来慈宁宫还不如你勤快呢。哀家啊,就喜欢你在这儿说说笑笑。”
这番话可是真抬了谢芷涵,谢芷涵不卑不亢道:“太后娘娘过赞了,臣妾怎敢和贵妃相比?”
“你当得。”太后拍了拍她,忽而漫不经心道:“对了,你刚说琼儿方才去了长春宫?”
谢芷涵满面淡然,点头道:“回太后,正是。她和公主过去找臣妾闲话家常,还说起了瑞王府里的事情呢。”
提起瑞王府,赵太后神色间有些不自在,像是关心又像是气恼,“瑞王府里是不太平。”
打从那个女人接近了她的竣儿,这汴京城就没太平过。
她越想越是恼怒,松开谢芷涵的手不悦道:“哀家只盼着林侧妃早日为竣儿诞下麟儿,其他的就由着她折腾去吧。”
语气轻蔑不耐,眸色厌恶不已。
谢芷涵眨了眨眼,故意道:“太后不必忧心,马上明瑶郡主不就要嫁过去了吗,有她主持中馈,瑞王府里必不会再如从前那般。”
太后神情莫名,“但愿吧。”
谢芷涵还要再说,赵太后却先道:“去用膳吧。”
她连忙止了唇边的话,扶着对方起身去偏听伺候晚膳。等用完膳,又亲自侍奉了汤药,明瑶郡主和瑾贵妃却过来了。
殿内气氛有些僵硬,赵太后眯眼挥手,“你这几日服侍皇帝也劳累了,早些回去歇息吧。”
谢芷涵自是福身颔首。
等退到殿外,她转身望了眼灯火明亮的殿室,叹息着苦笑了笑。太后表面上是喜欢她不行,可到底比不过她们姑侄情分。
她坐上轿撵,吩咐道:“去永安宫。”
像是有所预知,苏媛并没有洗漱就寝,听见宫人禀话,立即至门口相迎。
“媛姐姐。”
苏媛与她携手入内,紧张道:“今日,没出什么事吧?我怎么听说明瑶郡主从你那离开之后就去了钟粹宫,她可是有好长时间不和瑾贵妃来往了。”
“没事,姐姐不用担忧。”谢芷涵知道她在担心什么,释疑道:“赵家是查到了些蛛丝马迹,明瑶郡主妄图以此为要挟,实则我也不知她去找我所为何事,但总归善者不来,便将瑞王府里的事推到了瑾贵妃身上。她还以为是瑾贵妃帮她对付的林侧妃,自然要去钟粹宫找亲姐姐叙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