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廷计之至尊皇妃
扫一扫下载抢先看
第二百六十章 树敌
 
苏媛一直觉得明瑶郡主挺温婉识体的,当日在长宁台时瑾贵妃公然阻了她和瑞王的赐婚,她都未显露分毫异样,人前仪态端庄,断不是好争口舌之人,今日却为何故意说这话给她听?
苏媛心中犯虚,当初为了扳倒秦妃,她曾让东银借赵琼近侍之手策演了一幕自缢戏码,虽然已过去了许久,但以赵家的地位和权势,再看明瑶郡主如此语态,怕是被查出了蛛丝马迹。
不过,她尚能安然无恙的在宫中做着昭仪,足以说明左相府就算怀疑到了自己身上,但并无证据,否则早就让太后出面惩办她了。
苏媛稳住心绪,朝殿门口走去相迎,浅笑着打过招呼,再侧身请她们进殿。
赵琼紧跟着蕙宁公主而坐,不等苏媛入座就道:“本郡主与公主来的是长春宫,没想到招呼我们的却是玉昭仪。怎么,玉昭仪这会子不忙着在凤天宫和钟粹宫里献殷勤,竟是侯在灵妃这儿吗?”
她的话委实不客气,听得蕙宁公主都皱眉轻拽她衣角,“阿琼,不是都说好了么,你别这样。”
赵琼却一改往昔轻声细语的姿态,冷声道:“公主,您又不是不知,当初我为何会……”终究顾着殿内侍从,挑眉横了眼苏媛嘲讽道:“玉昭仪是个厉害的,但你自己做过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苏媛面色纹丝不动,无辜茫然的反问:“郡主说的是什么,本宫听得不是很明白。本宫和郡主素无往来,也不知是哪里得罪了郡主,让郡主这般恶语相向?”
“什么恶语相向,分明是你暗中伤人在前!”
苏媛莞尔,心道终究是年轻,左相和太后调教得再用心,那股子年轻女儿的傲气和脾性到底还在,赵琼骨子里还是个急躁之人。
如此,她反而安心了几分,这样子的明瑶郡主,不会是长姐的对手。
赵琼见她笑,冷声质问:“你笑什么?”
“本宫为何笑,郡主心中不清楚?”
苏媛似笑非笑的望着她,慢声说道:“本宫是皇上的妃嫔,你纵使被封为郡主,但见着本宫总也有尊卑之别。郡主说本宫恶语相向,但旁人所见,分明是郡主你对本宫言语不敬。”眸色稍凝,索性也不坐了,就这样定睛望着赵琼。
“你,你想怎样?”赵琼明显有所顾虑,立马换了姿态,不确定的道:“难道你还要去皇后面前告状不成?”
苏媛摇头,“怎么会,郡主多虑了,本宫得贵妃娘娘照拂多时,郡主是贵妃的亲妹妹,本宫如何会计较?只是郡主似对本宫有所误会,今日若不说清楚,可是要这些宫人当成笑话了,传扬出去,知情的是说郡主和本宫开玩笑,不知道的怕是就要认为将来的瑞王妃是个暗语伤人之人。”
赵琼明显是小看了苏媛,脸色惊变,收了目光改望向蕙宁公主。
蕙宁公主出声道:“都是误会,玉昭仪莫要见怪,郡主随我来找灵妃娘娘,是没想到灵妃不在而见着了您玉昭仪,不过是好奇罢了。”
方才那个态度,哪里是好奇?但苏媛和蕙宁公主表面交情还可,自然也会卖她面子,缓了缓神色接道:“公主说是误会,那便是误会吧。但本宫见郡主欲言又止,显然对本宫积怨已久,本宫却不知为何,心里也是迷茫的很。”
苏媛赌赵琼不敢将那件事当众说出来质问,没有证据,这污蔑皇妃的罪名可不小,她出嫁在即,是不可能多生事端的。
赵琼果然抿唇不语,只是瞪着苏媛。
苏媛合目,继续道:“郡主想说什么?”
赵琼这才不得已起身,“我没有什么想说的,更不曾对玉昭仪积怨已久,娘娘怕是误解了。”
“是误会最好。”苏媛慢悠悠坐回去,顺手端起茶盏,至唇边却发现茶水已凉,便唤了人进来添茶。
宫女奉茶于她,苏媛却纹丝不动。
蕙宁公主见了,轻道:“阿琼。”
赵琼回眸看了看她,眼中充满了不情愿,蕙宁公主便又催促了声。
赵琼这才上前,自宫女手中接了茶盅递向苏媛,“玉昭仪,方才是我不对,冒犯您了,还请玉昭仪多见谅。”
苏媛含笑的望着她,“郡主客气了。”伸手接茶,却并不饮用,只是放在旁边,继续看着对方道:“郡主是贵妃娘娘的妹妹,身份尊贵,即将又要成了瑞王府,往后行事可得多稳重些。”
“是,多谢玉昭仪教诲。”赵琼咬牙回话。
苏媛见她安分了,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必杵在我眼前了,郡主还是女儿家心性,本宫不会和你计较的。”
赵琼转身,倒也不坐了,只催着身边宫女出去打听下灵妃何时回宫。
苏媛见她如此,像是寻涵儿有急事的模样,但也明白问对方是不会有结果的,便望向蕙宁公主,客气道:“公主和郡主来找灵妃,不知所为何事?”
“怎么,公主和灵妃的事情,玉昭仪也喜欢打听?”
苏媛真的不太理会她,“本宫知郡主心里对我多有想法,只是不能宣之于口的说法,郡主就只能藏在腹中。郡主若是心有不服,大可去钟粹宫寻贵妃娘娘,看贵妃如何决定。”
她这摆明了知道赵琼和赵环姐妹不和,故意说出来气她的。实则,明瑶郡主要做瑞王妃,便是和长姐为敌的,这个对立是早晚的,自己也没必要花精力与她虚与委蛇。
蕙宁公主察觉到了二人之间的针对,忙站起把赵琼拉着坐下,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是方才郡主在我宫里提起婚事的一些琐事,我陪她过来而已。”
瑞王府和左相府的结亲,其实与蕙宁公主有什么关系?但苏媛想到蕙宁公主似乎也是不久要下嫁给谢维锦,便明白为何来长春宫了。这个理由虽然说得过去,但苏媛总觉得还有隐情。
然而,显而易见,眼前这二人感情更好,苏媛识趣,没有追问下去。
又过了半盏茶的功夫,才终于见谢芷涵回宫。