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六十一章 反计
 
谢芷涵回宫,赵琼便名目张大的说找她有事,让灵妃将闲人请退。这般不客气,谢芷涵转身看了眼苏媛,自是不愿顺赵琼之意,但苏媛主动先告辞。
谢芷涵路上便听闻苏媛在长春宫等了她许久,见状不舍的拽住她的手:“媛姐姐……”
苏媛冲她摇头笑了笑:“其实没什么要紧事,就是宫里无事,过来看看你。公主和郡主找你想必是有重要的事情,我回头再来找你。”
谢芷涵颔首,让贴身宫女闻露相送。
苏媛等出了长春宫却没有立即起驾,而是盯着闻露道:“你回去务必提醒涵儿小心,今日明瑶郡主很是反常,还携手公主而来,不可大意。”
闻露感激的领旨,“奴婢知道了,昭仪娘娘放心。”
苏媛寻思了下,还是忍不住添道:“若有机会,就和你主子说,瑞王府里的事情可能已经暴露了。”
闻露是谢芷涵的亲信,听了这话自然明白指的是什么,紧张道:“那她们是来……”说着不放心的转身,满面担忧。
苏媛见她心念主子,立即点头,轻道:“回涵儿身边去吧,让她见机行事。”
闻露匆匆福身,立刻进去报信。
其实方才赵琼对她那般态度时,苏媛就觉得不妙,却没想到她对涵儿也那般不客气,直接在长春宫里对人颐指气使,那定是发现瑞王府之事和谢家有关了。
不过,苏媛也不担心,即使赵琼知道谢芷涵和先前瑞王府林侧妃危急之事有关,但站在她未来瑞王妃的身份立场上,指不定还要感谢谢家此举。何况,有蕙宁公主在场,赵琼也为难不了涵儿。
她唯一担心的,就是怕赵琼以此为要挟刁难涵儿。
闻露是趁着上茶时不小心撒出茶水,服侍主子进内殿更衣时转达了苏媛的提醒。谢芷涵闻言之后,含笑道:“这件事府里派人通知我了,媛姐姐她多虑了。”
她语气自信,换了身衣裳出去,客套道:“让公主和郡主久等了。”
赵琼开门见山:“灵妃娘娘,前几日瑞王府里突然出现刺客,害得林侧妃受惊动了胎气,这件事您可听说过?”
“本宫身在宫闱,怎会和郡主一般关心瑞王府里发生的事情?”谢芷涵不疾不徐的应话。
“灵妃娘娘耳目众多,怎会有事情是您不知道的?”赵琼目光直视,带着几分压人的气势。
蕙宁公主顺话接道:“昨日在母后宫中还提起呢,好在林侧妃没有大碍,否则瑞王兄定不会善罢甘休,我记得谈起这事时,灵妃娘娘在场的吧。”
谢芷涵觑了她眼,笑道:“公主和郡主一道过来问本宫这件宫外之事,本宫还真是听不明白。亲王府中的大事,本宫服侍在太后身边,耳闻自然是有的,只不过不知和本宫有何关系?”
“灵妃娘娘心知肚明。”
赵琼既这般说,那谢芷涵也不和她含糊,冷静的拨弄了下袖口的梅花扣,语气淡淡:“郡主还未嫁入瑞王府,陪嫁的亲信还真是早就安排过去了,瑞王府里耳目众多,郡主可曾想过,左相府能查到的线索,会不会是有意让郡主查到的?”
赵琼变色,直了直身子反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明瑶郡主是聪明人,有些事对郡主来说有益无弊,何必非要追查清楚?再者,比起本宫,左相府和郡主更有动机,不是吗?”
谢芷涵说得有条不紊,赵琼没料到她会这般反应,一时有些无措,改望向身边人。
蕙宁公主却并没有说话。
谢芷涵又道:“公主此行,是和郡主一般心思吗?”
“怎会,灵妃你误会了,我只是以为阿琼是来给你请安才一同过来的。”蕙宁公主早已和谢维锦婚配,就算先前有其他心思,也不可能公然与谢芷涵不对付的。
谢芷涵得体而笑。
“对了,娘娘刚从我皇帝哥哥那儿回来吗?我想到有事要去乾元宫,不知现在过去可方便?”蕙宁公主说着就站起身来。
赵琼低低喊了声“公主”,没有换来回应。
谢芷涵答道:“本宫离开时,皇上正在和恭郡王闲谈,公主过去想来无碍。”
“那我就先告辞了。”
赵琼跟着要走,被谢芷涵唤住:“郡主特地侯在长春宫,不就是找本宫吗,怎么正事还没说,就要走了呢?”话落也不等她推拒,径自吩咐道:“闻霜,添茶。”
赵琼见状,稳住心神与她道:“你是故意暴露痕迹,让我查到林侧妃遇险和你有关?”
“本宫和林侧妃无冤无仇的,为何要冒着得罪瑞王的风险去害她?”谢芷涵说的时候细眉微扬,饱含深意的再道:“本宫是助人行事。”
赵琼轻声,“助人,你助的是谁?”说着自己思量了番,猜测道:“你和玉昭仪感情深厚,她和林侧妃往来密切,怕是不知道你背后害林侧妃之事吧?”
“郡主觉着,本宫忌惮玉昭仪?”
赵琼摇头,“灵妃娘娘玩笑了,玉昭仪无权无势,不过是得了几分宠,过去宫中多得是倚仗娘娘您的,您如何会忌惮她?”
“那不就成了。”谢芷涵浅笑,望着她的眼睛认真道:“是你的姐姐瑾贵妃授意的本宫。”
“我,我姐姐?”赵琼震惊,如何都没想到这帮她谋害林婳之人会是自己的亲姐,先前的事情闹得不愉快,而她们姐妹也不似从前了,确实是意料之外。
谢芷涵理解她的心思,肯定了语气添道:“就是瑾贵妃娘娘,郡主如果心有不解,该来的不是我长春宫,而是钟粹宫。”
赵琼已许久没有踏入钟粹宫了,就算在慈宁宫见面,两人也陌生得很,闻言暂时并无回应。
“瑾贵妃应该是怕林侧妃产下瑞王长子,对你将来的地位不利。这件事她没有找左相府,而是吩咐本宫去做,想必是觉得赵家不会信她。但贵妃不准备让你们知道,本宫却不想谢家无辜被牵连进去,明瑶郡主如今知道了,想必不会再揪着此事来为难本宫了吧?”
眼前的灵妃娘娘笑眸盈盈的,看得赵琼有些恍惚,连怎么出的长春宫都没有记得,等回过心神的时候,人已经站在了钟粹宫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